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一週年:前秘書盼望持續傳達李登輝對於日本的想望

·11 分鐘 (閱讀時間)

「臺灣民主之父」──李登輝逝世後,轉眼間即將迎接一週年。李登輝對於臺日關係留下了什麼貢獻?早川友久先生以日籍秘書的身份輔佐晚年的李登輝,在身旁持續觀察其身影,本文回顧這一年來的種種事物。

2020年7月30日晚間,李登輝逝世。此間時光遞嬗之迅速,令人無法置信,轉眼間將滿一週年。

李前總統逝世後,如同字面所言,每日都是忙碌至極。來自日本的追悼信件、悼念電報、電子郵件與電話如山一般大量湧至。許多日子裡,光是製作清單向李前總統的家人報告,並回信道謝致意,便耗費掉整日時光。

此時卻碰上了新型冠狀病毒的侵襲,臺日間的往來至今仍相當困難。但若非此,將有多少日本人前來弔唁參加喪禮?想到這點,便令人感到甚至有些惶恐不安起來。

當李前總統陷入時日無多的狀態之際,考慮到李登輝這位人物的偉大之處,以及特別是在日本的知名度與受歡迎程度,可以預想到逝世後必定引起盛大的媒體報導。不過,在訃聞發表後這段期間,報章雜誌和電視新聞的報導自不待言,網路媒體和社交媒體上的報導或是迴響,都遠遠超越了我的想像。


生前跟在李前總統在側隨侍多年,早川也曾被李登輝問「可以回日本從政」(早川友久提供)

直到最後一刻

事實上來說,當李登輝先生年齡到了90歲後半之際,由於體力逐漸衰退之際,開始逐漸減少參與公開活動,老實說便有不少人向我建議,已經到了應該離開李登輝進入下一個人生階段的時機。無論何者都是為了我的將來著想,而做出的善意建言。

甚至李登輝先生自己也曾半開玩笑地向我提議:「你我也算是有緣,才來到我身邊,要不要回日本從政參選?」當時我並未正面答覆,只回應說:「我還是希望能夠在總統身邊繼續學習一段時間。」(李登輝總統總是以「你」稱呼我)(*1)

李登輝在青年時期相當喜愛閱讀的夏目漱石小說『心』裡面,曾有陸軍大將乃木希典為明治天皇殉死的描述,我也抱持著「君主已去,吾亦隨之」的心情。希望能追隨李登輝直到最後一刻,這樣的心情未曾動搖。

文豪夏目漱石與森鷗外描寫明治時代的終結,我自己亦曾親身經歷昭和天皇逝世的時代轉捩點,但當時仍是小學生的我,無法理解偉人之死對於大眾情感將會造成多大的騷動混亂。連在李登輝身旁的我,也捲入了如激流般的「李登輝逝世」相關報導浪潮裡,實際感受到一個巨大時代終於落幕的震撼。


李登輝從小受日本文化影響至深,圖為2015年他回到昔日參訪的宮城縣松島町瑞巖寺,去參訪過去的奧之細道與自己在2007年所提詞的俳句句碑(早川友久提供)

(*1) ^ 「你」的原文為「あんた」,日文稱呼他人大多以對方姓氏加上敬稱,表達敬意與相互關係的距離,而此處的「あんた」顯示出李前總統身為長輩對於晚輩的親近感。

森喜朗先生的溫厚

2020年8月9日,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先生以團長的身份,率領跨黨派的弔唁團體訪問臺北。追悼會場設置在臺北賓館,當弔唁結束後,安排森喜朗先生可以向代表李前總統遺族的次女(李安妮)夫婦傳達慰問與不捨之意,我也以口譯身份同席參與。2000年5月卸下臺灣總統身份的李登輝與同年4月就任日本總理的森喜朗,兩人各自在相近的前後時期擔任國家領導者。

