賴祥蔚》「總統府幼稚園」的猴王

·5 分鐘 (閱讀時間)
賴祥蔚》「總統府幼稚園」的猴王
賴祥蔚》「總統府幼稚園」的猴王

1970年代,從新莊的銘德新村走出中港路,向左走,到了將近路的盡頭,右側有一所非常有來歷的幼稚園,佔地寬廣,園舍高聳。相較於一般幼稚園常用的通俗名稱,例如智慧育幼富慈恩愛之類,這所幼稚園取名「五守」。

「五隻手幼稚園,哈哈哈!」很多小朋友聽到都會大笑。

還沒上學認字的小朋友更嘲笑說這是沒手的人念的「無手」幼稚園,完全不管「五守」、「無手」不只三聲、二聲不太同,字更是不同,對不認識字的小孩說也說不清。

所謂五守,指的是守信、守義、守份、守法、守時。這些連成人都不一定能體會,小小幼兒就更不可能明白了。

不但名稱很別緻,新莊「五守幼稚園」所用戳印的全名更厲害,居然是「總統府五守幼稚園」!

總統府五守幼稚園?怎麼一所位於新莊的幼稚園,竟然會與總統府有關?難道是那一位偉大總統念過的嗎?還是這竟然是某一位總統直接下令開辨的嗎?

當然不是。

原來五守幼稚園的名字來自於所在地的小村叫「五守新村」。這個新村確實與總統府有關,它是早年總統府為了安頓職員而興建,一開始村口還有警衛站崗,外人不能輕易進入。由於托兒之需,新村成立了幼稚園,也開放鄰近幼童來念。從銘德新村走到五守新村的路程將近一公里,當年去念幼稚園都是自己走路上下學。

幼稚園生活帶給我不少新奇體驗,例如有些小朋友很愛哭,會在上課上到一半時吵著要找媽媽,也有小朋友會忽然嚎啕大哭,因為尿了褲子。

下課時許多小朋友爭搶十分有限的遊樂設施也很有趣,尤其是對於曾經在地廣、人少的荒野到處遊歷的野孩子來講,一群小孩搶奪幾個遊樂設施的經驗,真是從沒體驗過。

因為如此,讓我意外領略了打架的妙用。

通常小朋友一下課就會爭先恐後地衝到操場,先搶先贏。前幾名可以搶到大象造型的混凝土溜滑梯;次幾名搶到盪鞦韆或是翹翹板;再晚來的剩下品字型的鐵格子,只能學老鼠與猴子鑽來鑽去、爬上爬下;最晚來的沒得玩,只能去逛逛空曠的升旗台,或是到更邊邊去參觀孔子的石像。

在五守幼稚園第一次看到的孔子石像,大小比例跟真人一樣,有小朋友天馬行空說那是孔子死了以後,被人家用水泥封在那裡。不知道大人看石像是什麼感覺,小孩子只覺得孔子死後還要罰站,真是辛苦可憐。

幼稚園鈴聲一響,機伶的大、中、小班的小朋友就立刻衝向露天的遊樂場,彼此爭先恐後。

「讓開!」一個大胖小子走過來,凶巴巴的要搶遊樂設施。

這傢伙常常下了課卻珊珊來遲,然後擺出惡狠狠的兇樣驅趕他人,只為了搶奪有限的遊樂設施。正在玩著溜滑梯或翹翹板的小朋友看到這個出了名的惡霸,多半乖乖息事寧人,吃虧讓步了事。

我小時也小胖,跑得不快,通常只搶得到鐵格子,跟大胖小子的目標井水不犯河水,沒什麼相干。

「你下來。」這一天,大胖小子忽然對鐵格子產生興趣,指著我下命令。

「可是,是我先來的。」

「那又怎樣?」大胖小子不高興地走上前來,對著我這個矮他半個頭的小胖小子用力推了一下。

我被推得倒退了一步,立刻撲上前反推回去,兩個胖小子立刻拉扯起來。推推拉拉之中,大胖小子被小胖小子伸腳一勾,摔倒在地,一身衣服都沾了土。

「嗚哇!」正擔心大胖小子起來以後會更生氣,沒想到他摀著臉跑開了。

「他怎麼哭了?」腦中冒出一個問號,傻傻地還不知道生平第一場架已經打完了。

這是我第一次領略到打架是怎麼一回事,而且在莫名其妙的一陣混亂之中居然還打贏了。

看到觀戰小朋友望向我的眼神多了三分敬畏,這才發現自己經過這場「大戰」,已經取代了大胖小子在幼稚園裡的地位。

這個經驗教了我:打架是有用的,而且在拉拉扯扯之間,出奇不意地伸腳去勾的效果頗佳,雖然沒有黃飛鴻的「佛山無影腿」那麼厲害,勉強也算一招絕技,從此開啟了我動手欺負同學並且被老師處罰的歲月。

電視「探索頻道」的節目曾經介紹在群居的猴子中,必會產生一隻最會打架的公猴王,統領族群,等到年老力衰才會被新的猴王挑戰與取代。

同理,我打退了幼稚園的老猴王,榮登新猴王的寶座,還好不必等到年老力衰又被取代,已經從幼稚園畢業,比起遭淘汰的真猴王幸運。媽媽常用台語罵家中小孩是「猴齊天」,齊天大聖孫悟空是也,確實有道理。

幼稚園畢業時,老師對著大家說:「歡迎以後回來,老師看到大家會很開心。」一年多後帶著懷念回到幼稚園,老師笑著說:「你還真的回來喔?」然後給了兩枝鉛筆當小禮物。

年輕一點的新莊人可能沒聽過五守幼稚園了,因為隨著五守新村幾次改建,這個充滿傳奇的幼稚園早已不再存在。

(連載中,待續)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

照片為1970年代五守幼稚園合照

● 作者書摘13,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