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政副部長的變化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前空軍退役中將柏鴻輝接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又打破一項軍中用人慣例。軍政副部長是軍文職通用,以前多半是文官出任,蔡政府上任後改用軍職,由現役上將擔任,現又恢復文職,由退役中將出任,這是首例。

依據國防二法,軍政副部長本是文職,如林中斌、康寧祥、楊念祖等人都做過;前總統陳水扁、馬英九執政時期,多半任命文官出任軍政副部長,直到2015年才由已退役的上將,前海軍司令陳永康接任,也是第一次由退役上將任軍政副部長。

2016年5月政權交接,蔡政府上任,改成軍職,同年6月1日,李喜明由海軍司令升任軍政副部長,非但未辦退役,蔡政府還特別為此修訂軍政副部長編階,由文職改為軍文職通用,李喜明不必退役,直接帶著上將軍階去當軍政副部長,一舉打破10多年來由文官出任的慣例。

軍政副部長人選從文官到退役上將,再到現役上將,再到退役中將,其變化軌跡,頗耐人尋味。陳水扁用的首任軍政副部長是康寧祥,是民進黨輩分極高的政治人物,後來接任國安會祕書長;接續的林中斌,則是學界著名的戰略學者;馬英九則用過外交官出身的張良任與夏立言等人。蔡總統上任後,先後用李喜明、沈一鳴與張哲平3位現役上將。如今恢復文職,任用退役中將,令人意外,日後軍政副部長人選的範圍,海闊天空。

除了軍政副部長的變化,蔡政府對軍備副部長一職的角色也有別於以往。在陳水扁與馬英九主政時代,軍備副部長的重要性不若軍政副部長。事實上,國防二法最特別的軍備體制是仿照南非與法國等國家而設,惟台灣並無軍備規模,武器也不能外銷,加上中科院行政法人化,聯勤司令部裁撤,「軍備」一詞徒具形式而已,因此,馬政府一度考量要裁掉軍備副部長職位。

不過,蔡政府致力發展國防科技,軍備反成國防施政重點,並破例提拔中正理工學院出身的張冠群接軍備副部長,而張冠群一直任職於中科院。張冠群於7月1日這波上將人事調整中調總統府戰略顧問,算是交棒,改由國防大學校長王信龍上將接任。

其實,軍政與軍備副部長皆由文官接任,一個培養成未來的文人國防部長,一個延聘具有科技背景的文官來接任;或是軍政與軍備合一,只用一位副部長,並無不可。當然,這是理想,依當前軍中生態,不可能做到。

用柏鴻輝當軍政副部長,當然是考量軍種平衡。軍政副部長是國防部長的代理人,是軍中第3號人物,排位僅次於部長與參謀總長,而柏鴻輝僅中將退役,站在首排,把各軍種司令都比下去,軍中恐怕要有段適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