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匪書很毒 現在你還信嗎!禁陸書 詹宏志轟荒謬時代已過了

許文貞/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化部禁陸書引發爭議,PChome董事長詹宏志怒轟禁書年代應該過去了。(本報資料照片)
文化部禁陸書引發爭議,PChome董事長詹宏志怒轟禁書年代應該過去了。(本報資料照片)

文化部長李永得近日頻對陸書審查一事查表達個人意見,主張不能廢掉「申請許可制」,更考慮要在陸書上加註警語,強烈的「禁陸書」態度引起出版業者反彈、議論。PChome董事長、資深出版人詹宏志29日在一場主題為「危險與書」的網路講座中表示,「不要相信這些毒草或匪書有多毒或多匪。」他認為,禁書的時代已經過去,「李部長別擔憂,你改變不了台灣現在這個面貌的。」

詹宏志表示,禁書時代在台灣應該已經完全過去了,「這個禁忌的年代,一直持續到1989年,台灣原則上就擺脫了。偶爾會出現文化部長說要禁掉大陸進來的書之類的,但這個都是插曲,不會影響大局。」

詹宏志表示,閱讀從來都是危險的,即使在禁書的時代,也會有叛逆者,可見控制思想很困難,「思想是危險的,取得思想也很危險,有很多人會害怕。根據訓導主任、父母、威權體制等『關心我們』的人的看法,有些書是危險的。他們會說某些書對你有害,所以你不該讀。」

詹宏志認為,禁書是一個荒謬的概念,查禁書的人也不見得知道所有書的存在,「閱讀是不容易控制的,你的理解會帶來思考,思考也有各式各樣質變、突變的可能,會產生比原本的思想要更多的思想,會超過你要控制的過程。」

詹宏志表示,他在成長時接觸禁書,發現大部分的禁書都很精采,而且禁書本身跟查禁它的理由,常常不相干,「查禁的原因通常是害怕紅色滲透、共產黨滲透,但查禁的書,90%跟共產主義沒有關係,真正共產主義的起源,就擺在圖書館裡,沒有人想到要查禁他。所以控制者其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厲害。」

詹宏志表示,他曾經從國外帶談中國經濟改革的書回台灣,卻被海關無理刁難,「這些書的檢查者,也不過就是平庸的邪惡,照他被賦予的任務去工作,但這也是我今天也要提醒我們的文化部長的事:不要以為體制建立一個規則,做事會很容易,因為你的工作者的水準,極可能也只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