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白宮 汪浩評美大選變數多多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美國總統大選即將登場,這場創下多項空前紀錄的世紀大選變數超多,結果也將對全球局勢產生深遠的重大影響,來看國際政治經濟專家汪浩的選前剖析。

主持人鄭朝文:「歡迎收看打開世界之門汪浩時間,這個單元我們請到的是,國際政治經濟專家汪浩博士。」汪浩:「大家好。」鄭朝文:「我們請到汪老師,今天跟我們講一下,再兩天美國總統大選就要開場了。」

汪浩:「對現在的民調的情況來看,民調總體來說在全國範圍已經縮小了,拜登還是明顯地領先按照平均的民調數據,拜登大概領先7%左右,大概一個月以前,拜登領先12%左右,所以總體的領先度是在縮小的。已經有出現兩個民調,十幾個民調中間有出現兩個民調,預測川普領先,甚至於只是領先1%左右,但是川普在全國民調中領先,但是這是在十幾個民調中間的唯一的兩個民調有這樣的狀況,但是在所謂的搖擺州包括佛羅里達州,這方面的民調就繃得非常之緊。不同的民調看,雙方各有勝負的狀況,那關鍵在於,雙方能不能把四年前沒有投票的那些人,把他們的票催出來,讓他們來投票,來支持自己的候選人。」

鄭朝文:「所以就像您講的,之前幾個月一直都是拜登一直很穩定地領先,可是現在民調看出來,即使只有少數的已經出現所謂的黃金交叉,甚至有所謂的死亡交叉了。」

汪浩:「對美國的大選的結構,因為它是選舉人制度,它不完全是按照全國的選民投票來決定誰當選的,而是根據各個州的,每個州的大多數人支持某一個黨,那麼這個州的選舉人票都歸這個候選人,是這樣一種情況。那總體來說,美國有538個選舉人票,那麼任何一個要當選的總統必須有270票選舉人票,那這個538票是怎麼來的呢,是有100票的所謂參議員,每州有2票嘛參議員,一共有100票50個州嘛,另外有435票的眾議員的數字,這是根據各州人口比例來分配的眾議員數字。」

汪浩:「另外還有3票是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票,所以一共有538票這樣的一個情況,那麼當選的人必須贏得超過270票的選舉人票,那上一次川普是贏了,超過300票的選舉人票,那樣的一個情況。那現在的根據全國性民調的預測,一般預期拜登會大勝,會贏將近350票的選舉人票,但是這個情況因為中間搖擺州的不確定性,可能會造成很大的不同。所以理論上來說,根據四年前的經驗,川普還是有可能會翻盤的。」

鄭朝文:「是而且如果說他們的得票,如果說很接近的話,據我所知,到2016年還有7位的背信選舉人。如果這個背信選舉人變成很關鍵的少數的話,即使說現在他們最高法院已經裁決說,如果你背信的話,我們是可以把你革職的,但那也只是亡羊,已經來不及補牢了。」

汪浩:「對這個問題顯得就更複雜了,如果真的發生這個事情,可能就要打官司打到最高法院,當然第一就是,美國眾議院要決定這種狀況,出現這種狀況,但是眾議院一般被認為,應該是由民主黨多數掌握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來說,如果川普贏,但是贏得非常少的話,確實有可能出現又翻盤這種可能性,理論上也確實是存在的,當然這個會引起美國國內巨大的爭議。」

鄭朝文:「接下來我們要談的就是電郵門。」汪浩:「當然現在選舉到最後關頭了,實際上三個主要的問題有巨大的爭議,媒體和選民最關心的,第一個當然是跟電郵門有關係,杭特拜登,拜登和他小兒子的,跟中國跟烏克蘭,跟其他地方的商業交往,有沒有影響到美國外交政策,杭特拜登家族,拜登總統候選人個人有沒有從他兒子的這些商業交往中,獲得實際個人的財務利益這方面的披露,最近這一段時間,一些媒體報導了大量的電郵這方面的故事,被揭露得越來越多,當然也引起了選民不斷地關注。」