弔唁當下,森喜朗先生的身體狀況並不理想,因此聲音有些沙啞,但從他樸實無華的表達方式,反而更能傳達出對於李登輝先生的尊敬之意與親近感受。發言最後向次女夫婦表示:「李前總統過世後,李夫人一定很傷心寂寞,務必好好慰問關心」,特別令人印象深刻。這樣的言語與其說是政治家,毋寧是單純作為一個人所發出的溫厚之言。


李登輝過世後,過去的摯友,前日本首相森喜朗也代表日本政府前來悼念,獲蔡英文總統接見。(台灣總統府提供)

李登輝留給後世之遺產

臺灣與日本是無法取代的夥伴,雙方關係更加深化正是李登輝的想法,也是願望。而李登輝對於日本如何地寄與期待,又抱持著何種想望?我也自己感覺到,持續向日本人傳達李登輝的這些想法,便是我身上肩負的重責大任。雖然雄心壯志地說要繼承那些理念,但至今仍不由得感受到李登輝留給後世的遺產有多麼巨大。

2021年3月,中國突如其來地禁止進口臺灣鳳梨,因此在日本便響起了一陣「購買鳳梨支持臺灣」的聲浪。此時我接獲來自日本好幾位地方議員和企業家的聯絡詢問,表示「希望大量購賣後送給中小學生在校享用」,或是「希望在自家經營的超市販賣」。

這真是令人不勝感激的提議,於是我便即刻介紹可以聯絡的對應窗口,之後收到來自日本的回信,簡直像是對應我所寫的致謝回覆一般地表示:「因為希望能報答李前總統的恩情。」

每當來自世界各地的賓客來訪之際,李登輝先生總是充滿熱意地說明日本人抱持的高度精神性與價值觀,以及日本文化的精妙之處,足以向全世界誇耀自豪。

李登輝先生曾公開表示「22歲之前我是日本人」,「我就是日本人想要打造出的理想日本人」,大概沒有比李登輝這位人物更加適合鼓舞在戰後自虐史觀的蔓延之下失去自信的日本人。如同座右銘「誠實自然」所言,李登輝沒有妄自尊大的架子,而是誠實地自然訴說出自己的想法。由於這次的機會,讓我重新感受到深受觸動的日本人何其之多。


李登輝在卸任總統後持續定期訪日推化交流,圖為2014年9月19日,他睽違5年訪日時,歷經大阪・東京・札幌等地。並在大阪召開記者會。(早川友久提供)

臺日關係的根基所在

此外,臺灣從5月中旬開始,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急遽擴散,呈現疫苗不足的情況。同時亦遭受來自中國的阻撓,導致取得疫苗的進度延宕多時,臺灣人也感到不安,而此時降下「及時雨」的便是日本。

6月4日,所有的電視頻道都在直播運載疫苗的日本航空飛機降落在桃園國際機場跑道上的影像,而在可以實況確認飛機航行狀況的網站上,有2萬人注視著那架日航飛機。

其後,臺灣報紙媒體亦報導日本捐贈臺灣疫苗的背後故事,其中被認為是關鍵人物獲具名報導的是前首相安倍晉三,以及防衛大臣岸信夫。無論何者都是與李登輝先生親近往來的人物。

安倍晉三擔任日本首相時,表面上未曾與李登輝先生來往交流,但每逢李登輝生日之際,皆會贈送鮮花與祝賀卡片;亦曾有報導指出,前首相安倍的夏季閱讀清單裡包含李登輝的著作。此外,岸信夫先生每回造訪臺灣必定拜訪李登輝先生,令人深切地感到兩人皆相當尊敬並珍視李登輝這位政治家。從東京的新聞記者方面獲知與新聞報導不同的傳聞,表示兩人由於認為「一定要向李登輝總統報恩」,反而相當積極地促成疫苗捐贈。

疫苗抵達臺灣的夜裡,臺北101和知名旅館的牆面映照出對於日本的感謝,網路上也充滿「謝謝日本」的訊息。如此光景瞬時仿若目睹臺日關係已經更進一步地深化,令人漸漸地實際感受到,其根基構築在李登輝這位人物的存在之上。


日本在短時間三度援助臺灣疫苗,肇因李登輝時代下臺日間的好友誼。(台灣衛生福利部提供)

