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同婚番外篇】韓國同志環境不友善 「台灣比較Free」

·1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人AKKO和來自韓國的Romilly在澳洲相識,希望有朝一日台灣承認跨國伴侶的婚姻登記。(AKKO提供)
台灣人AKKO和來自韓國的Romilly在澳洲相識,希望有朝一日台灣承認跨國伴侶的婚姻登記。(AKKO提供)

在台跨國同志伴侶的實際數量統計不易,由於每個國家在台灣取得簽證、求職都有相當大程度的差異,因為語言或文化隔閡,多數外國人在台無法繼續原本在母國的專業工作。也不乏如台大外文系法籍教授畢安生與伴侶曾敬超這樣的伴侶,低調地在台生活,轉眼就過了數十個年頭。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協助許多跨國同志伴侶打官司,祕書長簡至潔坦言,統計確實不容易,以伴侶盟接觸過的個案而言,約有3、400對等待結婚的當事人,「例如新加坡人很容易取得簽證,這樣的個案不會到伴侶盟來求助,相信新加坡人很多;馬來西亞人相對不易取得簽證。」許多在台灣就讀大學、研究所的僑生,畢業後馬上會面臨居留問題。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跨國同婚番外篇】不惜變性 也要結婚
【鏡相人間】彩虹不該有灰階 跨國同性婚姻這條路
【鏡相人間】樂士浮生錄 千歲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