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可以 因為沒人懷疑它是不是國家

·3 分鐘 (閱讀時間)

立委高虹安在臉書質疑「越南於5月向輝瑞藥廠洽購,6月7日簽約、6月12日批准緊急授權的3, 100萬劑BNT疫苗,首批97,110劑已在昨天(7/7)抵達越南了。」而台灣在5月19號宣布全台進入三級警戒,台灣人卻還在搶疫苗,她於是大聲的問:「為何越南做得到,而台灣不行?」

然後,她自己其實已經給了答案,她說:「柯文哲主席在趙少康先生的專訪中提到,意識型態到一個程度就可以,台灣沒道理買不到疫苗。」

很顯然的,無論高虹安、柯文哲或趙少康,都已經認定台灣無法緊急採購足夠的疫苗,是因為「意識型態作祟,不願遵守區域代理的國際商業慣例,而罔顧台灣民眾的生命,導致社會經濟運作停滯,將造成再多的防疫或紓困預算都無法彌補的損失。」

從歷次陳時中回答疫苗採購欲言又止的情況研判,台灣買不到BNT疫苗,大概就是因為卡在「意識型態」與「商業慣例」的「識讀」差異上面。輝瑞藥廠幾度聲明,他們只和國家政府機構打交道,表示疫苗分配被賦與了政治任務,不能純以「商業慣例」視之,而如果依「商業慣例」來看,BNT的亞太代理權則掌握在中國「上海復星」的手上。

陳時中曾經透露,購買BNT簽約前夕因為「台灣」兩字而生變,如果衛福部因為堅持台灣主體性是意識型態作祟,那麼「上海復星」的橫加刁難,又何嘗不是意識型態在作怪?中國的國台辦也一再重申,上海復星是「台灣地區」獲得BNT疫苗的唯一洽購方,間接坐實了主權是唯一的梗阻。就是因為看穿了這個誘餌的用心險惡,所以才有美、日的500萬劑疫苗及時救援,卻被有心人貶謫為「乞丐疫苗」。

高虹安沒有說明越南取得的疫苗是透過什麼管道,按照國際「商業慣例」,同為亞太「國家」,由上海復星出貨是理所當然,越南(人口約9,649萬)緊急採購3,000萬劑,一個月後到貨97,110劑,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嗎?

高虹安是民眾黨的不分區立委,之前是鴻海刻意栽培的專業人士,對於她的前老闆投入疫苗採購,其中的波折甘苦應該知之甚詳,雖然配合黨主席的政治訴求是她的義務,但也不要犧牲了辛苦建立的專業形象才好。

柯文哲把陳時中視為頭號假想敵,認為是攻破民進黨陣地的破口,在民間防疫疲勞、亟需一個發洩出口的氛圍上,從網路聲量來看,主打疫苗短缺可以收割到一定的戰利品,他挺中天,接受趙少康專訪,一笑泯恩仇,都是同一個思維邏輯,與信仰價值無關。

基於這樣的現實考量,柯文哲選擇與國民黨槍口一致,鄭麗文隨即疾呼加碼採購3000萬劑BNT,眼前誰能供貨大家心知肚明,如果這也是民眾黨的主張,柯文哲就必需表態,他是否和國民黨一樣,願以國家符碼為代價。

台灣疫苗供應不足不及時是個事實,就事論事的批評,再嚴厲都可以被允許,拿越南的例子來說事,是刻意的雞蛋裡挑骨頭,說服力明顯不足。越南為什麼可以?因為沒有一群人動輒懷疑它是不是一個國家,答案就是這麼簡單。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更多上報內容:

斯里蘭卡查封未成年性侵影片平台 逮捕鄰國部長、執政黨官員等32名嫌犯

利用果汁偽造檢疫結果 TikTok影片掀起英國學童模仿熱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