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部署陸美新形勢

本報訊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大選之前,中共舉行了五中全會,訂定2035年人均所得達中等收入國家水準、中產階級人口倍增計畫,代表未來15年大陸每年GDP成長要達到4%~5%高標、中等收入階級要從4億擴充到8億,這是高難度的挑戰,也代表大陸需要安定的外部環境,不能和美、日等高度發展國家發生大規模衝突。

另一方面,民主黨拜登可望明年1月20日入主白宮,根據民主黨外交策士的看法,拜登上台後會致力於緩和與大陸的關係,不會和川普政府一樣與大陸打貿易戰,科技戰也可能較趨緩,在兩岸之間將採取較平衡的政策。但民主黨更為重視人權、自由與民主等普世價值,民主黨主政未必代表中美關係可以重回20世紀。

川普總統並不是一位真正關心香港、新疆、西藏人權的美國領導人,他更多是利用這些地方的人權爭議製造事端,高舉「反中」大旗,遂行「反中」政策。甚至可以說,他是為了達到「反中」與競選連任的政治目的而挑剔大陸的人權。正因為川普與國務卿蓬佩奧在人權等議題不按章法出招,大陸才很容易與川普政府「叫板」。

但民主黨不同,民主黨在價值與理念上與共和黨大不同,民主黨更重視人權價值,在執行上也比共和黨堅定,在美國反中社會氛圍下,民主黨內進步派對普世價值將更為堅持與重視,必然會對拜登等溫和派施壓。這次拜登勝選,相當程度得力於黨內進步派的鼎力支持,拜登將任用一些進步派民主黨人士出任政府相關機構主管,以推動全球的人權、自由與民主。可以預見,民主黨主政之後,國安會、國務院、司法部與情報單位一定會大肆蒐集有關香港、新疆、西藏的人權紀錄與資料,作為施政參考。

拜登上台之後,國際組織退群歪風可望暫時告一段落。取而代之的是多邊主義,美國將重返包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內的國際組織。可以確定的是,拜登領導下的美國,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絕不只是虛應故事,應付美國國內與國際人權團體的壓力,而是要在人權議題上有所作為。易言之,拜登政府是來與大陸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爭奪領導權。華府不會坐視北京長期把持「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務,卻對全球人權、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的推展無所貢獻。

拜登主政後,不論是與大陸打貿易戰,或是在抨擊北京人權紀錄,都會與盟國事先商量,採取協同一致的行動。與盟國一起對北京施壓,無疑會比川普時期美國與盟國各自為政的作法更為有效。當然,這對北京來說,美國與其盟國採取集體行動的作法,不僅壓力更大,也更難應付。

大陸的國民所得將持續增長,中產階級人數更多,人富裕後須要追求「自我」,這是基本人性,不是外在規範所能解決,大陸必須面對社會富裕後如何滿足「自我實現」的需求,基本人權保障是人權的基礎與前提,大陸需要建立自己的人權觀與保障制度。無論基於自身需要或與國際社會接軌,大陸都應在人權議題上提出政策。

首先,為因應環境需要,大陸在香港、新疆與西藏採取嚴刑峻法,或許有其必要,但在執行上必須更透明,法律要明確、執法人員要有紀律,更要動態檢討執法力度,當國安疑慮降低,就要降低執法力度。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經過一段過渡期,國安法及相關法規將足以成為國安防線,屆時政治就應該鬆綁,還權於民。

北京在人權表現上雖有不足,但不可否認,中國14億人口溫飽不成問題、犯罪率低、社會安全指數表現不比許多主張自由人權的國家差。但世界上仍有許多人民溫飽困難,社會治安敗壞的國家。大陸若能趁著美國尚未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之前,提出自己的人權標準,對未達標國家提出政策建議與實質協助,當能讓世界對中國刮目相看。

大陸2019年人均所得10410美元,按2035規畫,2035年應達到15000至20000美元,換句話說,大陸必須在15年內跨過「中等收入國家陷阱」,這道天險不是經濟建設所能達成,更需要成熟的公民社會。大陸在許多領域已與先進國家並駕齊驅,甚至在5G、自動化、AI產業、電算機、量子學等特定領域還領先群倫,人的尊嚴、自我的實現、高品質的公民社會卻是短板。

處理好中美及周邊關係、安定的外部環境是大陸達成2035年目標所必須,拜登當選總統是重建中國關係的契機,大陸需有全局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