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人心幽微…神靈棲而宿之 鏡文學怪異新作《人的空洞,妖怪的歸宿》

鏡文學
鏡週刊Mirror Media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無論在哪個時代,妖的起源,時常與人類在特定時空下的心理因素相關。

此作便是讓妖怪進入現代城市,跟隨「仙童」陳千秋走訪台灣各地──

見證人的空洞,如何成為妖怪的歸宿。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20世紀末,一種叫做「大家樂」的賭博風靡全台。

當時,台灣經濟起飛,錢多到有句諺語這樣講:「台灣錢淹腳目。」

政府發行的愛國獎券(就像現在的公益彩券)無法滿足社會大眾的胃口,許多人把資金投入依附在愛國獎券的地下非法賭盤,也就是大家樂,比如最常見的賭法「特尾」,是以愛國獎券頭獎最後兩個號碼為準。

大家樂賭金之大,能讓人一夜致富,或者傾家蕩產,後來,政府決定停辦愛國獎券,這股全民瘋賭的旋風才日漸消退。

台灣人普遍相信中獎號碼可以預測,稱為「明牌」,無論什麼數字、圖案或是生活裡的蛛絲馬跡都能當成明牌:車牌號碼、門牌號碼、線香燒出的煙、線香燒完的灰,客廳拖鞋擺放的方式、車禍現場傷患的血跡,或是小孩子隨便講了一組數字等,據說,有人拿某位議員的公文字號去簽賭,居然真的中獎了!

每逢開獎,那些最熱鬧的地方沒有半個人影,菜市場休市,有些店家乾脆不開門。到了三更半夜,杳無人煙的墳場反而擠滿人潮,他們在一座座墓碑上尋找明牌,甚至吸引攤販前來擺攤,藉此大賺一筆,墓地搖身一變,成為鬧市。

除此之外,大家還求助各種超自然力量,有人求神問卜,自知心術不正,不敢跟陽廟正神(如媽祖、關聖帝君)求明牌,於是改求供奉孤魂野鬼的陰廟,甚至花錢找木匠刻一尊神像,自己在家供養。

人人過去避之唯恐不及的妖魔鬼怪,成為大家爭相膜拜的對象,在這個瘋狂的年代,人們比任何一個時刻還要相信這些妖魔神異的存在。

於是,這些妖魔神異就存在。

漫天飛舞的龍銀,是一種同時帶來福份與禍端的妖怪。

獨腳妖怪山臊渡海來台,用它僅有的一隻腳留下少許足跡。

一顆顆鬼火在杳無人煙的古厝悄然現身,遙想過去的風華年代。

走投無路的人一心尋死,亡魂圍繞在他身旁等著抓交替。

夜深人靜的街道,路燈下只有一名無家可歸的女鬼飄飄蕩蕩。

巨大的貓鬼躍過一棟棟大樓,街口那家新餐館有它最愛的麻油雞。

魔神仔站在山頂遙望遠方的城市,矮小而黝黑的身影蠢蠢欲動。

一根細長的爪子按下門鈴,獨自在家的孩子不疑有他,幫虎姑婆開門。

在陰暗潮濕的水下,水鬼忍受孤獨與寒冷,等待某人失足落水。

修行數百年的茄苳樹靈化為人形,漫步在繁華的鬧區,它看著人類這種生物在悠長的歲月流轉中,究竟改變了多少,又有什麼是一成不變。

在這個瘋狂的年代,人們也比任何一個時刻還要不怕這些妖魔神異,明牌中了,供上豐盛的貢品,大大酬謝一番,要是槓龜,輕者惡意丟棄神像,重者挾怨報復,對神像出氣——截肢、斬首、毀容、水淹、火燒,那段期間,荒郊野外常會發現這些落難神像,一個個斷手斷腳,身首異處。

這是一個人們相信又不怕妖魔神異的年代,或許,這代表人類與這些妖魔神異十分親近吧?而陳千秋就降生在這樣一個時代。

《人的空洞,妖怪的歸宿》於鏡文學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


更多鏡週刊報導
【週末推書】幽默、譏諷、荒誕不經! 鏡文學最新小說《再放浪一點》
【週末推書】喚起那年青春的餘波蕩漾 鏡文學校園清新LGBT小說《刻進掌心裡》
【週末推書】OL夜晚化身性工作者 鏡文學人氣新作《妓女》深掘祕密花園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