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勁近2年 陸展現抗美實力

孫昌國/新聞透視

陸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象徵著經過2年的較勁,陸美雙方都依照實力原則作出了讓步和調整。對大陸和美國內部都造成了深遠影響,向外更形塑了今日世界的面貌。近2年的貿易戰,不但奠定了大陸做為第二大經濟體力抗美國的實力和地位。在貿易戰過程中延伸出的經濟民族主義和改善庶民經濟也日益成為各國政府必須正視的問題。

激起愛國民族情感

回顧2018年3月23日美方發起的貿易戰,當時全球輿論普遍看衰北京經受貿易戰的能力和意志。很多人更是預測,從美國對付日本的經驗來看,大陸將被迫向美方做出重大讓步,簽下類似廣場協議的內容。但近2年過去了,大陸出口到美國市場上雖然出現了近10%的衰退,但仍然連續兩年維持了預定的經濟成長率。誓言實現中國夢的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對弈要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川普,在各自的國家都激起了民族情感和愛國心。表現在大陸就是原本將美國模式視為模範的大陸自由派迅速式微,不再佔據輿論高地。表現在美國則是逐漸形成了從行政團隊到國會到普遍民意將北京視為戰略對手的新冷戰結構。

進行生產基地轉移

第二個重大影響在全球化進程的突變。原本依賴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美國市場,依照生產比較優勢形成的的產業鏈和供應鏈被迫重組。東亞原本出口型國家和地區尤其是以美國為外銷主要市場的企業,都被迫在貿易戰過程中進行生產基地的轉移和重新布局。另外,貿易戰不僅影響傳統產業,更迅速升級到高科技產業,美國針對華為的打壓,讓人見識到美國高科技產業仍然引領尖端科技的優勢和威力,但也同時突顯了華為做為新一代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潛力和實力。台灣高科技企業在此過程中也被迫進行調整和改造。

正視貧富差距擴大

第三個重大影響是經濟民族主義的興起和在全球化造成的貧富差距擴大日益成為各國政府必須面對的問題。全球經濟因貿易戰拖累而成長率被迫向下修正,連帶影響了各國廣大民眾的生活品質。原先體質不好、依靠能源或原料出口的經濟體如委內瑞拉,智利等國家陸續出現了社會爆發大規模抗議的活動。美國總統川普代表的民粹力量,對全球化造成的貧富差距極為不滿,要求美國跨國企業回饋,將工作機會轉移回美國,形成了經濟民族主義對抗全球化的新浪潮。可以預料,如果未來貿易戰擴大,一些經濟體可能爆發嚴重金融危機,造成社會的動盪不安,間接成為陸美貿易戰下附帶的犧牲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