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跆拳道》人生三場受阻的奧運夢 劉祖蔭自嘲帶賽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洪偵源

「我就開玩笑說,我是不是帶賽!」

包括這次出任國家隊總教練在內,劉祖蔭生涯三次挑戰奧運,都不是很順遂,也難怪他這般自嘲。

劉祖蔭是80年代晚期到90年代中期的知名跆拳道國手,曾拿下1994年世界盃金牌,同年廣島亞運,遇到科威特親王來頒獎,面對科威特選手,把對方打得滿場跑,卻還是輸掉比賽。

當年劉祖蔭幾乎邊哭邊完成比賽,他回憶說:「那時候我還年輕,情緒很激動,當下我氣到把道服給撕了,想說以後不要練了!」

這件事成為劉祖蔭選手時代最知名的事件之一,不過他在奧運路上,也是充滿波折,連執掌國家隊兵符,命運都在跟他開玩笑。

(圖/劉祖蔭提供)
(圖/劉祖蔭提供)

選手時代,劉祖蔭有兩次角逐奧運機會,分別是1988年漢城(今首爾)奧運與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但都無緣參與。

1988年劉祖蔭還是高中生,遇到當代名將吳聰輝、吳聰哲的巔峰時期,兩人是當年知名的兄弟檔國手,劉祖蔭說,3年內在全運會、總統盃等賽事遇上吳聰哲7次,全吞下敗仗。

「但他也幫我很多,讓我實力有大幅度躍進,88年我跟他爭奪奧運資格,根本不可能,他經驗各方面能力都很好。」劉祖蔭說,但自己也把對方咬得很緊。

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劉祖蔭所屬的76公斤,是奧運(跆拳道當時為示範賽)指定量級,不過時任總教練劉慶文,希望派出70公斤級的選手,他好選擇放棄。

劉祖蔭說,降到76公斤身體已經緊繃,70公斤自己等於要降到69公斤以下,身體不可能負擔,所以他連選拔賽也沒有參加。

但故事並未就此結束,該屆奧運70公斤的銅牌得主周桂名,是劉祖蔭崑山高中的戰友,其實周桂名會參加選拔,被劉祖蔭給說動也是原因之一。

(圖/劉祖蔭提供)
(圖/劉祖蔭提供)

劉祖蔭指出,周桂名是64公斤級,一開始不太有意願,「當時第五量(70公斤級)是黃明仁學長,我們三個是崑山高中學長學弟,感情很好,我就叫他試試看!」

「周桂名認為力量方面有差異,我說試試看嘛!跟學長調整一下,不然他也沒什麼挑戰。」劉祖蔭說,結果變成周桂名選上,還幫國家拿一面銅牌。

雖沒能參加奧運,但退役後劉祖蔭在治平高中培育許多好手,不少人都成為知名國手,高徒之一的魏辰洋,就在2012年成為倫敦奧運國手。

2018年,多次婉拒徵召的劉祖蔭,終於接下國家隊兵符,他表示,不同於青少年國家隊階段性任務,成人級梯隊要長期進駐國訓,治平校方投入很多資源,他離開不好交代。

不過在治平耕耘有成後,加上孩子也長大了,劉祖蔭在條件允許下進入國訓,迎來第三次挑戰奧運的機會,這一次是以總教練身份,要帶領選手打下奧運門票,再前往東京爭取獎牌。

由於2016年里約奧運,台灣跆拳道首次沒有奪牌,朋友都跟劉祖蔭說,總教練是「屎缺」,幹嘛還去接,但他已無後顧之憂,也願意接受挑戰。

豈料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全球擴散,東京奧運延期,所有國際賽停擺,「88年我打不贏,92年沒機會選,20年好不容易自己可以帶隊了,結果疫情爆發,這真的是想不到!」

因此劉祖蔭才自嘲自己「帶賽」,但朋友也跟他說,也多了時間給他準備,「多了時間準備沒錯,但你沒辦法印證(無法比賽),無法印證就容易信心不足,這點我們跟選手一樣。」

長達一年的國際賽空窗期,劉祖蔭只能按表操課,但不要給選手太壓迫的感覺,注意選手的情緒,「情況無法控制,比賽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比,但我們先準備!」

最終在今年4月,在防疫條件允許的狀況下,國家隊終於飛出國,目前全隊在烏茲別克移地訓練,跟著前往約旦安曼參加521日至22日舉行的奧運亞洲區資格賽。

這是劉祖蔭生涯第三次叩關奧運的機會,雖然也不太順利,但卻是唯一一次,在前進奧運的路上露出曙光的一回。

這篇文章 《跆拳道》人生三場受阻的奧運夢 劉祖蔭自嘲帶賽 最早出現於 WOWS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