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者上街 要求生活自主

本報訊
台灣立報
身障者上街 要求生活自主

身障者上街 要求生活自主.

身障者上街 要求生活自主

【記者許純鳳台北報導】「我不要關在家裡,我要社會參與!」上百名來自全台各地的身心障礙者,身穿黑衣,頭綁「我要自立生活」布條,一路從台北市政府遊行前進內政部,全程約5.6公里,他們沿途高聲疾呼,展現堅強的意志力,身體力行告訴社會:他們不是社會負擔,他們比誰都想獨立自主。

形同終生監禁

內政部公佈「自立生活支持服務試辦計畫」,提供障礙者每個月60小時的個人助理,身心障礙者痛批時數過低,一天只有兩小時,根本不敷使用,要求提高時數,內政部派代表接下陳情書,承諾下周五將邀集地方政府、相關團體商討。

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大遊行,訴求建立無障礙環境與足夠的支持措施,讓身障者自立生活,並非只能進安養院。 (圖文/楊萬雲)

台北市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14日舉辦「我們不要靠爸靠母」遊行,出發前上演行動劇,戴上鐵鍊的身障者,冠上肌肉萎縮症、玻璃娃娃的「罪名」,竟遭判「終生監禁」,諷刺政府未提供足夠的無障礙環境和資源,結果導致身障者被迫仰賴家人或被安置在機構內,無法自主行動。躺在輪床上的理事長劉哲彰即是受害者之一,他曾因重度障礙,被迫和社會隔離將近50年,照顧重擔從家人到如同醫療院所的安置機構,他的生活毫無自主性可言。

為配合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內政部今年提出「自立生活支持服務試辦計畫」,台北市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總幹事林君潔怒批該方案漏洞百出,個人助理的時數不夠,每個月只有60小時,很快就用完了,而且個人助理時薪過低,僅120元,很難找到人。她怒氣沖沖地質問內政部社會司機構輔導科長譚志皓:「如果是你,你願意做嗎?」譚志皓一臉尷尬地笑說:「這個我無法回答。」

助理時數不該定上限

為何個人助理對身心障礙者這麼重要?林君潔強調,家人很難一輩子照顧身心障礙者的生活,重度障礙者的生活起居需要他人協助。台北大學社會所學生周倩如是位重度障礙者,她苦笑說:「一天可能20個小時都需要別人協助。」從起床後的刷牙、洗臉,甚至到睡覺翻身,都必須假他人之手,一個月60個小時個人助理服務實在太少。

周倩如感嘆,政府提供的資源不足,很多障礙者只能仰賴家人照顧,但倘若家人無力分擔,請不起外籍看護,障礙者只能關在家裡,一輩子失去自由,她希望站出來為障礙者爭取應有的權利。

林君潔指出,這次遊行希望在「自立生活支持服務試辦計畫」裡,取消個人助理的時數上限,依據使用者需求調整,並提高個人助理的時薪,保障其勞動權利。

代表內政部接下陳情書的譚志皓回應,該方案目前還在試辦,將來會評估試辦成效再行調整。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