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金融問題多 農委會研議恢復農會「股金制」

林上祚
風傳媒

台灣基層農業金融問題重重,扁政府時代大動作接管農會信用部,引發全台農漁會體系大反彈,由於涉及到國家金融穩定,民進黨對於對於這塊遲遲無法收服的農金體系,始終投鼠忌器,據了解,過去多次與全國農會體系對槓的民進黨立委蘇治芬已多次建言,要求農委會取法日本農協改革,恢復農漁會「股金制」。農委會主委林聰賢也慎重表示,「股金制」的恢復已是幕僚「重要功課」,不過,因為從社員制回歸到股金制,影響到憲法保障之人民集會結社權,農委會官員強調,改制「股金制」僅是中長期改革方向。

民進黨再對決張榮味 鎩羽而歸

台灣農產品價格長期偏低,民進黨過去以來一直認為,罪魁禍首在於產銷體系的不健全,由於農產品產銷體系,係掌握在農漁會以及全國農產品產銷合作社等農民團體手上,民進黨二次執政都希望藉由理監事改選,對農漁會進行改革,但去年與張榮味的全國農會體系再度對決,卻仍鎩羽而歸。

20161101-SMG0045-002-張榮味。(中評社)
20161101-SMG0045-002-張榮味。(中評社)

民進黨二次執政都希望藉由理監事改選,對農漁會進行改革,但去年與張榮味(見圖)的全國農會體系再度對決,卻仍鎩羽而歸。(資料照,中評社)

有鑒於基層金融體系,部分收入係來自於農委會的政策貸款利息補貼,民進黨立委蘇治芬過去以來,不斷質疑農委會與農金局對農漁會的「監理」力道不足。

蘇治芬表示,全台基層農會有380幾間,若平均每間僱員50人,有多少人可以為農民服務,若農會能夠像日本農協一樣,建立良好的產銷體系,農委會業務會輕鬆許多。農金局每年編列近20億元農會「專案利息補貼」,提供農民政策貸款的利息補貼,等於是間接補助農會業務,假設1.05%利息補貼砍掉1-3成,「台灣農會不知道要倒幾間!」農委會每年編列利息補貼,如果不能同時把農會功能帶起來,等於是「賠了夫人要折兵」。

蘇治芬歸咎農會「會員制」 理監事把持

蘇治芬14日在質詢時,再度將農會功能不彰,歸咎於農會「會員制」,所導致理監事把持問題,她主張,農漁會應該要回歸到「股金制」,才能代表農民,她說,就連日本首相安倍,都看到日本農協的發展,可能阻礙日本農業發展,導致所有農業事件責任,都推諉到政府去。

20171214-民進黨立委蘇治芬14日主持經濟委員會。(顏麟宇攝)
20171214-民進黨立委蘇治芬14日主持經濟委員會。(顏麟宇攝)

蘇治芬14日在質詢時,再度將農會功能不彰,歸咎於農會「會員制」,所導致理監事把持問題。(資料照,顏麟宇攝)

蘇治芬說,台灣農業問題與農民困境,問題是出在基層農會,「如果日本政府都對日本農協開刀,台灣農會何時大刀闊斧處理?何時才能解放農業體制?」,她說,台灣農業很多都是混蛋體制,「吃農民吃夠夠,還在那裡大小聲!」

「股金制」主張 現階段難處理

對於「股金制」的主張,林聰賢當時回答蘇治芬,「這就是我丟給農金局的重要功課」,不過,恢復全台380幾個農漁會「股金制」,牽涉層面實在太廣,農委會官員也坦言,現階段很難處理。

20180314-農委會主委林聰賢14日出席經濟委員會。(顏麟宇攝)
20180314-農委會主委林聰賢14日出席經濟委員會。(顏麟宇攝)

對於「股金制」的主張,林聰賢回答,「這就是我丟給農金局的重要功課」。(資料照,顏麟宇攝)

《農會法》修法取消「股金制」 農業金融改變

農委會官員表示,農漁會在光復後農復會扶植下,原本係採取「股金制」方式,讓當地農民與仕紳參與,但民國65年《農會法》修法取消「股金制」之後,台灣的農業金融樣貌有很大的改變。

「農業金融最大的問題,在於380幾家農漁會,城鄉差距實在太大!」官員表示,農委會官員表示,都會區農會不僅農業金融佔比較低,每年的盈餘也比農村的農會要好,以板橋農會為例,一年盈餘有2.7億元,但偏鄉地區農會經營,則是非常依賴農委會政策補助,如果要恢復「股金制」,都會區農會與鄉村型農會該如何切割處理,將是一大考驗。

農業金庫。(取自Google map)
農業金庫。(取自Google map)

農委會官員表示,都會區農會不僅農業金融佔比較低,每年的盈餘也比農村的農會要好。(取自Google map)

官員表示,從盈餘利益分配角度,目前基層農會對於會員,並沒有盈餘分配的機制,頂多只有每年會員代表大會,購買紀念品贈送會員,從利益平均分配的角度,改制「股金制」雖然立意很好,但實施股金制的合作社,並非每一家都會對會員盈餘分配,股金制的實施,不代表基層農會的理監事改選,不會有類似賄選問題。

相關報導
獨家》農漁會7000億轉存款去化困難 農業金庫要搞新南向投資
「郵局金融可以做的,農漁會都能做」農漁會共用系統101家上線 發展全台最大金融平台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