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解篇》永遠記得的劉炯朗校長小故事:紀念一位消失的文人

·3 分鐘 (閱讀時間)
蹇解篇》永遠記得的劉炯朗校長小故事:紀念一位消失的文人
蹇解篇》永遠記得的劉炯朗校長小故事:紀念一位消失的文人

劉炯朗校長於2020年11月7日過世了,在臺灣政府推動的科學節活動前三天。

劉炯朗校長學的是電機,從麻省理工學院取得博士學位後,先後在麻省理工電機工程和伊利諾大學資訊科學任教約三十年。他曾出了兩本英文寫的書,組合數學以及離散數學,最早發行於1968和1977年,直到今天都能當教科書。

劉校長可能是我在臺灣少見的具古典文人風格的人物了。我聽過他兩次科普演講,他非常幽默,還自嘲自己這麼老,最喜歡找正妹記者午餐,聊一些東西。

就是因為劉校長在演講上提到戴森不相信全球暖化,特別是人為全球暖化,我才去找戴森對全球暖化評論的相關資料。戴森就是也在今年過世的物理學教授,他曾經證明費曼的路徑積分和朝永振一郎的變分計算是等價的。

這位劉老先生很有趣,他說他非常喜歡戴森反對全球暖化的態度,不是因為他有多堅實的立論,而是他認為好科學家都應該是懷疑論者。這給我當頭敲了一棒。戴森認為以我們這一代談氣候變遷與否,是命定找不出答案的。我們注定活不夠長,找不到以後的證據說現在正發生什麼。當然也沒有準確的預測模式來說未來會發生什麼,整個的結果,必須由後代來書寫。但是,我們可以樹立態度,科學的態度,就是對一切存疑。

在演講的當中,劉老非常推崇戴森的科學態度,也拜託大家別在會後問他本人相不相信全球暖化,因為他不是這方面專家,但是他喜歡戴森的態度。

從清華大學校長卸任後,他在這近二十年寫了很多本由短篇集結而成的通俗小書,裡面講的故事背後都有很深的含意,每一篇都可以繼續自行再發掘下去。但是總括他所有的立論,你會發現他以人為中心,人怎麼跟自然、社會、以及自己互動,怎麼樣才是悠遊於天地之間的自由人。

我永遠記得他在演講中穿插的另一個小故事,深有同感。就是他以前老是覺得自己排隊做什麼事,自己那條隊伍永遠是最慢的,他百思不得其解,忿忿難平。直到有個人提醒他要從機率角度來看:假設有五行隊伍,你只能擇一行排隊,想想,你這行會最快的機率是1/5,其他行比你快的機率是4/5,所以自然界的運作是公平的。從此之後,他說他排隊都排得心平氣和,笑看別人生氣。

最後,分享我參加他一次的演講開場,他老先生弄半天搞不定投影片播放,他央求工作人員幫忙,台下的主持人李家維教授開玩笑說,別理他,他是電腦博士,怎麼會搞不定?他滿臉焦急的說,我就說電腦博士沒用,但,你這位李博士也不見有用,能讓我播放出來的人才有用!

作者鼎震繼為博士、「蹇解篇」專欄作家。

蹇、解,為易經卦象。蹇為前有阻礙、阻難。既有阻難不通之處,當然需要「解」決。取易經兩卦象,以示目前國家社會所遭逢的困境,應如何解決之道。

鼎、震二字,依易經,鼎,合眾人之力;震,震聾發聵。國家大事,需要大家合作關心,以震聾發聵、監督政府。

照片取自清大數位校史館官網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