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老將軍的過時戰役

陳國祥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71歲的生理年齡在現在醫療發達社會不算太老,但心理年齡老不老,就要看他的思維狀態了。1950年出生的趙少康看似年輕,但心真的老了,看他當作起身炮的檄文「Make Taiwan Great Again!」一目了然。

他非常懷念蔣氏父子威權統治創造的台灣美好年代,充滿希望、努力就有成就、蓬勃發展、錢淹腳目、行政團隊無私無我高瞻遠矚、知識青年大膽冒險出國留學、台商到大陸開疆闢土走路有風每年生下40萬個嬰兒、很多人爭先恐後想創業。現在呢?唉!在他眼中,「現在的台灣和從前的台灣,好像是兩個台灣。」

什麼原因造成的呢?趙老醫生的診斷是:被民粹嚇得噤聲,忘了我們自己才是主導自己命運的主人,一碰到政治就會理盲,感性壓倒理性;又由於歷史因素,台灣意識強烈,很容易被民粹鼓動。他開的處方是:承認落後,務實改進,不用義和團搞民粹。怎麼個「務實」法?那就莫宰羊了,反正就是「Make Taiwan Great Again!」以為仿冒川普老掉牙的口號,台灣就可得救。其實,他所診斷的症狀只是一偏之見,所開的處方全然未能對症,而他所懷念的美好時代,則如同逝去的青春與健康,永不復返,不能做為當下復健的目標,因為時代背景不同,而且那個年代另有重症,都被他懷舊的筆法完全剔除。

老將軍都在打上一場戰爭。趙少康的上一場戰爭是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那時候他現在懷念的美好年代進入尾聲,本土化的開鑿工程浩蕩進行,民主化的地基排除萬難奠立,中小企業發展的動能元氣淋漓,全球化的大潮捲動台灣企業嚮往開疆闢土,人們充斥脫貧致富的欲望與唾手可得的機會。那是個奮發向上的年代,台灣脫繭邁向新生的年代,也是威權消退、主導性族群轉換的時代,庶民大眾雖然普遍在改變命運,但也是階層結構逐漸固化、產業趨於壟斷化的時代。

那個時代的美好有其多方面的助緣共同推動,緣滅則不可復得;那個時代在美好的背後和底層,有著諸多的缺失、不足、醜陋甚至罪惡。懷念過往的美好,不應成為否定現狀的精神復辟;厭惡現實的缺憾,不應成為回到過去的托古情懷。改造現實的處方,不能尋諸於古老方子,而要在新藥中尋求解方。

趙少康仿冒川普的競選口號,其實那是一個從美國美好年代走出來的白人、老男、美國佬的悲情感傷,川普從自己的視角照見過往時代的美好,痛切於種種今不如昔的情狀;他忽略了往昔存在的缺憾,尤其是族群、經濟、文化各方面弱勢者的不良;他也昧於時代推移所帶來的新生正義、良善價值與多元並立共存共榮。他想回復往昔的美好,所以不惜採取各種違逆時代趨向的錯誤對策,造成無以計數的衝突與損害。他從當選、執政到敗選,打的都是上一場戰爭,懸示一個恢復往日榮光的過氣目標,採用過時的觀念、政策與方法,雖能蠱惑失落者於一時,但終究被新時代的子民埋葬在歷史的灰燼裡。

川普的失敗敘事能給趙少康一點啟示與教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