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少康也被「深藍語境」了嗎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針對藍營對延長兵役的立場,趙少康因公開嗆「國民黨執政後就改回來」,致使黨中央遭AIT質疑。很快地,不具名的「知情人士」又出現了,於媒體痛批趙「不負責任的話隨便講」,「沒資格代表國民黨講話」,「險些壞了國民黨的大局」。

國民黨的大局是什麼?按其前後語意,應是指「重返執政」,而不是「人民福祉」,都2023年了,國民黨內的路線問題還停留在2016年,同樣的問題反覆吵,從來沒個結果,吵到現在,終於顯露問題的重心在於「重返執政」偏離了「人民福祉」。

國民黨「重返執政」與「人民福祉」之間能不能畫等號?如果不能,國民黨的「大局」亦是「死局」。我想請藍營選民自問,好不容易蔡英文快滾了,要不要拱一個「男版蔡英文」上台?

這不具名的當權派代言人,其實與綠營的抗中保台一樣邏輯矛盾。該「知情人士」稱,國民黨絕不為民進黨決策揹鍋,因為延長役期一定會引發不滿;但國民黨不反對延役,支持備戰,強化國防,因為怕被貼紅標籤,而且近來各家民調均顯示6、7成民眾贊成延役,國民黨「還真沒膽量與民意反向而行」。

讓我順一下這個邏輯:延長役期一定會引發不滿,所以國民黨不願揹鍋,但國民黨支持延役,因為不敢違反民意。請問上述邏輯矛盾不矛盾?肯定有個地方出錯了對不對?錯在其無法解釋為何「延役會引發民眾反感,而多數民意卻支持延役」。

趙少康是聰明人,知道是民調在作怪。就是這滿滿的「戰鬥氣質」,趙少康被藍營當權派厭惡,因為朱立倫選戰策略是「不動如龜」,坐等民進黨自食惡果,國民黨只要接收賭爛票就贏了。此外,來自綠色民粹的攻擊,朱立倫都是息事寧人的態度處理,你抗中我也反共,你親美我也親美,你挺同我也挺同,你備戰我也備戰,各種拿香跟拜。趙少康應該早已感覺到黨當權派在鬥爭「戰鬥藍」了,只是去年選前不好發作,直到現在才加倍奉還地還擊,痛批國民黨「給人家笑,當民進黨的尾巴黨都沒人要」。

從策略論,趙旗幟鮮明主張2024是「戰爭vs和平」賽局,台灣不能讓美國予取予求,並機靈地引述侯友宜的主張「不要做強國的棋子」倒刺朱立倫。朱立倫難以否認此戰略的正確性,但強調光憑此無法勝選,還得對中間與年輕選民顯示國民黨也支持備戰,而不光是「避戰主和」。

又來了,拿中間與年輕選民出來擋子彈,一向是「尾巴黨人」掩飾綏靖主義與無能的王牌藉口,他們常常宣稱「戰鬥藍」路線會推開搖擺選民與年輕人,所以對綠色民粹要一讓、二讓、三讓,最好讓到藍綠不分。

此心態助長了對內鬥爭「深藍語境」,對外討好綠色民粹以求「歲月靜好」的歪風。說到底,藍營當權派心中並無藍綠,只有美國爸爸而已。而前主席吳敦義代表的本土派,心中亦無藍綠,只問選舉利益而已。

因此,趙少康所代表的「戰鬥藍」路線,與現在當道的「尾巴黨人」根本不相容。在黨萎靡的時候,要靠「戰鬥藍」站前面衝鋒陷陣,在黨行情回升的時候,要靠「鬥倒戰鬥藍」討好搖擺選民與年輕人。無論趙少康是否「深藍」,其「戰鬥藍」路線必將被貼上「深藍語境」標籤予以鬥臭。可恥的是,「尾巴黨人」盤算著,鬥爭深藍的最大助力,是綠營側翼與網軍。君不見,「趙少康反延役」議題下的留言區爬滿蟑螂,多的是綠營側翼網軍見縫插針,踴躍幫鬥臭趙少康?

終究,趙少康也成了「深藍語境」,成了另一個洪秀柱,另一個韓國瑜,與另一個羅智強。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