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機繞台也不能忘了審判獨立

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先生在1月11日司法節學術研討會的開幕致詞中,有這麼一段語重心長但也惹起爭議的話:「當對岸的軍機、軍艦持續越過台海中線,甚至在台海周邊軍演,台灣人民似乎麻痺,不以為意,但不能不提醒大家,要有危機意識,絕不能讓失去審判獨立的一天到來。我們不僅是在今天慶祝有審判獨立的司法節,未來每一年也都可以慶祝有審判獨立的司法節。」

批評者認為,許院長這段話「太政治」,而且顯示出致詞者個人的政治意識形態,所以不太妥當。甚至有人認為,這段話反而影響司法獨立。這樣的批評,公允嗎?

許院長這段話本身並沒有錯,更不能說他影響司法獨立。致詞中可沒說「共諜不適用推定無罪,判重一點」,也沒說「親中假消息都該判罰鍰」這類指點個案的言語,因此實在扯不到「影響司法獨立」。事實上,就算許院長有自己的政治觀點,但在今日的司法環境中,要說哪個法官會因司法行政首長表現自己的政治傾向,就會影響判決,絕對是過慮了。尤其法官與檢察官不同:後者有「檢察一體」的拘束,又隸屬於行政部門,更可主動偵查案件;但法官不告不理,連什麼案會送給誰來審都不知道,要用政治直接影響個案,恐怕難於登天。

那麼,為什麼有部分人士會覺得這段話很刺耳?許院長提醒大家要關心「審判獨立」,這有錯嗎?要說台灣「被統一」後可能審判獨立就消失了,這也未必是空穴來風。所以這些話「本身」並沒錯。

有爭議之處,可能是許院長的「呼籲」已經超越了司法院的職權範圍。因為「要有危機意識,絕不能讓失去審判獨立的一天到來」,配合前面中共軍演等話語,似乎是在呼籲國人抗拒中共侵台。然而,無論是「反共」、「保台」甚或「抗中」,都不是司法院的職權,甚至也不是法官在審判時應放在心上的,跟法官一毛錢關係也沒有。因此,法官們的大家長講了國防部或國安局該說的話,自然有點違和感。

更何況,作為超越政治,僅依法律及良心審判的司法部門,面對這種國安問題,有時反而要更堅持「獨立」,而拒斥政治上的「愛國」、「抗敵」風潮。

911事件之後的美國,風聲鶴唳,反恐大業成為最高國家目標。中情局與軍方甚至發展一套美其名曰「進階偵訊技巧」的虐囚手段,用來逼供海外捕獲的恐怖分子。這明明就牴觸了美國法律關於「禁止刑求」的規定,但當時白宮與司法部部分人士共謀,居然由司法部違反程序做出一個「虐囚意見書」,表示政府為了反恐,「適度刑求」也合乎比例原則,可以阻卻違法。消息一出,輿論大譁,法界也嚴厲批判。司法部迅速撤回這個解釋。

這個例子就是告訴我們:即使國家安全當前,法律的標準也不能因此改變!對照回台灣現在的情勢,許院長更該強調:我們的法官,即使中共軍演,飛彈穿越台灣上空,我們對所有的國安案件也只有「依法審判」一途,絕對不會為了抗中保台而扭曲法律!這樣更能增加人民對司法的信心——任何人都不會因為政治而遭到枉法裁判,也不會因為公眾厭惡、害怕中共而被羅織罪名。

最後,許院長的話,如果跳出司法院院長的身分,還有另一個價值。那就是可以用來教訓警醒一下國防、國安等單位:中共軍演的飛彈都從台灣上空飛過去了,你們竟然一聲不吭,人民要從日本媒體那兒才知道危急!這樣的政府,是要「麻痺」台灣人民,使國民「不以為意」到什麼地步?(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