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選舉,正快速侵蝕社會的善良

林谷芳
「卡神」楊蕙如自從去年底遭檢方起訴,掀網軍風暴,就此神隱 。(圖/本報資料照)
「卡神」楊蕙如自從去年底遭檢方起訴,掀網軍風暴,就此神隱 。(圖/本報資料照)

大選底定,勝者循例感謝對手的參與,呼籲包容不同意見者;敗者也循例檢討自己努力不夠並祝福對方。大家都說這展現了民主風度,也證明了台灣民主制度的成熟,所謂「瘋選舉」,就選舉這段日子瘋,過後也就一切回歸正常。

這種說法是勝負揭曉後的現象白描,意謂選舉期間的一切都能「船過水無痕」,但真是這樣嗎?其實不然。

談到這,過去已有人提醒:每次選舉總造成台灣的一次撕裂。的確,每次選戰的主軸雖不同,卻總在統獨、階層、世代間強勢分化我他,相互包容談何容易,其結果更多的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種心理的滋長。

而這次的選舉又更不同,有人稱它是「最骯髒的一次選舉」,呈現的現象及副作用也遠大於過往。

大,是因為過去選舉雖相互攻伐,但猶有底線,這次則幾乎全無—無論是在專業倫理或個人道德上。

說專業倫理,最明顯是媒體第四權的淪落,只有在獨裁統治下才會出現的「一味擁護執政者、一味只罵在野黨」的怪現象竟出現在台灣,但獨裁統治下的這種現象是緣於高壓,台灣此刻卻是自甘墮落。而當第四權淪落至此,選舉也就赤裸裸地變成強者的遊戲。

說個人道德,是這次選舉在捕風捉影、造謠生事上幾已毫無顧忌,這在黑韓上尤其發揮得淋漓盡致,連青春期恐怕人人都會看的女生小腿也可以無限上綱,而每人在說韓時卻都儼然如已站在生命制高點上的睿智者、人格者,對所黑者更似乎就可誅連九族,卻從不回頭想想自己恐怕已是屈膝於權力金錢下的擦脂抹粉者。也難怪深受此害的韓國瑜,即便女兒可能是吸票機,也只讓她在最後一刻才出來跟大家見面。

這樣的批法說是鬥爭也不為過。政治人物當然須接受檢驗,選舉扒糞過去也所在多有,但總有較明顯的底線,這次的選舉則不然。坦白說,若將所批的對象名字去掉,只看批評的內容及態度,還真有幾分文革的味道,而被批評者,更就像是該戴大字帽遊街示眾的罪人。

電視上如此,更不用說網軍了。太多的研究都說明:人只要隱在暗處,罪惡就容易滋長。當選舉讓這生命的暗黑處極大化滋長,你若還只驕傲於選舉形式的公平,就真是「但見秋毫,不見輿薪」了。而當一般百姓也隨著這樣的風向去議論指責一個人時,選舉的結果與批鬥公審的結果又有多大差別!

這種電視節目與網軍所呈現的人性扭曲,與大家原先印象中純樸善良的台灣社會真是兩個世界,過去大家樂觀地說台灣人只是選舉時「瘋」,但真如此嗎?先不說這些節目言論天天在播、時時在傳,幾乎24小時影響著人們,就看謾罵批鬥在選舉中一次比一次「重鹹」,而人們也甘之如飴,就知道它其實已侵蝕人心,只是這次更無底線、更徹底裸露罷了。

這些年,台灣以民主自傲,但民主絕對不就只等於選舉,而選舉更不就只等於願賭服輸。孔子講比賽是「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政治競逐也許很難如此要求,但也絕不是只管最後射門達陣就行。任何比賽都要有規範,有些規範是比賽規則,有些是無形的價值標準,而現在台灣的選舉則基本只以最後誰進球來算,於是,場上的既樂於用各種無底線的鬥爭方法將對方打趴,場下的,卻也煽情地叫好。

長年來往於兩岸的朋友都知道,大陸人普遍感覺台灣社會溫厚善良,「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這是大陸比不上的,但如今,卻讓他們依稀看到「文革」的影子。

也正因於台灣過往予人印象中的善良,不少朋友還問起,韓國瑜如此無底線地被嘲笑批鬥,會不會激起善良百姓的正義之心,從而反彈到韓的選票?但顯然並非如此。而當台灣百姓都以為可以如此做時,這才是最令人擔憂的,要記得,文革的那些紅衛兵、批人者許多原先也是質樸的百姓,但孰令致之?

台灣總喜歡說民主是普世價值,卻讓惡質選舉一次次消蝕我們社會的善良,不能觀照於此,則台灣真就是成也民主,敗也民主了!(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