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用藥權利 政府不應剝奪

陳人齊/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農委會今年2月起將正式禁用巴拉刈,不僅引起農民反彈,就連學界也有反對聲浪,前農委會防檢局局長黃德昌就持反對意見,認為巴拉刈是對環境相對友善的除草劑,且價格經濟實惠,政府不應該剝奪農民使用的權利。

黃德昌表示,他過去擔任改良場場長時,就對禁用巴拉刈持反對意見,雖然有人會拿它來當自殺工具,但事實上巴拉刈就是對環境相對友善,且價格較壬酸便宜許多的除草劑。

黃德昌說,巴拉刈是噴在雜草上,不會灌入土壤,因此就算有殘留在土壤上也是很少量,而且會固定不活化,民眾容易拿巴拉刈自殺,過去政府已宣導多年,也在巴拉刈中加入苦味、臭味及警戒色等防自殺機制,喝巴拉刈自殺是相當不智的行為。

再者,農民在購買巴拉刈需登記使用人資料及用途,也有專櫃架售,管理已相當嚴格,黃德昌說,一般使用會將巴拉刈稀釋成200倍,防護上須配戴口罩、護目鏡,幾乎與一般農藥無異,若不慎接觸到皮膚,立即沖水清洗即可,並不會有生命危險。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曾說,他的父親曾因使用巴拉刈不慎碰到眼睛,差點失明,黃德昌指出,任何化學藥劑接觸到眼部都有失明危險,巴拉刈其實不算劇毒農藥,問題在於醫學上沒有巴拉刈的解藥,因此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雖然全世界有77個國家禁用巴拉刈,但黃德昌表示,農委會忽略了還有100多個國家可合法使用,其中包含美國、日本等農業強權都未禁止,因此順應世界潮流也是說不通的。

他建議,若政府真的想解決巴拉刈的自殺問題,或許可考慮成立代噴隊,將購買資格限定於代噴人員,農民若有需求,可向政府申請代噴,但台灣大多是小農,若要另請代噴勢必將增加成本,農民的接受度也會是一大考驗。全國各縣市自殺防治專線1925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