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少康意在鞏固同溫層 李淳企圖說服藍營支持者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選舉委員會於投票前舉辦5場意見發表會,18日下午進行第2場次第18案反萊豬辯論,由中廣集團董事長趙少康與WTO副執行長李淳闡述正反雙方觀點。

仔細觀察,雖然正方都有其論述的邏輯與立論的切點,但角色的差異與策略的設定,使這場交手呈現出攻守有據卻各執一詞的狀況。

趙少康是媒體人,他知道自己的優勢在於議題節奏與言語煽動性,因此他不求論點具備完整的結構性或清晰軸線,反而採取多點開花的戰術,如同昔日自己在立院質詢官員的手法不間斷的丟出問題;直言之,趙少康的對手首先是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其次才是場上的反方,這麼做除了拉高議題的政治調性外,同時也增添對手的心理壓力。

趙少康一開口對中選會提出程序問題,乍看是偏離主題,但是已經為「反民進黨」的訴求拉開序幕。趙再來就是透過情緒性的言論,概括民進黨政府的錯誤。第一、民進黨禁萊豬的理由是反萊豬等於反美豬,反美豬等於反美國;第二、禁萊豬美國人會生氣;第三、美國人都吃美豬台灣人為何不吃呢?最後則是反萊豬會令台灣進不了CPTPP,基於這四點,趙少康認為這些都是「愚民政策」。

他質疑,按民進黨邏輯,開放萊豬就可進CPTPP,那去年八月蔡總統宣布開放萊豬,為什麼解決阻礙後不立刻申請?他也不知道有什麼承諾跳票,因公投是民進黨口中政治最高道德,連台灣前途都可決定,公投結果就是民意,人民就是怕萊豬進口。

他再指出,民進黨一開始就帶頭要軍人、學生、國手不能吃萊豬,一定要吃國產豬,如果美豬、萊豬那麼好為什麼不能吃?民進黨不是最喜歡帶頭吃蔬果,為什麼不帶頭吃?「不能要討好美國又要討好消費者、討好選民,好人都是你做」。

趙指稱政府說CODEX在2012年頒布的是科學標準,但是當初是投票通過,認為這是政治議題,非科學證據,並稱大陸不吃萊豬,但台灣人卻要吃,認為台灣就是次等公民,歐盟本身也不進萊豬,甚至台灣豬也不吃萊劑,但台灣人卻可以吃,認為是「人不如豬」。

最後,趙少康認為台灣便當最常看到的就是排骨便當,很少看到牛肉便當,並說國人很常吃內臟,但萊劑殘留最多的就是內臟,一天吃6碗豬肝湯就會超標,進口2萬多噸的內臟都是拿去做水餃、肉包、熱狗、滷大腸等,認為民進黨政府拿美牛與美豬類比是亂比一通。

平心而論,與其說這些是趙少康本身的政策主張,不如說是他個人的質疑,其中穿插了大量「導入荒謬」與「類比差異」的申論技巧。這種打帶跑的戰術遊走在「舉證」與「否定」之間,許多論點若不是欠缺邏輯因果關係,再不然所訴諸的經驗法則往往來自於個人的生活體驗,未必符合社會大眾的期待。即便如此,趙顯然只想透過這些言行凝聚藍營支持者的認知,達成「反民進黨政府」的目標。

若國際都拿民意而非科學證據來決定產品的進出口,倚賴貿易的台灣會是最大的受傷者,因為台灣民眾絕大收入都高度倚賴經貿。(攝影:陳愷巨)

相形之下,李淳是個學者,為了避免陷入教科書的晦澀或菁英對話的排他性,他必須在理性論述與大眾說服之間尋求平衡,同時也得兼顧攻守之間的比重與節奏。為了避免落入正方所設下的政治、道德、心理三道陷阱。顯然地,李淳過去的辯論養成、研究資歷與媒體受訪經驗讓他擁有清晰的表達邏輯與流暢的口語傳播能力,同時也避免自己進入其他場次政務官所面臨的政策背書壓力。

李淳先以經貿專業作為出發,表示若萊豬公投通過,代表台灣總統即使已承諾國際,但台灣隨時可不根據科學證據,而是透過公投毀諾,台灣在國際將面臨承諾跳票的問題。「若國際都拿民意而非科學證據來決定產品的進出口,倚賴貿易的台灣會是最大的受傷者,台灣民眾絕大收入都高度倚賴經貿。」

然後從食安角度指出,CODEX訂定萊劑殘留容許量時,確實有投票,但各國是否要採用該標準,仍要通過各國專家評估,不論是馬英九執政開放萊牛,抑或蔡英文執政開放萊豬,都有通過國內專家的科學評估。

李淳擅長運用數字進行實證比較,這與對手採行的「推論類比」有所不同。他指出,國人每年吃2.7公斤的美牛,但只吃0.6公斤的美豬,即使這些美豬都是萊豬,成年人要吃到中毒,須每天、連續一年吃10台斤以上的萊豬,等同是連續一年每天都吃33塊便當排骨,事實上,國人一天最多只會吃到0.03台斤的美豬,也根本不可能天天吃33塊便當排骨。要吃萊豬的機率「比日本製的壓縮機還稀少」的結論淺顯易懂。

面對國民黨與趙少康所提出的歐盟與中國拒絕開放議題,李淳也有回應。他指出,萊劑是賀爾蒙為基礎的激素,歐盟的作法始終沒有獲得國際認證,美國兩度為此告去WTO,兩次歐盟都敗訴,所以1999年歐盟敗訴後,美國每年取得1億美金的報復授權,歐盟與美談判,每年開放0關稅的牛肉讓美進口,今年已經第15年,WTO制裁是一直罰到改為止。中國2020年簽了美中第一階段協議,第3章承諾與美專家國際標準去訂最高殘留值,如按照美中協議,中國很快就會訂出並逐步開放。

這場說明會之所以出現截然不同的表達技巧與論述風格,關鍵在於正反雙方的角色設定、預設說服對象與溝通目標,趙少康只想鞏固同溫層,李淳則想面對整個台灣社會,甚至包含藍營支持者。雙方對話與溝通效果如何,受眾心中自有一把尺可以衡量。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