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謝長廷說法 施明德妻3000字長文逐一舉證 「公開回覆」

·6 分鐘 (閱讀時間)
回擊謝長廷  施明德妻這樣說。施明德提供
回擊謝長廷 施明德妻這樣說。施明德提供

民進黨前主席被動證實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為調查員,引發駐日代表謝長廷駁斥,謝長廷昨晚再度在臉書發長文逐一反擊;施明德妻子陳嘉君今也發臉書以近3千字舉證回擊;「每一個美麗島辯護律師,除了尤清、呂傳勝,都該合理懷疑是國民黨安排的特務」。

陳嘉君以「公開回覆謝長廷」為題指出,一、關於江鵬堅向施明德坦露自己的特務身份一事:特務工作需要隱匿身份,這是身為特務的天職,親人朋友被矇在鼓裏非常正常。

她說,江的特務身份,如黃國書的線民身份、「謝先生你自己的特務身份,都需要徹底隱藏身份才能從事情報工作」。一旦曝光,對身邊的親人、朋友和社會大眾造成震撼,是很自然的事。這也是經歷過半個世紀的特務統治後,台灣社會非常需要真相與和解的原因。

她說,江太太顯然不知道江與施明德先生見面一事,更不知道江與施談話的內容,也不一定知道江派司機將證物送到施明德國會辦公室一事。如今,江太太對自己無法也不能澄清的事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像他先生一樣勇敢地「坦然接受」。江太太多說無益,就像妻子說再多也無法替一個外遇的先生澄清他沒有外遇,是一樣的道理。

她說,江鵬堅的特務身份不僅親自向施明德告白,自己還提供「證據」給施保管。顯然他用心良苦,思考周慮。任何人難以辯駁。

她說,基此,江鵬堅的太太,或是江鵬堅的諸多好友、同事基於任何理由出來代為澄清與辯護,都是沒有證據力的,「作為律師的你其實非常明瞭」。

她說,二、關於謝長廷先生的特務身份一事,美麗島軍法大審15名辯護律師,請告訴我們誰「不是」蔣經國派來的?以雷震案為例:梁肅戎律師擔任雷震辯護律師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蔣介石的安排指示。

她說,根據施明德的親身經歷:在黨外總部工作時期,關中與梁肅戎代表國民黨,向黃信介與施先生等人提出溝通的要求,因此吳三連作東,邀雙方見面吃飯。席間,施先生向梁肅戎說:「你好勇敢啊!你好了不起!」梁肅戎問什麼事?施說:「你敢替雷震辯護。」梁肅戎笑起來:「我哪裡敢,是蔣先生找我的,雷震的法庭是公開審判,會有國際媒體都來。他說,法官我們信任,檢察官我們信任,然後我們一定要有一個我們信任的律師來替雷震辯護。所以就由你來替雷震護。」由此推論,在那樣的獨裁統治時代,根本沒有公平審判的空間,這我們早就知道(法院都是國民黨開的,這句話民進黨喊了三十年。)更遑論不受政府控制的律師。

她又以促轉會公布資料為例,促轉會公布的80年後的校園檔案資料,就已經呈現出非常綿密的特務部署系統,全國校園有三萬人以上。

她說,以歷史情境與條件而論,反推回去美麗島事件時代的歷史情境,試想當年國民黨對黨外助選團、黨外總部、美麗島雜誌社、台中事件、高雄事件等群眾運動的特務佈建怎麼可能比林國明教授研究的1980年的校園佈建更為鬆散?

她說,特務於1979年發動大逮補,怎麼可能沒有更加嚴密的佈建。出乎特務意料之外的是,施明德居然神奇脫逃成功,為了逮補他,除了啟動全台灣軍警特務系統全力追緝施明德,更不斷加碼獎金誘惑線民。逮補施明德到案後,在特務嚴密組織動員監視之下,當局在二二八當天屠殺林義雄全家,緊接著三月在各方壓力之下被迫必須公開審判,在這種特殊情況,要讓有理智的人相信「美麗島辯護律師」裡沒有特務佈建,根本是天方夜譚。

她說,「呂秀蓮表示,除了自己的哥哥,所有的辯護律師他都不相信」。施明德基於對特務統治和時代的了解也表示:「在那個時代,我們應該探究的方向是,美麗島辯護律師誰不是特務?而不是問誰是?所有的辯護律師裡,我只認識尤清,他是我的初中同學。」

她說,江鵬堅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很明顯的他是代表調查局的辯護律師。當時國民黨特務系統有:警備總部、軍情局、國安局、警政系統、黨部二組、憲兵系統,而監控不可能是單線進行,每一個系統都需要埋伏至少兩名,系統之間也要互相監視,以確保情資的精確度。在這種情形下,美麗島辯護律師才15個律師而已,全部名額給國民黨的特務佈建都快不夠用,是不是各個特務機構為了做業績都搶破頭了。

她說,「講白一點,美麗島事件15個辯護律師,沒有一人曾參與過任何黨外時期的民主工作」。除了尤清與呂秀蓮的哥哥,都是一些陌生人,根本與黨外沒有淵源。臉也沒看過,名字也沒聽過。當時在審判過程,也沒有人敢信任。

「我為什麼敢於公開說謝長廷是特務,最直接的因素就是高明輝先生對我陳述他的親身見聞」。她說,高明輝也在法庭上這樣做證:

前調查副局長高明輝跟我本人敘述,1982年間蔣經國先生對時任調查局長阮成章表示對謝長廷的表現很滿意,「謝長廷是我們自己的人,於是阮先生約謝長廷到仁愛路招待所,請我也出席,見證阮先生頒發二十萬獎金給謝長廷。這是局裡的規矩。」在偽證罪7年徒刑的具結之下,高明輝的證詞依舊如上。

她說,關於謝長廷為何不提告?因為只要上法庭,就有權調閱謝長廷和調查局的檔案,謝長廷是特務這件事,就會被徹底地證實,會立刻失去一切的公信力,名譽掃地。證明「不是」,法庭是唯一的路。

她說,民進黨前立委王幸男控告她誹謗,法官調閱國家檔案,裡面清清楚楚記載王被捕後自請做內線,如何供出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住家情報,和台獨聯盟在世界各地的組織等等,鉅細彌遺。

她說,1977年因郵包爆炸案被捕時,施明德尚在坐牢,監獄的莒光日上課,教官周周在課堂上講述王幸男被捕後的情形,如何供出的情資.....等等,試圖瓦解政治犯的信心,打擊政治犯的士氣。「王幸男的事根本不需要高明輝告訴我,我們就一清二楚」。

她說,2006年反貪倒扁時高明輝找她陳述,「是擔心我被王幸男和你當時對施先生輕挑的辱罵行徑,嚇到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