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主計長應該掏腰包請總統吃幾次龍門客棧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慶前幾天,行政院主計長朱澤民在立法院答詢時,回答「蚵仔麵線一碗20元」,引發鄉民一波嘲諷。接著鄉民又翻出主計處9月新聞稿,內容說到今年七月底,勞工平均薪資所得為5萬5千757元,PTT立馬打翻醋曇子,「對不起我拉低了平均值」、「原來我是拉拉隊」、「不夠的政府要補給我嗎?」種種酸話接踵而來。雖然行政院長蘇貞昌力挺朱澤民,網軍也出征立委羅明才其心可議,但政府官員「吃米不知米價」、「不知民間疾苦」的印象又添加一層。

主計處是政府的數字管理中心

論者或謂:「我公司的財務長管好財務就好了,何必知道一碗蚵仔麵線多少錢?」蘇院長也是以此邏輯為主計長緩頰:「小事糊塗,大事清楚。」這話聽起來沒錯,但細究下去,主計長的價格意識與數字敏感度如果失靈,麻煩可大了。

主計長朱澤民稱國民美食蚵仔麵線1碗20元,引發立委譁然,猛虧他吃米不知米價。(合成畫面/取自悠鱻麵線臉書、張哲偉攝)

主計處是整個政府的數字管理中心。不但主管全國的統計資料、經濟預估、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編定、人口統計、各項普查、薪資調查,還主導和監督各級政府預決算編定、資源調度、會計準則…,是整個政府能否在數字上精確管理的關鍵核心。況且,依本國政府制度,全國各級政府的主計、人事、政風單位都是一條編,意思是行政院主計長的手,是可以直接伸進各部會與各縣市政府影響施政決策的。

其次,由於本國民間調查統計的能量有限,所有的學術研究、施政依據、商業數據,都必須仰賴主計總處發佈的各項數字。主計長是這些官方數據的總頭領,如果他嚴守數字正確中立,整個社會都會運轉的進退有節。但如果他美化數字作為宣傳工具,或因輕忽讓數字產製過程出現錯漏,政府首長就只能依據錯誤數據下決策,學者研究出現錯誤結論,出檯的政策也一定會慘不忍睹。

但幾千年中國官僚傳統,造就了「什麼數字都能做出來」的組織文化,使得上層決策者根本掌握不住底層狀況。毛澤東搞大躍進,「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下頭就敢給你上報一顆五百斤的大西瓜。台灣以前也一樣,官僚們玩數字玩得可精了,誰也抓不到把柄。所以蔣經國才會一下地方先去問蛋價,行政院物價會報第一條就是報蛋價,從蛋價與其他物價的慣常比例,便可看出那邊出問題?誰也不敢騙他,也很難騙得過他。

蛋價是早年的「大麥克指數」

為什麼是蛋價呢?那是戰亂時物價起伏過大所造就的傳統智慧。恩師李子弋曾講過他在西南聯大當學生時的故事。當時抗戰,物資缺乏,物價飛漲,老師的月薪數字不作準,算算約可以買400顆蛋。主婦們便據此算計持家,偶而還請營養不足的學生們來家裡吃碗陽春麵加蛋。蛋價就是當年的「大麥克指數」,當幣值波動,物價飛漲時,這是最能估計當地民生疾苦的依據。

物價依據不僅是統計報表上的一個數字,主計總處制定的各種會計準則,更直接影響到各個政府單位的施政。只要跟政府單位有打過交道,都知道最難搞的就是財主單位(財政、主計),連公務人員自己都抱怨連連。前本黨宋主席講過一個故事,他當新聞局長時,駐外單位抱怨帳務核銷常被會計主任打槍,於是他就派會計主任去巡視外館督導財務。跑一圈回來後,會計主任親身體驗每天一百美金的出差費,到國外根本不夠用,於是主動申請調高。

物價依據不僅是統計報表上的一個數字,主計總處制定的各種會計準則,更直接影響到各個政府單位的施政。(本報資料照片)

類似的事件後來又見識過一次。老宋被派任APEC特使後,有個先遣團去秘魯探路。某次中餐廳吃飯,前本黨副秘書長馬傑明,看那些同行外交部人員怎麼一直在討論菜單,不敢點菜?原來是這家台商開的餐廳菜太貴了,超出預算。後來馬哥乾脆說這餐親民黨出錢請大家吃飯,這才把五臟廟給祭了。

朱澤民說他都在行政院員工餐廳吃水餃,價格都沒漲。據報行政院餐廳豬肉水餃一顆大約5元,現在外面連八方雲集和四海遊龍一顆都差不多最少要價7元,知名店如龍門或巧之味,大概要到8元,同比價差達到40%~60%。這種價格認知首先衝擊不是小市民,而是政府單位,難怪一線官員幹聲連連。

80元便當的雞腿得了肌肉萎縮症

舉例來說,現在許多政府單位的便當仍以80元為基準,雞腿排骨都像是得過肌肉萎縮症。外聘講師或評審委員出席費2千元多年未調,甚至為節約預算還砍了車馬費,坐高鐵+計程車幾乎一定虧本。多少人是用做功德的心情,咬著牙在幫公家單位服務?這些落差的根本原因,都是這些財主單位的長官們,只知員工餐廳美而廉,不知四海八方漲翻天。由這些長官們制定的會計準則,怎不叫前線人員叫苦連天?他們編定的物價指數,又怎麼可能反映當下的物價起伏?如果底下有人揣摩上意,編造假數字,負責把關卻只知政院水餃價的主計長,又如何能一眼看出數字的不合理而立予糾正?莫非,主計長就是那個揣摩上意的數字作手?否則怎能對物價與數字的敏感度如此遲鈍?

蔡英文剛上台時,曾與綠營朋友聊到她該做的頭一件事:「數據核實」。為如果不能在數字上精確管理,高層就不會發現錯漏所在,更無法抓到機會。所有施政美意都會被誤差數字搭成歪樓,這也正是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中提出的警告。當時的行政院主計單位,歷經扁馬二朝反覆摧殘,數字編製的嚴謹性幾乎蕩然無存,官方數字從表達方式到計算過程經常變異,形同文宣工具,而不是決策依據。這樣的政府施政鐵定與民生實況脫節,不出狀況也難。

既然,蔡總統在國慶講了那麼多改革政府效能的決心,就先讓主計長掏腰包請總統吃幾次龍門客棧吧!次把水餃、滷菜、牛肉麵的價錢都摸個清楚。也許,口袋裡的帳單,更能經常提醒主計長民生之不易,體驗一線官員之難為,從而調整出合理可信的政府數字計算機制,使蔡政府的施政更貼近現實民生,讓國家的運轉更為順暢。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高嘉瑜點名「就沒吃過一碗20元麵線」 鄭運鵬感慨她蹭新聞消遣盡職主計長

立委陳玉珍送主計長金門麵線 「一包能煮6碗一定在20元內」

主計長稱蚵仔麵線20元挨批 蘇貞昌緩頰:改天我請他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