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艘震海艦該如何收尾?

·5 分鐘 (閱讀時間)

立法院預算中心在2021年8月份公布「近年我國推動國防自主及國防科技工業採行措施執行情形之探討」專案報告,揭露海軍新一代飛彈巡防艦原型艦震海計畫自107年起編列之新台幣245億4916萬2000元預算不斷繳回,挨批占用有限國防資源額度,應檢討改進。原本2022年度震海計畫預算應編列新台幣106億4069萬元預算,不過根據平面媒體報導已送審的新版預算案卻大幅縮水至僅僅新台幣571萬5千元,相當令人錯愕!當初在2016年宣稱將在2019年決標、簽約並開工建造,將花費三年時間建造震海首艦(2019到2021年),並於2021年交付海軍使用,在即將邁入2022年的現在看來格外諷刺!

號稱福爾摩沙版「小神盾」的迅聯專案,目前狀態也是讓人霧裡看花,海軍耗資新台幣67億2543萬餘元委由中科院以5年時間完成研發,可是海軍評估仍有需改善及精進項目故要求中科院持續完成。不過中科院認為國防部已在2020年10月完成迅聯專案的初期作戰測評,已在進行辦理結案作業,雙方各執一詞並已由監察院介入調查。

「迅聯專案」屬台灣海軍新一代的戰鬥系統,被納入前瞻計畫的一環,揹負了過多的MIT(made in Taiwan)期許,台灣當初在預劃新一代飛彈巡防艦中,就明訂新一代作戰軍艦要具備先進戰鬥與戰場管理系統、相位陣列雷達與飛彈垂直發射系統三大要素,是以被鄉民暱稱為「台版小神盾」,現今演變至遭介入調查,令人不勝唏噓。

台灣想要自主開發系統建立國造能量方向正確亦無可厚非,問題出在忽略吸取成熟技術的重要性,所以耗費大量公帑在嘗試錯誤中學習,然後導致進度不斷的延後。在在顯示出適時引進同級產品其實有其價值存在,而不是被「國X國造」的口號綁架。不計時間與金錢成本堅持武器百分之百本土化製造是缺乏系統科學的邏輯,沉迷於武器的本土化製造而排斥「洋X國造」導入成熟的外部技術在本質上已是缺乏科學的頭腦;在2021年海軍會壯士斷腕放棄迅聯專案真的不令人意外,對於迅聯專案於全面測評後幾乎確定被三振出局,其實國人不必太過憂心,因為真正的世界裡總是夢想很美好但現實很骨感,跌倒後記取教訓再站起來往前走便是,至於下一步該如何走呢?

回顧海軍這十年的篳路藍縷與資源投資,當然不可能浪費或是砍掉重練,在既有基礎上另起爐灶或許是最佳解,與台灣在同時期推動「國艦國造」的尚有土耳其、南韓跟新加坡。土耳其的國艦國造稱為MILGEM計畫包含「依序建造」4艘2400噸級的Ada反潛輕型護衛艦、4艘3000噸級的Istanbul多用途護衛艦以及目前正在研製最終版的7000噸級TF-2000防空驅逐艦,目前四艘Ada級反潛輕型護衛艦已全數服役,四艘Istanbul級多用途護衛艦已建造兩艘,並取得外銷巴基斯坦與烏克蘭的實績;新加坡的國艦國造稱為Littoral Mission Vessel(LMV)計畫,雖然是國艦國造但是卻大方承認技術來源是北歐的SAAB集團,希冀從瑞典引進高度自動化的設計降低人員編制,藉以應對少子化浪潮與兵源短缺的現況,初代產品Independence class護衛艦約1300噸的滿員編制僅僅23人。

土耳其的國艦國造稱為MILGEM計畫包含「依序建造」2400噸級輕型護衛艦、3000噸級多用途護衛艦以及最終版的7000噸級TF-2000防空驅逐艦。(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相較之下,台灣海軍的塔江艦約700噸但是滿員編制卻是41人,自動化程度的高低差距可見一般,依鍵匠取得的電子型錄可得知,新加坡基於LMV相同的戰鬥系統衍伸出另一款3000噸級的主權級巡防艦,目前已在國際市場上行銷,由簡而繁並按部就班取得所需的技術與成果。

同為東亞鄰國的南韓進展歷程最值得借鏡,大多數人都以為韓國的FFX未來護衛艦計畫始自2300噸的仁川級,不過依據其戰鬥系統的發展脈絡,其實該套戰鬥系統初代應用應該是類似台灣沱江的600噸級尹英荷級巡邏艦,並逐漸擴展版本應用在2000噸的仁川級、3000噸的大邱級以及預計2025年後下水排水量約8000噸的KDDX驅逐艦上。

南韓國艦國造的戰鬥系統初代應用在類似台灣沱江的600噸級尹英荷級巡邏艦,並逐漸擴展版本應用在2千噸、3千噸及更大型的作戰船艦上。(圖片摘自網路)

台灣在700噸級的塔江艦上亦累積不少成果,下一步應可思量是否藉由再次啟動光華五號計畫在1500到2500噸級護衛艦上逐步擴展相關能量,一則分擔艦齡逐漸老化的一級艦任務,二則銜接並填補七百噸到四千噸主力艦間真空地帶,最終目的當然是讓自製的戰系更成熟,從而落實具備區域防空能力的新一代飛彈巡防艦造艦計畫,也期待未來重新出發的「國艦國造」能推動的更加順暢。

※作者任職於國立大學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