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2020,期盼兩岸重開協商大門

趙春山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左)、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右)。(圖/合成圖,本報資料照)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左)、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右)。(圖/合成圖,本報資料照)

即將送走不見「立春」的己亥年,但無人會對新一年的兩岸關係感到樂觀。只是,「年年難過年年過」,我們還是沒有悲觀的權利。

兩岸關係攸關台灣的生存和發展,遺憾的是,在選前的3次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和1次電視辯論會中,我們沒有感受到角逐大位者有深入討論這個重大議題的興趣。這足以反映台灣當前的政治生態,以及選後可能更趨錯綜複雜的兩岸關係。

由於韓國瑜任職市長不久,自然較缺處理國家大政方針的豐富歷練,所以馬英九總統過去的8年施政就成為國民黨在這次選戰中的「代罪羔羊」。對手批評韓國瑜的政見,只能顧左右言「他」(馬總統),但弔詭的是,過去馬以「不統、不獨、不武」來維持兩岸現狀的大陸政策,此時卻成為3位總統候選人的「圭臬」。蔡總統不喊「台獨」,韓市長避談「統一」,無人敢打破現狀。

選後兩岸還能維持這樣的現狀嗎?「不統、不獨」就能維持兩岸的「不武」嗎?我認為其中的變數太多,而且有些是屬非「操之在我」的範圍。首先,中共建政以來參與的多次境外作戰,大都與內部形勢的變化有關。如果對岸想「出口轉內銷」,則「反獨促統」是凝聚民族主義情緒、轉移內部矛盾的觸媒。很多人認為,台灣不宣布「法理台獨」,就足以讓對岸師出無名,這個假定忽略了中共為對台用武所列的其他條件,而這些條件的解釋權都是掌握在有意用武者的手上。

其次,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曾提出警告,認為中美貿易戰若無法妥善解決,雙方就有可能爆發軍事衝突。季辛吉是搞外交談判的老手,他對戰爭的研判不能視為杞人憂天。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2019年12月在一場國防論壇上表示,美國軍方現在關注的焦點是與中共和俄羅斯的競爭,而且把中共位列俄羅斯之前,是美軍在印太地區部署和作戰的最高優先目標。艾斯培並強調,與中共對抗「要競爭、威懾,在必要時參戰並取得勝利。」

美國不會為台獨對中共輕啟戰端,但有可能為美國的利益與中共作戰。台灣成為美國「印太戰略」的一員後,如果中美在台海或南海爆發軍事衝突,台灣能置身事外嗎?

無論何人勝選,我認為選後新政府必須努力打破現存的兩岸僵局。蔡總統在辯論會上說,如台灣內部團結一致,相信北京終究要和台灣打交道。在台灣,內部團結是個「知易行難」的問題。蔡總統在這次選戰中打著「守主權、護民主」的招牌,利用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兩制台灣方案」和香港「反送中」運動,取得兩岸政策的話語權,但朝野之間並沒有在「認同問題」上建立共識,而「認同危機」就是台灣內部團結的「阿基里斯之踵」。

借用毛澤東「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這句話,沒有台灣共識,如何建立兩岸共識?蔡總統若想在連任後與對岸復談,立刻就會面臨「九二共識」的再度攤牌。就算台灣內部形成一個足以取代「九二共識」的「新共識」,也非意味對岸就會因此主動走向談判桌。蔡英文面臨的挑戰,也是韓國瑜如果勝選就必須處理的問題。因為中共對「九二共識」的詮釋,已非馬英九時代的「一中各表」所能概括承受,在對岸眼中,它必須和「統一」問題掛勾。兩岸的主權爭議已不再存有擱置的模糊空間。

習近平強調要「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的主導權和主動權」,因此重啟兩岸協商大門的鑰匙就握在他的手中。我相信習至今仍強調兩岸「和平統一」,是因「武統」會傷害兩岸的民族感情。儘管兩岸關係緊張,對岸還是陸續拋出惠台《31條》和《26條》等諸多對台措施,相信也是因為沒有放棄對台灣人民的「更寄希望」。但若避開台灣公權力,以「單邊主義」付諸實施,則「惠台」就會被當成是「分化」。

九二共識曾為兩岸的事務性談判做出重大貢獻,已完成它階段性的歷史任務。習近平強調「新時代」就必須以新思維,來因應他眼中「世界百年未有變局」下的新關係。我們期待選後兩岸執政當局,能就建立九二共識的「新時代版」展開協商。

(作者為淡江大學大陸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首席顧問)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