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快修法 終結勞資年年喊價戲碼

·2 分鐘 (閱讀時間)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會議8日開議,中小企業總會代表游永全會前受訪時表示,多數資方因疫情而受到衝擊,希望能延續凍漲。(杜宜諳攝)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會議8日開議,中小企業總會代表游永全會前受訪時表示,多數資方因疫情而受到衝擊,希望能延續凍漲。(杜宜諳攝)

勞動部的《最低工資法》草案已送進行政院躺了3年多,雖然內容與現行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架構相差無幾,但草案規定「審議會應於每年第三季召開會議,審議最低工資」,相較現行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僅規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原則於每年第三季進行審議」,強度高了不少。唯有盡速通過修法,才不會重演基本工資多年未調整的惡夢。

雖然最低工資法草案與基本工資審議辦法架構相仿,但其中的研究小組也要針對每年調漲時提出研究,讓審議委員得以此為基礎討論,也才不再淪為外界批評的「喊價」。

我國在1997至2007年基本工資長期凍漲,一直到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任內修正基本工資審議辦法,才幾乎年年召開,但也曾決議調整基本工資後,被行政院以要達成某些門檻才能調整,而遭詬病效果不彰。

蔡英文總統在競選首任期間也把《最低工資法》當做政見,勞動部因而擬定草案並在2018年送進行政院,期間一度傳出是行政院不滿條文內容而遭擱置。

但近期勞動部長許銘春指出是勞資雙方對參採指標談不攏,因而廣泛蒐集意見,但包括執政黨、在野黨等都有提出最低工資法草案,顯現各界對此法的訂定有共識也有意見,為何不可以送進立院後再討論呢?

蘇揆去年年底在立法院曾答覆立委指出,會朝下會期送立法院審議這個方向努力,但都已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攸關200多萬名勞工生活保障的最低工資法何時才能通過?難道又要等到一年一度的勞動節才能收到政府的「大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