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來疫後全球秩序百年變局

本報訊
旺報

武漢逐步「解封」,全球其他角落卻陷入武漢1月下旬相似的恐慌。台灣主流對大陸抗疫成果的真實性仍然存疑,但無論外界如何帶著價值判斷或既定偏見,大陸社會與經濟運作正逐步恢復正常,確是事實。越來越多西方輿論,在本國逐漸陷於疫情擴散、社會失序、經濟停滯困境時,對大陸愈加另眼相看。

最代表性案例,是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在迎接大陸援助專機時親吻大陸國旗。再如,西班牙、義大利,美國先後決定修建「方艙醫院」,當初大陸採用該手段時西方輿論普遍充滿不屑。

兩相比較,《紐約時報》敏銳地提出一個觀點:面對新冠危機,美國不再是一個慷慨的全球領導者。這充分說明,即便中美就病毒來源的「泥巴戰」愈演愈烈,國際輿論還是從中美應對此次危機截然不同的態度、做法和效果中,嗅到了疫情後世界秩序重組的氣氛。

首先,此次疫情是全世界看清「大國責任感」的關鍵時刻。在中美對比下,川普治下的美國將褪去「負責任大國」的光環。無論是大陸、美國還是歐洲,在疫情最初爆發的近1個月內,都不約而同出現了低估風險的問題,說明這病毒不分國界,更不分體制,任何國家和體制,都將面對疫情的考驗,要觀察各國進入緊急狀態後的表現,才能看清各國體制的效能與道德水準。

「大國責任感」有兩個面向,一是對內部國民是否負責,二是對外部國際社會負責。對內,大陸在1月20日以後採取的措施,不惜以停止經濟生產,切斷湖北對外傳播鏈,事實證明是成功的。對外,大陸1月初就向全世界通報病毒基因序列,3月開始逐步展開對外醫療物資支援,為全世界防疫贏得了時間。相較於美國直到2月底還漫不經心、川普自走炮式釋放混亂訊號、美方企圖「截胡」德國疫苗技術等種種荒腔走板言行,世界各國都看在眼裡。

其次,此次疫情註定成為全球化、區域化的分水嶺,為大陸實現領導角色提供難得機遇。疫情爆發後,歐盟的各自為政、分崩離析,與中日韓之間的密切合作形成鮮明的對比。危機面前,「自掃門前雪」與「以鄰為壑」的心態占據主流,歐盟的超國家機構頓時失靈,中日韓卻在「和而不同」理念的基礎上保持溝通合作。事實也證明,日韓兩國雖然一度面臨嚴峻考驗,但疫情尚未失控,已出現穩定轉好勢頭。

作為區域化兩種樣板的歐盟和東亞,在疫情後一定會成為全球研究與比較的對象。對於大陸來說,若在此次疫情後,徹底掌握東亞區域整合的主導權,則意味著二戰後美國在東亞角色的歷史性淡出。同時,東亞一體化的成功,也有益於大陸「一帶一路」的推動,尤其當歐洲一體化進程停頓,大陸對中東歐、南歐的影響力有望加強。

新冠疫情強化了大陸作為國際「公共財」供給者的角色。冷戰後以「華盛頓共識」為代表的西方秩序、規範、價值統治全球,大陸正是受益於上述「公共財」才實現改革開放、經濟崛起。但2008金融海嘯以來,大陸透過G20、IMF等機制逐漸擴大國際話語權,東西方消長態勢開始出現。而2016年後川普推行「美國優先」,加速了美國淡出提供國際「公共財」角色的進程。

透過此次疫情,大陸不僅對外提供了物資支援,還提供了可示範性的抗疫模式。西方起初對大陸抗疫完全不以為意,自以為「流感模式」足以應付。但隨著疫情極速惡化,歐美才醒悟過來,緊跟大陸採取封閉、隔離、集中管理、政府介入等手段。而這一「醒悟」更有助於各國重新認識大陸的體制效能與優勢,也會讓中東歐、中亞等原「民主轉型」國家的政治菁英反思,是否繼續一面倒擁抱西方價值?「北京共識」是不是比「華盛頓共識」更有效治理、更能應對危機?

新冠肺炎是全球危機,沒有一個國家能獨當看客,各國更加點滴在心、冷暖自知。想當初歐巴馬時期,美國還試圖以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合作建構G2格局,透過吸納大陸的全球影響力來增強美國自身領導地位。如今在川普大喇喇「美國優先」的喧囂之下,大陸已經桃李不言地將「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落地生根,疫情後的全球秩序恐怕真的要迎來「百年未有之變局」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