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點錢我不賺沒關係!」廠商怒嗆環保局 台灣舊衣回收為何緊繃?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吳靜芳 圖/王建棟

年關將近,不少人大掃除順便丟舊衣、買新衣。但台灣的舊衣因為疫情缺櫃問題,已經累積了大半年庫存銷不出去,舊衣危機一觸即發。這些賣不出去又不能進焚化爐的舊衣到底能去哪?發電是不是好解方?

「這點錢我不賺沒關係!」廠商怒嗆環保局 台灣舊衣回收為何緊繃?
「這點錢我不賺沒關係!」廠商怒嗆環保局 台灣舊衣回收為何緊繃?

「最近量真的是很恐怖,早上去收下午又滿,」五股往觀音山的半山腰上,北部最大舊衣回收商久泰負責人吳基正坐在廠辦裡接了一通電話,愈講火氣愈大,「我們也可以全都撤回來,都不擺也沒關係!」

話筒那頭是台北市環保局的稽查單位。久泰負責的北市一處舊衣回收箱近期常滿到溢出,影響市容。對方提醒吳基正再不改進,這個點就要撤銷,不能再收舊衣。

吳基正收的舊衣經過揀選整理、包裝打上「Butterfly」和「Taiwan King」的商標,過去一直是西非、東非及部份東南亞國家二手衣市場品質優良的搶手貨。

少一個回收箱,就少一個貨源。他的口氣並沒有絲毫顧忌,「我廠都已經滿到不行……,這點錢我不賺真的沒有關係,不然你乾脆取消比較快啦!」

全球貨櫃大短缺,海運運費狂飆

吳基正說的是實話。走出辦公室,這個千坪廠房的一樓卸貨區,幾乎堆到只剩一個通道。

過新年穿新衣,過年前本就是久泰收舊衣的旺季。別人過年準備放假,久泰過年卻像打仗,上上下下吃完年夜飯再繼續拚,加班到凌晨才有可能休息。

但訪問當下離年關還有20來天,久泰員工已經天天加班。車隊巡完散布在北部的舊衣回收箱,回到廠房經常已經是半夜,吳基正三天兩頭就得摸黑接司機電話,「老闆,貨到底要下在哪?」

司機找不到空間下貨,不是一個正常現象。今年過年和往常最不同之處,就是吳基正的廠房多堆了半年的庫存量。

疫後全球面臨的貨櫃短缺風暴,是罪魁禍首。隨著全球確診案例不斷增加,海運運費也跟著飆漲。

「以前(往非洲的貨櫃)2000到3000(美元),我上個月訂是7000、8000,上禮拜結是9800(美元),」他不可置信,「一個櫃9800!」

但掂掂成本,好的舊衣還是能銷往非洲,只是利潤更薄。最大的問題,是出在那些壞的舊衣。

「髒的、破的我們都不賣,」吳基正收的舊衣通常有五成是不能賣的廢料,過年前這批丟衣潮裡的廢料比例,甚至更高,有六成都是垃圾。

廢衣的熱值太高,直接送焚化爐會傷害爐體壽命,處理價格也高。以前,吳基正會把這些廢衣倒貼送到印度打碎製成地毯,處理價格比送台灣焚化爐便宜得多。但眼下全球缺櫃,印度海運運費飆漲近10倍,廢衣送印度已經不划算。

舊衣發電,會是解方嗎?

沒辦法去印度的廢衣仍是資源。吳基正進一步揀選聚酯纖維比例大於七成的廢衣,送到國內化纖廠遠東新、南亞和新光合纖測試化學循環,變回聚酯纖維原料,能再製成衣服。

而剩下達不到循環標準的毛衣、棉衫和牛仔褲要去哪?去年底開始,台灣有了新的解方——把這些廢衣拿去發電。

離開新北市五股,在台南柳營的隆順綠能科技廠區,一台台機器正在把吳基正送來的廢衣破碎壓縮,變成扎實的一顆顆固體回收燃料(Solid Recovered Fuel, SRF),可以進鍋爐燃燒發電、代替部份煤炭。

這家設廠不到兩年的新創團隊,核心成員是高雄科技大學環境與安全衛生工程系教授戴華山的子弟兵。團隊本來長年在中國從事空氣污染防治設備銷售以及環保工程顧問諮詢,看到台灣舊衣問題以及前年6月SRF混燒法規開始鬆綁,才回台設了台灣第一家廢衣SRF製造廠。

在隆順團隊眼中,衣服或許是除了稻殼、棕櫚殼等生物材質以外,燃燒發電最乾淨的廢棄物來源。

「衣服燒過後殘留的灰分、底渣都少,」戴華山從事固體廢棄物資源化研究20餘年,從廢棄車輛到廢棄衣服都做過研究,他認為廢衣是發電潛力最高的一種廢棄物。

隆順執行長陳俊宇解釋,使用廢衣不只比煤炭減少三成碳排放,更由於衣料品產製過程極少使用重金屬,因此燃燒發電也不會有害物質。現在隆順每個月收7百噸廢衣,平均每個月會送出100噸到200噸的廢衣SRF供給國內紙廠及汽電共生大廠,測試燃燒發電的效益。

「產能全開的話可以做到每個月3000噸,」隆順行銷長長陳俊豪說。台灣每個月丟棄的舊衣量約5000噸,扣掉外銷,足可處理剩下的廢衣轉為發電材料。

技術已到位,就差法規跟上

廢衣發電讓台灣在舊衣危機中看到一線生機,最後一哩路就是配套法規。

目前,依法大多下游鍋爐廠用廢衣SRF混燒發電,比例不超過5%。若超過這個比例,就得過三關:底渣必須送檢、變更廢棄物代碼、並交由特定再利用機構處理,時間和金錢成本都因此提高。這都使舊衣發電,推展不易。

技術既已到位,環保署和工業局正在商討如何改變法規。因為今年的舊衣問題不會只是暫時危機,而是長期的不定時炸彈。

吳基正分析,未來賣不出去的舊衣將愈來愈多。一是新興市場也加入外銷舊衣的戰場;二是因為主要市場非洲為了保護當地產業,禁止二手衣進口的態度愈趨強硬。

舊衣早就沒有賺頭,但吳基正不想放棄。不只他廠裏的員工,還有一些與他合作的社福團體也靠清運舊衣賺取微薄的利潤。

「想說再撐看看是不是有些事情可以改變,」他期待新的舊衣循環經濟模式,可以為這個行業找到生路。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庶民的發財夢:「大家樂」如何讓全台300多萬人瘋迷?
90歲祖父講到哭 最年輕總經理,如何拯救台灣第三大魚罐頭廠?
哪檔最熱門?風險多高?高股息基金的5個真相
一般人很在乎,但成功人士毫不在意的7件事
「我還能苦撐,但弱勢家庭怎辦?」印尼新政策:移工不斷逃跑,雇主還得一直付錢?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雜誌》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赴菲男大生確診 衛局「說溜嘴」
醫陪居檢女友過夜 盧秀燕:可惡
美國務院:「一中政策」不變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持屋逾4戶 全台近32萬人
信義區鐵皮屋地 15億成交
台灣5G下載網速 全球第三
電動車領域山頭林立 鴻海面臨大挑戰
名流大咖都在用 全球爆紅的Clubhouse有什麼魅力?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