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論角力 陸民相信美輸入病毒

記者洪肇君/綜合報導
旺報

大陸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熱度逐漸下降,但有關病毒來源的討論仍在發酵,現在衍生出兩個不同場域(中外輿論場)的病毒起源說,為疫情話題再添一把火。

多維新聞「中國」專欄整理出來,自湖北武漢疫情爆發,根據時間點和境內外不同的輿論熱度,有關新冠病毒來源大體分為4種說法,即動物起源說、中國研究洩露說和美國基因武器說、境外輸入說。

蝙蝠一度成全民公敵

按照時間基線來算,自武漢封城(1月23日)至疫情海外擴散前,大陸的輿論始終交織存在動物起源說、美國基因武器說、中國研究洩露說。

早在2019年底,武漢出現不明肺炎後,當時醫界圈子內將其指向SARS(非典型肺炎)。消息外泄後,旋即勾起大眾對SARS的特殊歷史記憶,病毒源自野生動物成為共識,加之石正麗團隊2017年發現菊頭蝠種群含有SARS病毒全部基因組,蝙蝠一度成為全民公敵。後續不少研究也將矛頭指向蝙蝠,但至今仍不能給出最終定論。其間又有不同研究指稱蛇、穿山甲、水貂、龜類是中間宿主。

同樣由SARS引導出的另種論調,即病毒是美國製造的基因武器,用於攻擊特定種群如漢人。這種說法也一度蔚然成風,在網路滋生、發酵,最大理由是,新冠肺炎只有中國人染病。

軍運會也曾被提及

但在中美博奕全方位開展的背景下,這種論調傳播速度加快,很快就出現新的「爆料」,2019年10月武漢舉行世界軍人運動會,300名美軍參賽,但多數人身分不明,且不參加訓練,反而活躍於武漢多個公共場合;加之彼時出現輸入性傳染病,因而不斷被添油加醋,以至「美軍投毒說」甚囂塵上。

隨著疫情擴散至中國大陸全境,進而越境傳播至日韓、歐洲、美國等全球多地,先前針對漢民族「基因武器說」不攻自破,因為新冠病毒的無差別攻擊,各國均難以倖免。同期,武漢官媒闢謠軍運會傳染病只是可治的瘧疾;國際頂級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數百名醫學家連署聲明,明確反對其是人造武器。

實際上,在疫情由武漢蔓延至中國全境,但病毒未出海的當口,曾短暫出現一種說法,即新冠病毒一不是來自野生動物,二不是美國基因武器,而中國研究機構特別是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管理不善而洩漏所致。

彼時中國網路充斥「病毒是人工合成」、「病毒是從P4洩露的」、「軍方接管P4」、「研究院實名舉報所領導」等繁雜的資訊。而隨著涉事研究機構出面否認,以及官方輿論管控,這一論調戛然而止。如今看來,該說法多被認為是由境外傳至中國輿論領域,意圖歸罪中國政府。

輿論市場明顯分化

今年2月下旬以來,特別是中國醫學權威、抗擊SARS功臣鍾南山當月27日一句「疫情不一定發源於中國」,讓大眾將目光轉向海外,「病毒美國輸入說」漸成主流。

原因之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前,美國正在經歷嚴重的流感季,造成上萬人死亡;同時期,來自海外媒體的針對性報導,加重外界對美國流感的疑慮,認為一些流感病例可能混入COVID-19,進而通過某種途徑──比如美軍參加武漢軍運會,傳播至中國。

加速「病毒美國輸入說」的推力在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他在美國人慣用的社交媒體Twitter發布質疑,指是「美軍把疫情帶到武漢,美國欠中國一個解釋」。

直到目前,「病毒美國輸入說」仍在被強化,但也僅是一種「假設」,尚未經過科學驗證。不可否認的是,正如鍾南山所言,從科學角度看,病毒起源不排除境外,但首先肯定要考慮中國起源,畢竟疫情最初發生在中國。

另一位網紅醫學專家張文宏強調,中國只有武漢最先出現這個新傳染病,如果是外面傳到中國來,應該幾個中國城市同時發病,而不是有時間先後。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4種論調中,面對中國研究洩露說和美國基因武器說、境外輸入說時,大陸的輿論市場明顯分化成兩極,按照中國網路大V「兔主席」的說法,叫做是「愛國主義者、民族主義者、體制捍衛者」和「公知、燈塔主義者、體制批判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