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輔會護萊豬 懲罰榮總醫師

·4 分鐘 (閱讀時間)

醫師蘇偉碩加盟「刪Q」,連著兩周協助推動罷免立委陳柏惟,連署人數超過門檻,台中街頭上民眾向他揮手,稱呼「反萊豬醫師」。

媒體原稱蘇偉碩「前榮總醫師」,退輔會看了反感,正式以機關名義發布聲明,呼籲「媒體及蘇先生勿再以其曾為榮總醫師身分發表言論」。退輔會管蘇偉碩的頭銜,卻遮蓋不了他反美牛、反萊豬近20年的事實。民進黨、國民黨先後開放美牛,他都反對。

退輔會無權要求媒體如何稱呼蘇偉碩,蘇偉碩的經歷,退輔會無法塗銷。退輔會撇清之餘還出賤招,指控蘇偉碩對同仁妄控語言暴力、違反醫院自我約束公約、在媒體發表文章詆毀院譽,公告蘇偉碩累計被處分二大過一小過免職。退輔會像極了戒嚴時的政府,無能就事論事,就抹黑其人格,當年黃信介被說是大龍峒的流氓,鄭南榕被說有神經病。難怪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拒絕出席指控蘇偉碩的記者會,畢竟他經歷過學運與社運,不願猥瑣同行、一起沉淪。

榮總記過蘇偉碩,因為蘇偉碩舉發院內問題,榮總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退輔會說蘇偉碩對同仁妄控語言暴力,請問退輔會主委,若蘇院長當面罵您「X你娘」,或許為了官位您會忍氣吞聲,而不是循行政院管道舉控院長,但蘇偉碩選擇後者。「X你娘」被罵了不只一次,他握有主管罵他的錄音帶,申訴舉報。

榮總院方在公文說,罵蘇偉碩「X你娘」,「尚難認定有侮辱或貶損意味」,所以指責蘇偉碩「妄控」主管。此事涉及心證,但不難評斷。建議退輔會主委在立法院備詢時,輕蔑且輕聲地對著立委說一聲「X你娘」,一模一樣如同榮總主管罵蘇偉碩的情境,看看立委的反應。就算問候他人的母親不算侮辱,有依據的檢舉不是「妄控」;提出長官不當作為的證據,檢舉者不該被懲處。

退輔會對蘇偉碩的攻擊,把醫院內部問題歸咎於他個人。問題早已存在,不是蘇偉碩任職後才發生,他任職後驚覺問題嚴重影響病患權益,有案例甚至涉及基本人權,他企圖改革,循院內體制作為,當他成為管理階層的眼中釘,被打壓,他就對外公開。

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是退輔會的共犯,本應政治中立,但涉及蘇偉碩案的幾份決定書中,鑿痕斑斑,袒護榮總管理階層的迫害。榮總說,蘇偉碩被懲處,因為他同意病人請假出院,違反精神科主任的規定,且沒有通知護理師,造成病人與護理師紛爭,影響醫病關係。保訓會若有獨立風骨,應指出院方的錯誤:病人不是囚犯,有行動自由,精神科主任的規定不能凌駕人身自由;何況《健保法》也有相關的請假規定,病人依法可請假,蘇偉碩依主治醫師職權,做法沒錯。至於沒有通知護理師,有住院陪病經驗者皆知,醫院常態,護理師問一下醫師即可。病人與護理師吵架,帳若計蘇偉碩頭上,算他倒楣,但院方加以懲處,這是雞蛋裡挑骨頭,本就沒骨頭,找個藉口把雞蛋攪糊。

保訓會最大的罪惡是假裝沒看到榮總對蘇偉碩的幾次懲處,不是個別事件,而是刻意累積申誡與記過,逼迫蘇偉碩離職,甚至據以免職。雖然裁處的日期不一,但一次懲處於108年9月30日發動,有兩次都在10月9日發動,發動與懲處決定連續而密集,案案相關聯,這是惡質逼退。

敬告保訓會,揭弊者只要提出在揭弊行為之後遭受懲處,就足以推定有受到報復行為。剝奪蘇醫師的工作權,不能以他是否有循機關管道舉發問題來推定,他有權開記者會公開問題。榮總加上退輔會與保訓會,以明顯逾越比例原則的懲罰手段逼他離職,但打壓不了蘇偉碩的反萊豬運動。(作者為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