探問日本的覺悟

相當遺憾地,目前臺日之間的往來並不容易,但若檢視李登輝逝世後的臺日關係,日本在臺灣的存在感可說是與日俱增。中國進犯臺灣已成為國際社會的關注焦點,最近在美日高峰會談等會議上訴求「臺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日本針對臺灣國防安全的發言亦獲得諸多關注。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曾表示:「若中國進犯臺灣,可能符合日本的『存立危機事態』」(*2),防衛副相中山泰秀亦曾言:「日本作為民主主義國家,我們必須守護臺灣」。這些發言在臺灣亦獲得大幅報導。

以往至今,日本交流協會每幾年都會以臺灣人為對象進行輿論調查,在「最喜歡的國家」和「今後最應該親近的國家」這兩項調查裡,日本都高居榜首。不過對於這樣的調查結果,其實我抱持著一絲戒慎恐懼。這是因為李登輝先生希望臺日關係的深化,應該絕對不是僅僅「喜歡日本」或「希望雙方關係良好」如此「表面」的關係。

臺灣人對日本抱有好感與親近,的確是令人高興的事,但對於臺灣人而言,日本僅僅作為一個歡樂的鄰近之處,這絕非李登輝先生原本的期待。由於長期在李登輝先生的身邊學習他的思考,我認為當臺灣發生危機之際,日本必須成為能夠伸出援手,成為臺灣人的可以放心依靠並深獲信賴的國家。

日本作為「足以信賴的國家」和「可以依靠的國家」,充分顯示出自己的存在感,這才是李登輝所想望的、帶有真正意義的「臺日關係之深化」。

善意積累正是臺日外交的現況

以往至今,臺日間的互動建立於地震、水災、口罩不足等面臨危機之際的相互援助,也就是「善意」外交的積累而成。東日本大地震後,日本獲得臺灣的援助更是毋需贅言。

明年恰巧是日本與中華民國(臺灣)斷交50週年。臺灣和日本之間雖無正式邦交,仍然不禁令人感受到雙方的實質關係正切實地向前邁進。而其基礎正奠基於李登輝先生這位人物的存在之上,他正面評價日本,抱持想望,寄與期待,持續激勵鼓舞著日本,對於日本投注熱愛與信賴之感。李登輝逝世即將滿一週年,日日皆實際感受到他所遺留給後世之物多麼崇高巨大。


前總統李登輝與早川友久日常閒談與教誨,成為早川一輩子的資產。(早川友久提供)

標題圖片:2020年8月1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及副總統賴清德赴故李前總統緬懷追思會場致意。(台灣總統府提供)

(*2) ^ 根據2020年日本的防衛白皮書,「存立危機事態」即為,若發生武力攻擊與日本關係密切之國家,造成日本國家存亡遭受威脅,顛覆國民生命、自由以及追求幸福的權利基礎之事態。一旦日本政府認定當前武力攻擊符合此事態,將可能出動自衛隊因應。參考https://www.mod.go.jp/j/publication/wp/wp2020/html/n25101000.html#a3

早川友久 [作者簡介]

1977年生於日本栃木縣足利市,畢業於早稻田大學人間科學部,2003年起擔任金美齡事務所秘書一職。從2007年開始,前往臺灣留學,就讀臺灣大學法律系期間,成為李登輝三度訪日團隊的一員。2012年獲李登輝指名,擔任李前總統辦公室的秘書,支持李登輝晚年的生活與推進台日關係。現在擔任財團法人李登輝基金會顧問,每日整理李登輝龐大的資料。出版書籍包括『李登輝 現在想傳達的事』(Business社)、『總統與我-「亞洲的哲人」與李登輝最親近的日本人秘書8年間』(Wedge)、『唐鳳 給日本人的數位未來學』(Business社)、共著書籍『台灣有事 日本如何應對 2027年前中國會對台灣進行侵奪嗎?』(方丈社)外、翻譯書籍有『唐鳳 淺談數位與AI的未來』(President社)目前寓居臺灣臺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