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中國因素」的真相

主筆室

美國、中國都是影響台灣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因素,甚至日本也非常重要,這3個國家或地區成為總統大選的影響因素,其實非常正常。但在民進黨刻意扭曲下,「中國因素」變調成「介入選舉」,企圖影響選情。因而在選舉投票日前夕,運用立法院多數暴力強行通過《反滲透法》,惡意操作中國因素,如民進黨贏得選舉,將對台灣的民主政治及經濟發展造成毀滅性損害。

台灣歷次重大選舉,中國因素始終是爭論焦點,但其定義及意涵都很模糊,沒有明確的規範。在這次總統選舉中,中國因素的辯論焦點,應該是民進黨的意識形態及蔡英文政府的大陸政策是否有利於台灣利益,但民進黨卻將中國因素鎖定在中共陰謀介入台灣選舉,利用「境外敵對勢力」製造內部恐懼搶選票。如利用澳洲王立強烏龍間諜案影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接受大陸資助,或將香港「反送中」抗爭轉化為台灣的「亡國感」。

另一方面,為掩蓋其施政無能與大陸政策的失敗,民進黨只得運用抹紅、威嚇等手段箝制言論自由,限縮兩岸交流,任何人主張維持兩岸友好合作的關係都被標籤為「親中、賣台」,《反滲透法》更是製造「綠色恐怖」,達到全面封鎖溝通管道的目標。

中共確實企圖影響台灣總統大選,1995年7月到1996年3月中華民國第1次總統直選前,在台灣海峽進行一系列軍事演習;2000年2月發表《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及國務院副總理朱鎔基的嚴厲警告,但都只有反效果。經歷數度政黨輪替,中共的政策與做法近年來已有相當調整,定調兩岸關係發展「操之在己」,對任何政黨執政都不寄予希望,在這種情況之下,應不會重蹈過去幾次選舉的覆轍。選戰接近尾聲,我們也沒有看到大陸什麼「介入選舉」的動作。

這次民進黨的選舉策略仍是狂打反中、恐中、仇中牌,同時刻意模糊焦點,拒絕面對中國崛起及兩岸相互依存的事實。從1996年到2019年,中國大陸的GDP從8672億美元激增到14.14兆美元,占全球GDP的16%,高居世界第2大經濟體,伴隨其外交及軍事力量,世界各國政府、國際組織及跨國企業的決策過程中,中國的實力及商業利益已是不可或缺的關鍵因素,這是很自然的進化發展,也是不可抗逆的趨勢。

台灣對大陸的依存度更是高居第1,台灣41.2%的出口目標是大陸及香港,沒有對大陸市場的832億美元貿易順差,台灣將是貿易逆差國。如再考量台灣對大陸的龐大投資及產業供應鏈關係,兩地經濟關係已經無法切割,這才是「中國因素」的真相。

選民不能被民進黨操作的「中國因素」誤導,蔡英文總統在元旦談話中提出「四個認知」,其中強調「不能以主權交換短期經濟利益」,只是迷惑選民的政治話術。首先,主權與經濟利益並非互為排斥,馬英九執政期間,兩岸關係穩定發展,台灣積極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維護邦交國,並取得世界主流國家免簽待遇,充分彰顯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交換說」只是欲蓋彌彰,暴露出民進黨護主權只是空話。

其次,兩岸經貿關係是台灣「永久性的經濟生命線」,絕非蔡英文所稱的「短期經濟利益」。蔡政府企圖以「新南向」取代對大陸的依賴已證明失敗,CPTPP生效,RCEP將於今年正式簽署,中、日、韓並將展開三邊FTA談判,台灣被排除在這些重要區域經濟整合之外,處境艱難,如ECFA再遭終止,兩岸經濟脫鉤將帶來全面性災難,而不是蔡英文輕描淡寫的短期經濟利益。

「中國因素」在這次總統大選淪為民進黨負面攻擊的工具,「九二共識」曾是兩岸交流的「通關密碼」,現在已被汙名化,與「一國兩制」畫上等號,支持九二共識就是「中共同路人」,蔡英文更指出「中國正利用『九二共識』掏空中華民國」。

2020年總統大選,民進黨肆意操作敵對性的「中國因素」,不惜摧毀兩岸交流的基礎,加深雙方敵對意識。如民進黨連任,台灣將面對一個充滿變數、高風險的未來,台灣人民必須為自己的前途做出明智抉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