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諾比核災35週年,我們真的要重蹈覆轍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2021年4月26日是車諾比核災事故35週年,即使時光流逝,後患仍尚未平息,當局近年依然加建「石棺」等大量工作需要善後,復原工作遙遙無期。綠色和平俄羅斯辦公室媒體統籌Andrey Allakhverdov撰文分析現況,以及未來何去何從。

35年來,善後工作如何?

車諾比核災是迄今被評為最嚴重的核事故,即使比日本福島核災還要早四分之一世紀發生,當局仍對收拾殘局束手無策,包括處理殘留核反應堆的核廢料,現今仍缺乏技術,折衷方案是於 2016 年蓋上新的「石棺」,以爭取時間研發新對策。

35年過去,科學家仍在研究因應車諾比核災的後患,而政府與企業卻同時在為新的核災埋下伏筆。

為什麼我們需要關注?

目前在烏克蘭、白俄羅斯和俄羅斯,官方定義的「受污染地區」仍有約 500 萬人居住。綠色和平與烏克蘭科學家聯合發表研究,指出當地區民在生活的各個層面,仍持續受到輻射污染的影響。環顧各種除污方案,卻是未能掌握技術,或是當局缺乏資源執行。

綠色和平與研究團隊合作,到烏克蘭及俄羅斯部份受污染地區採集奶類等產品樣本,檢驗同位素銫-137濃度,從而了解核災對倖存者的生活帶來什麼影響。
綠色和平與研究團隊合作,到烏克蘭及俄羅斯部份受污染地區採集奶類等產品樣本,檢驗同位素銫-137濃度,從而了解核災對倖存者的生活帶來什麼影響。

車諾比在災後總不時地提醒我們:危機尚未解除,隨著氣候變遷又更加險峻。

2020年,車諾比隔離區(exclusion zone)曾發生森林大火,但它其實並非首次,在過去 35 年間,該區內發生過逾 1,500 場火災,僅因極端天氣引發的罕見乾旱,助長例年來最猛烈的火勢,更蔓延了隔離區三分之一面積,甚至逼近新「石棺」距離僅僅 1 公里。

羽流(plumes)從火勢竄出,與煙塵粒子散播至數十公里外的烏克蘭首都基輔(Kiev),一度引發輻射擴散的疑慮,但當局聲稱隔離區外的輻射指數仍在安全水平。與此同時,消防人員必須深入高輻射污染地區進行搜救,根據報導指出,該區所偵測的輻射指數超出背景水平 16 倍

2020年4月車諾比發生森林大火,波及隔離區域超過一個星期,引發放射核素飄散疑慮。
2020年4月車諾比發生森林大火,波及隔離區域超過一個星期,引發放射核素飄散疑慮。

科學家怎麼說?

「很遺憾地,對於核污染地區發生火災所引發的輻射危機,我們目前的認知甚少。」烏克蘭農業放射學研究學院(Ukrainian Research Institute of Agricultural Radiology)負責人Valery Kashparov教授表示:「火災帶來的最大危機,是前線消防人員會暴露在高強度輻射之下,肺部可能吸入輻射粒子。」

照理說,消防人員進入受輻射污染的地區之前,應該要得到有關核輻射的全面資訊,但距離上一次的相關研究已是 20 年前,自然環境已不可能日而語。氣候危機助長更頻繁的旱災,生態系統有所轉變,每場火災也造成了環境衝擊。

2016年,在輻射污染地區發生大火,綠色和平消防人員協助阻止火勢蔓延。
2016年,在輻射污染地區發生大火,綠色和平消防人員協助阻止火勢蔓延。

若今年情況許可,綠色和平將支持烏克蘭農業放射學研究學院團隊,研究一系列火災影響輻射量的參數指標。Kashparov教授指出:「消防人員在火災期間首當其衝承受風險,因此研究主要目標將是推算他們暴露的輻射劑量,作為提出建議的依據以減緩危機。」

綜觀全球,仍在使用核電

綠色和平與科學研究團隊展開相關研究,為蒐集更多數據,以及評估消防人員所面臨的風險,進而更妥善地保障個人、家庭及同袍的安全。然而,這僅是核災遺留 35 年尚未解決的危機之一。

不過,鄰近國家即使經歷了核災傷痛,卻持續倚重核能。白俄羅斯目前正興建新核電廠,而俄羅斯甚至啟用了一座名為「羅曼諾索夫院士號」(Akademik Lomonosov)的「流動」核電廠,被稱作「漂浮的車諾比」,由Rosatom營運。放眼全球,仍有超過 30 個國家擁有現役核電廠。

車諾比核災31週年時,綠色和平行動者乘坐橡皮艇駛近「羅曼諾索夫院士號」,為將「漂浮的車諾比」用作北極工業開採,以及可能引發的核災危機表達關注。
車諾比核災31週年時,綠色和平行動者乘坐橡皮艇駛近「羅曼諾索夫院士號」,為將「漂浮的車諾比」用作北極工業開採,以及可能引發的核災危機表達關注。

當務之急是...

當我們始終承受不起現存的風險,全球需要政府與企業停止引進新的核災危機。唯一出路就是逐步淘汰核能,並盡快轉為使用再生能源。

更多綠色和平文章
烏克蘭森林大火揚起輻射 距離車諾比核電廠僅5公里
日本福島核廢水與一般核廢水有何不同?對人體和環境有什麼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