汪浩:「有民調公司說,大概有56%的選民認為這件事情非常重要,影響到他們選舉投票的狀況,因為其實不只電郵,不只紐約郵報揭露這些包括杭特的企業夥伴,鮑布林斯基他所提出來這些另外佐證的證據講到說,老拜登他其實都知道,甚至於說你要照顧我們的家族,照顧我這個兒子,因為這方面已經有明顯的第三方,杭特拜登的商業合夥人跳出來指控,而且拿出了實際的第三方的電郵證據,也同時報告了美國的FBI聯邦調查局,也報告了美國國會提供了證據。」

汪浩:「最新的消息是說,聯邦調查局實際上已經在長時間地在調查杭特拜登,可能涉及洗錢的這個狀況,只不過聯邦調查局已經調查了好幾個月,也沒有實際的結果。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樣的一個狀況。那當然第二個就是關於美國的疫情,因為這一段時間,美國的疫情又再進一步惡化嘛。」

鄭朝文:「我還有一個疑慮要請教一下汪老師,就是說這個其實,我們從美國的主流媒體,甚至於不要說美國西方的主流媒體,幾乎都不太報導這個電郵門的事情,但是其實它的殺傷力、它的傳播力,其實在社群媒體上,其實還是滿大的,那不管它可信不可信,就像您講的, FBI已經在調查了,但是很顯然選前也不會有結果。」

汪浩:「現在看來選前FBI調查是不可能有結果的,因為還有幾天了,那麼美國國會,參議院的調查委員會也說,他們在選前不會開聽證會進一步調查,一定會在選後還繼續追究這件事情,但是主流媒體和美國主要的社交平台,包括臉書包括推特,包括GOOGLE、YOUTUBE,那似乎都在明顯的想壓制關於這個電郵門的傳播,那麼特別是主流媒體很明顯的不願意採訪這件事情,不願意去追問拜登,他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到目前為止,實際上無論是老拜登還是他兒子,特別是他兒子杭特拜登都沒有公開出來,對於這些電郵,被公布的電郵本身的真實性做出公開的否認,所以這其實就有點羅生門,就看對中間選民的影響應該是最大的,對中間選民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汪浩:「當然民調來說, 90%民主黨的支持者不相信這些指控,不願意進一步地去調查這件事情,但有很多人說後悔要投票,也有可能是說,在美國很好玩他票投下去,他要求說我要重新投,有這個回心轉意的機會,說不定這就是一個變數囉,這個在某些州有這個可能,就是說如果你已經,郵寄選票出去了,但是你改主意了,你要在投票日自己親身到投票站,然後要跟當地的投票委員會聲明說你改主意了,你要重新親自投票,原來郵寄的選票不算數,在某些州是允許這麼做的,但是必須經過一些特別的程序。」

鄭朝文:「接下來又談到了第二個變數,就是所謂有關疫情方面的。」汪浩:「對第二個變數就是,有關疫情的情況這一陣子,美國的疫情再進一步地惡化,最近連續好幾天,每天都有8萬多人確診染疫,然後每天死亡人數也超過1千個,這個對於整個疫情和投票的過程,可能都會有影響,不光是媒體大肆討論美國疫情的惡化,很多地方可能對於公共集會,對於社交距離和各種近距活動的規定,都有進一步嚴格的可能性,所以這個對於整個選舉結果也會有影響。」

汪浩:「那第三個是,某些地區特別是賓西法尼亞賓州,他們這一段時間發生了一些治安的問題,有警察跟黑命貴運動發生了直接的衝突,警察把一個嫌疑犯給槍擊致死,造成了進一步的衝突,使得美國的種族糾紛的問題,特別是跟警察,黑命貴運動跟警察之間的緊張的這個狀況,又再一次成為社會大眾和選民關心的一個主題。」

鄭朝文:「OK所以您認為這個不應該只是侷限在有色人種的選票?」汪浩:「我覺得這個問題實際上對於雙方是一個雙刃劍,一方面這個種族衝突會使得民主黨能夠團結,黑人或者有色種族來支持他們,但是反過來,也有可能使得白人或者其他的種族的人,對這個事情反而更加害怕,因為他們可能更在意的是社會安定問題,社會安全問題,因此使得雙方對於這個問題的分歧,成為整個選民關注的一個重點,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到底兩個候選人誰得分,確實是不確定的。」鄭朝文:「好非常謝謝汪老師今天給我們的解析。」汪浩:「謝謝大家。」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