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美食店的老闆娘(下)

(廖小花/世新大學陸生)

當問到店名「小六」時,阿姨坦言這是姐姐的名字,這家越南小吃是剛接手不久的,「我本來經營的那邊是子怡,不想同樣,不然大家走錯,那好吧就叫小六。」之前那一家已經開了八年了,但是因為一些不得已,轉讓了,雖然如此,有很多客人因為懷念阿姨的廚藝,發現她不在原來的店裡後,也追隨到現在的小六越南小吃。「還是很開心,之前經營牛肉河粉,我沒有在那邊大家也不去,發現我在這邊馬上就來。我就覺得很感謝很感謝,人要有福報才能遇到這樣的事情。也是有做人的道理才會這樣,心裡覺得很開心,表示做人不會失敗。」我們說阿姨你這一家一定能再開八年以上!阿姨被我們逗笑了。

對台灣一顆感恩的心

我們提到剛才那一位師父,問阿姨為什麼要買那一罐花生呢?阿姨說師父們化緣非常辛苦,雖然這間店並不是賺很多錢,但是能幫就幫一下,「師父來,我們本來是要供養,(既然)沒有供養,可以幫助就幫助,有買就是我的心意,讓師父提早回家。」

阿姨從前在越南就是虔誠的佛弟子,來到佛光興旺的台灣,一定有冥冥中的機緣。「我有去學打坐,去中台禪寺禪修,已經一學期,我覺得還不錯。很多那邊(的人)都很關心我,會打電話(過來),我覺得很不錯。」

阿姨說她對台灣真的很感恩,生活中要辦很多手續,但是她看不懂中文,會有人耐心地教她。「每件事不知道都會問,我看不懂檔,會有志工服務,遇到什麼事情大家都很幫助我。」「因為阿姨,你,現在也是台灣人了啊!」「是啊!我也是台灣人了!」人的溫暖可以補制度和現實的缺,所有硬邦邦的條條框框,都因為在台灣遇到的人,變得不再那麼冰冷了。

「一開始不習慣,國語啊什麼都不會,什麼事情都忍受下來。沒有朋友,一個女孩子才二十歲出頭,什麼話也不太會。會但是不敢講,怕人家聽不懂,就是很不愉快,很想家,很想家。」過去的時光歷歷在目,阿姨忍不住流下眼淚。

「除夕那天我會哭,想到大家都是回家,但是我要回婆婆那邊。我覺得還是自己的家比較好。」阿姨把眼淚擦乾,「但也是慢慢來,交朋友,出來工作,認識台灣人,(他們)就帶我出去,介紹我這個、這個,慢慢才懂。(後來)國語比較敢講,比較會講。現在(國語)比較不好,因為常跟越南人講話,講越南話比較多,我女兒說『媽媽,你國語越來越不好了餒!』哈哈哈哈哈!」說起女兒,阿姨爽朗大笑,幸福藏不住。

「來台灣做生意也有困難,也有堅持不下去。每次遇到事情我就覺得這是給我一個學習(的機會),教我懂得外面的生活。」阿姨在台灣並不是一路順遂,張羅自己的餐飲事業對當時的阿姨來說是很大的挑戰,阿姨說:「人的路不會一直都這麼順利,會有很多……」

「很多挫折?」阿姨笑著點頭。「路不可能那麼平給你走,也有洞給你掉下去,你掉下去你爬上去,你才知道這個路是怎麼樣的。現在在台灣已經二十幾年了,我覺得懂很多,我也很感謝那個人討厭我,讓我成長,讓我懂得怎麼做事。也感謝有好人來幫我,貴人一直幫我。」阿姨說這些話的時候很平靜,從許多細節我們都可以感受到阿姨是一個常懷感恩之心的人,面對逆境和「冤家」,阿姨選擇圓融和坦然,是這樣柔軟慈悲的心,使她前行得更篤定、堅強。

把工讀生當作女兒

阿姨來台灣已經二十多年了,有兩個女兒,大的那一個都上高中了,談到孩子的學業,阿姨說不會給孩子們壓力,因為那是她們的人生,「我不認識中文,不會寫!我沒辦法教她,不能逼她,她好是她的,不好我也不曉得怎麼辦,因為我不懂怎麼教。」我們問是否會去開家長會,阿姨表示一般是爸爸去開。「學校拿的單子我也看不懂,就是靠爸爸比較多。」

最後一個問題,我們問阿姨如果可以跟女兒說說話,會想對她們說什麼?阿姨在回答前深呼吸了一下,「希望她要健康,不要學壞,就不會讓我心那麼疼。」阿姨工作很忙,總覺得對孩子關心不夠,想到這裡,阿姨的眼眶再一次泛紅。阿姨的這一番話,其實是天底下所有母親的心聲。

阿姨開店請了一位工讀生妹妹,「我就把我的工讀生像(當作)女兒一樣,以後我女兒去上班,人家也能對她好,對人家好,人家就對我們好,希望我的女兒會遇到好人。」

「我們的心如果善良的話就不會遇到困難。」阿姨說當初接受我們的採訪,也是想到了自己的女兒,女兒未來也有可能因為功課需要幫忙,也希望她在求助的時候不會被拒絕。

「如果我女兒跟你們一樣,要做功課(怎麼辦),我一定會讓你們做好,我就想說你們好像我的女兒一樣,在外面遇到功課想,阿姨就盡量能幫助你們。」在阿姨看來,善良的心念是一個循環。而現在這個世界,不就是需要這樣的循環,需要彼此包容和互相關愛嗎?

擁抱每一位異鄉人

阿姨的世界原來那麼簡單,好人有好報,我們相信,阿姨的女兒一定會知道,自己的媽媽有野草一般的蠻勁和耐力,勇敢堅毅地在異鄉生根發芽,闖出一片天。阮阿姨用她最拿手的越南小吃,為來往的每一位不分國籍和身分的客人帶去幸福和快樂。阿姨善待生命中每一個人,她或許不能改變全世界,但是她確實改變了每一個如我們一樣無意間走進「小六」並認識她的人。

阮阿姨在台灣有自己的「越南朋友圈」,她也保留原有的飲食習慣和語言文化,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很高興見到她在台灣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適應並融入。台灣並不完美,但是這裡的人們張開雙臂擁抱每一位「異鄉人」,島嶼不大,但這兒的每個人或深或淺地有著某種關聯,彼此珍惜,彼此善待,彼此愛護,台灣美,大概是因為如此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