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馬父子檔 跑回遲到的親情

3月初,我和攝影記者上午7點多便在大佳河濱公園等待,準備拍攝練跑馬拉松的合隆毛廠董事長陳彥誠,因為在今年5月,他與父親將挑戰美國海豹部隊的訓練基地─夏威夷火山馬拉松「Mauna to Mauna」。

近年台灣運動風氣盛行,名人跑馬拉松不稀奇,但願意父子一起挑戰極地馬拉松,在7天6夜的賽事中,頂過沙漠高溫曬傷,克服雪地裡可能失溫的壓力,成功征服埃及撒哈拉沙漠、中國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南極世界四大極地超馬者卻不多見。

不過,現年63歲的陳焜耀,怎會願意甘冒風險,與36歲的兒子一塊挑戰極地馬拉松?這一切要從2008年說起。

2008年金融危機來襲,合隆毛廠也面臨成立百年最痛苦的考驗。當時合隆外有日本客戶跳票1千6百多萬美元,內有安徽廠中國廠長帶頭叛變,奪走生產機器設備與經營權,長年投資付諸流水,陳焜耀上法院討公道,邊談案情邊吞鎮定劑,但安徽廠最終沒回到合隆手中。

「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很多東西都很黑暗啊!」不願多談細節,說話口氣溫和的陳彥誠聲音裡沒有太多情緒,但他坦言:「用我爸的說法是:包括我、所有的台籍幹部都是連夜逃走。你很難說商業糾紛不會出事、不會有奇怪的事發生,畢竟我們是在別人的地盤上…」

或許是為了安慰父親,陳彥誠一句:「爸,世界那麼大,我們的格局不需要拘泥在這個地方。」陳焜耀決定放掉安徽廠,並加入兒子跑馬拉松的行列紓壓。

陳彥誠說,「我拉著我爸一起參加台北馬拉松,我跑42公里的全馬、他跑9公里,後來他發現原來完成全馬有完賽獎牌,他有點失落,立刻就跑去報名全馬,後來慢慢衍生成超級馬拉松,因為這是會上癮的。」

從中國撒哈拉沙漠一路跑進冰天雪地的南極,儘管父子倆跑遍全世界,卻因練習的強度不同,從來不會一起練習。身材精壯的陳焜耀開完笑地說:「他跑在前面都會回頭叫我Come on、 Come on,叫我要快一點,哎呀!他不知道,我跑到都快死了。」

1990年,合隆第3代陳雲溪突然罹癌病逝,二房么子陳焜耀一手接下台灣合隆股份,將當時負債3億元的合隆,打拚成年收50億元的公司。當年台灣經濟低迷,為了打拚事業,陳焜耀讓妻子帶著兩個兒子移民紐西蘭,他自己則全球飛透透勤跑業務,迄今仍是國泰航空全球11位VIP之一。

翻著兒子童年的照片,陳焜耀回憶:「小孩都是我太太在照顧,我曾在機場免稅店糾結,到底要不要買幾萬日幣的玩具給小孩,後來我想等到經濟穩固後再買,沒想到兒子卻早已過了玩玩具的年紀。」

等孩子年長,陳焜耀感慨,雙方間的交流彷彿只剩公事,心靈的距離卻遠在天邊,沒想到一起跑超馬,在賽程間相互扶持,卻讓他拉近與兒子的距離,父子三人一起跑過南極賽事後,還相約以後要再帶孫子來,一家人一起到南極跑步。

如同每次在跑進賽事的終點前,陳彥誠總會把父親陳焜耀扛在肩上,如同小時候父親將他背在背上般通過終點線,馬拉松父子檔奮戰超馬,重新修補的是父子間遲到十多年的親情。


延伸閱讀
2年征服4極地超馬後 爸爸就讓他接班百年毛廠
36歲接掌50億企業 他曾被丟到冰天雪地蓋廠
少年董仔 用哆啦A夢的空氣砲拉近員工距離
放手心3秒就發熱 世界最高級的羽絨被一床要賣.....
鑽石單身少董不惜被退賽 也要照顧林又立
【頭家開講】排頭吃習慣就好了!有實力 人家自然會尊敬你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