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控制狂3】折磨演員也不放過自己 陳哲藝一場戲拍10次掩面痛哭

李桐豪
鏡週刊Mirror Media
陳哲藝(右)說後來做宣傳反覆看《熱帶雨》,才發現他在拍戲現場要求楊雁雁(左)該有的氣質和味道,都來自他太太。
陳哲藝(右)說後來做宣傳反覆看《熱帶雨》,才發現他在拍戲現場要求楊雁雁(左)該有的氣質和味道,都來自他太太。

第1部電影和第2部電影之間,他生了一個兒子,監製了一部電影,零星拍了些廣告,但每拍一個廣告,發現不是自己要說的話,離自己的創作更遠,就不拍了,他任性到寧可在家洗衣煮飯帶小孩,跟發想故事。控制狂折磨演員,也不放過自己,2011年幫某單位拍過年形象短片,求好心切,為了讓戲中的美術服裝道具更寫實,還倒貼2萬美元,那一年過年要發紅包給爸媽,發現戶頭只剩20美元,躲在棉被裡哭:「我覺得好苦,為什麼拍微電影,大家都是去賺錢,我卻要倒貼?」

他在訪問中提到另一次哭泣,《熱帶雨》最後一場戲,楊雁雁回鄉,下車一路走回家,推開家門喊一聲媽。他說有時候攝影動得太快,有時候動得太慢,有時候楊雁雁走得太快,有時候走得太慢,拍了10幾次,他就崩潰了。他在我們面前把臉掩起來,笑著演起當時的狀況,「我遮住眼睛開始哭,我的副導把所有人支開,我就說如果這個鏡頭可以拍到的話,它的情緒應該是很動人、很飽滿的,為什麼沒拍到,沒拍到,越講越流淚。」他的聲音帶著哭腔:「拍電影好苦啊,所以每次我看其他導演或演員的訪問,他們說這是天下最好的工作,很幸福,我都在懷疑拍片有這麼愉快嗎?我覺得它是讓人那麼焦慮、那麼痛苦的一件事情。我不確定拍電影是不是排毒,但它是一個排不了的毒,拍電影就是毒癮。很多時候,我拍完電影,我說我不想、說不要拍了,我去教書好了,但拍電影有難以形容的一種滿足感,如果那個鏡頭你拍到,它touch到你,有一種萬分滿足感。」

陳哲藝在片場呼風喚雨,但有童心,飯店中庭的大陽傘也可以玩得很開心。
陳哲藝在片場呼風喚雨,但有童心,飯店中庭的大陽傘也可以玩得很開心。

 

人生入戲 餵養成作品

控制狂講話時,無意識地咬著指甲,我們提醒他跟《爸媽不在家》的童星有一樣的舉動,他啊了一聲說有嗎?說不可否認每個角色都有他自己的縮影,前幾年妻子為了受孕調理身體吃足苦頭,這樣的經歷移情到電影裡,「我在拍《熱帶雨》的時候不知道,後來反反覆覆去影展放片子,我才發現我跟楊雁雁講的氣質和味道,都是我太太,外面看起來溫柔,內心又有一種堅定和堅毅。我的作品都很個人,所以那幾年累積的一些東西都會跑進我的作品,一個故事或一個靈感找到我,我會抓著不放,一直到我完全理解、了解明白為什麼,放手的那一剎那,就是我完成作品的時刻。」

李安讚美《爸媽不在家》:「它很清新、不做作、很純、很感人,是大師沒辦法比的。」(傳影互動提供)
李安讚美《爸媽不在家》:「它很清新、不做作、很純、很感人,是大師沒辦法比的。」(傳影互動提供)

這才讚美太太,隨即又補充咬指甲很幼稚很好,「我覺得幼稚很好喔,我感覺楊德昌應該也挺幼稚的。」他似乎沒聽到我插嘴楊德昌的幼稚傷害了第1段婚姻,傷害蔡琴,10年婚姻一片空白,兀自說下去:「我太太說你電影這麼成熟,為什麼做人這麼幼稚呢?我說就是因為幼稚,才可以用那麼單純的方式,毫不批判地去看這個世界。她看影評寫說我很會拍女人,罵我既然這麼懂女人,怎麼不懂她呢?我說我就是太懂女人了,所以妳要的,我都不給妳。我覺得我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孩,我跟我太太吵架,我都直接跟我太太講,就算是我的錯。It's OK ,妳來跟我道歉,我也會原諒妳的。」

更多鏡週刊報導
【超級控制狂1】陳哲藝處女作奪金馬最佳影片 李安:清新不做作、大師沒辦法比
【超級控制狂2】陳哲藝25歲就結婚「早婚是好事」 全家講英文卻獨鍾華語電影
【超級控制狂番外篇】廚房裡的偏執狂 陳哲藝

更多新聞報導
陳沂連炮吳宗憲太late 要學范范手腳快
安以軒老公捐7800萬+20萬口罩 網讚爆
艾怡良歌后戀藍眼洋男 烏來爽泡嗑香腸
光良偕小35男遊街 遭疑早有「私生子」
交往豪門千金 男星當場被對方爸爸洗臉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