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部署數位人民幣

本報訊
旺報

數位人民幣上路試行,將在蘇州、深圳、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冬奧場地等5個特定地點,進行封閉式測試。消息一出,大陸媒體紛紛以史無前例大升級、跨時代創舉等字眼形容,認為數位人民幣將改變大陸貨幣使用與交易生態,取代支付寶及微信支付的地位,甚至有挑戰美元霸權地位的解讀。

不過,人行數位貨幣研究所出面滅火,表示僅是建置數位人民幣與電子支付體系(DC/EP)的先期作業,並不代表數位人民幣正式落地發行。換句話說,大陸全面推動並實施數位人民幣,還需一段時間。即便如此,數位貨幣全球潮流趨勢下,大陸已超前部署。尤其疫情肆虐全球當下,陸方的試點並非官方所說的那麼單純,而有著更深層與長遠的意義。

一方面,面對疫情強烈衝擊,全球經濟彷彿掉入黑洞,不知何處是終點。各國政府無不卯足全力,推出各式各樣、包山包海的紓困政策,幾乎把所有能端上桌的政策牛肉,全部擺上檯面。只是,隨著疫情對經濟衝擊持續擴大,不管是財政或貨幣政策,似乎都看到政策的侷限性。特別是攸關市場資金鬆緊程度的貨幣政策,當主要國家都把基準利率調降至接近零甚至是負的水準時,顯然已無太大發揮空間。若還想加大市場融通力道,只能另闢蹊徑,以非傳統貨幣政策加以因應。

大陸目前雖尚未落入此一困境,但對照當前各國經驗,難保未來不會在刺激經濟前提下,也跟著步上後塵。倘若如此,現今積極規畫且試行的數位人民幣,就能發揮極大作用。根據早先台灣央行公布的研究,數位貨幣發行後若能取代現金並被廣泛使用,則未來央行利率政策不只運用更具彈性,甚至能突破零利率下限,有助穩定物價並改善經濟。最近美國的幾個重大紓困方案,也有部分議員建議,為讓政策更有效率且即時,或許應考慮透過數位錢包來發放現金。簡言之,不管是從理論面或實務面來看,數位貨幣都能增加貨幣及財政政策的操作空間。人行現在的超前部署,其實是在為將來的不確定性購買保險。

另一方面,此次因疫情而起的全球金融市場動盪,又讓世人再次意識到,以美元為主的國際貨幣體系,明顯存在重大缺陷。就如同2008年金融海嘯那樣,一旦市場美元資金匱乏,全球金融風險就會大幅攀升。確實,以美國經濟規模與美元在全球占比來看,兩者的確不成正比。不論是在美元交易或儲備方面,都是如此。根據IMF最新統計,截至2019年底為止,美國GDP在全球占比不過只有1/4,然而全球以美元持有的儲備金額占比卻高達60.8%。國際清算銀行最新1次外匯調查報告也指出,在所有貨幣的交易比重中,美元占比高達88%。而經濟總量高居全球第2的大陸,人民幣在國際貨幣交易中占比不過只有4.3%,相較於美元,根本是天壤之別。

因此,為了改善此一情況,大陸長期以來一直嘗試透過人民幣國際化的推動,讓人民幣能夠在國際上被廣泛地使用與交易。可惜,10多年過去了,效果總是不如預期。追根究柢,不是大陸經濟實力不夠,也不是政策推動不夠努力,而是美元根深柢固的清算系統,難以被取代。即便是大陸早已建立自身專屬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但8成以上的全球交易結算,仍是透過美元清算系統進行,美元地位依然堅如磐石。有鑑於此,大陸若真要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勢必得從根本上繞開美元清算體系。如何進行?數位人民幣,可能就是其中1個解答。

不容否認,在實體貨幣的國際地位競逐上,人民幣短期仍難以撼動美元地位。然而,盱衡當前全球推動數位貨幣情況,大陸可說是其中的佼佼者。不只支付寶及微信支付的電子支付應用,已廣為普及,數位人民幣也即將上路試行。在這樣的基礎上,大陸確實有機會先發制人,搶先制定數位貨幣的遊戲規則與國際話語權。這樣做的好處,除可促進人民幣的國際流通外,也可進一步結合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提高各國在人民幣跨境支付的使用與意願,而這正是人民幣國際化一開始的初衷與長期目標。

當然,短期北京政府最優先考量的,或許還是如何減輕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不過,站在更上位或更長期的思考點,貨幣數位化不只是個趨勢,也是實務上可以加速經濟活動運行、協助產業轉型升級的好工具。如何從啟動數位人民幣的第一步,快速延伸並擴散到全面數位科技轉型,甚至做為人民幣國際化的催化劑,毫無疑問,將是未來大陸經濟永續發展的關鍵所在。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