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劈腿伎倆無所遁形!讀心術+變臉超能力 鏡文學《渣男雷達站》就此開張

鏡文學
·7 分鐘 (閱讀時間)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都市傳說中,只要在深夜時分和陌生人共乘一輛計程車,通過神秘的時空點,就可以改變命運。

失戀被狠劈腿的陳子凌,感情跌到谷底,在計程車上昏迷。一覺醒來,竟然突然擁有了看穿渣男的超能力?

「渣男雷達站」替你破解渣男的暗黑伎倆!

「你有女朋友?」

在男子的嘴巴準備湊過來時,她冷不防地丟出問題。

果不其然,對方的眼神充滿驚愕,頭伸在半空中看起來有點蠢,她帶著微笑看著他,忙不迭地喝了一口酒,苦澀的氣味從舌尖竄進喉間。

嗯,果然,這東西她還是喝不習慣。

他先是沉默了一下,才說:「妳怎麼知道的?」

「哈哈,感覺囉。」

「哦,那我得說妳的感覺出錯了。」金髮男子露齒一笑,潔白的牙齒閃得她有些刺眼,他伸手玩著她的頭髮,不時把髮絲纏繞著她的手心,陳子凌不免感到一股煩躁。

「這些事」她經歷過無數次,每當經過一次,她就會覺得這些人真的該下地獄。

她瞄了他一眼,把手掌貼平在桌上,輕巧地從他握緊的手裡抓住些空隙滑出來。

好了,該換她表演了。

對方看著她,她也報以微笑,嘴唇微張:

「天野金屬製造公司、業務、30歲,興趣是每週末去爬山。喔,不,」她笑了笑,抿著鮮豔的紅唇:「這不是你的興趣,應該是說想讓別人以為你是陽光、健康、正向的人?」

「什麼……」金髮男子嘴巴呈了O字形,把纏在指尖的髮絲鬆開。

陳子凌順了順頭髮,心裡不是很高興對方總把這樣的舉動當作浪漫。

另一方面,金髮男子則有點手足無措。這是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況,他沒跟任何人說過關於自己的個人資料,外頭的女生他都是抱持著玩玩的心情,沒想過要認真。

難不成是身分證或是名片被拿走了嗎?男子下意識地拍了拍褲子的口袋,鼓鼓的錢包還妥當地待在裏頭,一點也沒有被拿過的跡象。也是,他一直都坐著,怎麼可能被拿走東西?但心裡的不安定仍讓他想要把錢包拿出來好好確認。

「看你好像很驚訝的樣子,不過我更驚訝呢,」陳子凌揚了揚手,打斷他的動作,游刃有餘:「我還以為這一個禮拜是遇到真命天子呢。真讓人失望,你不覺得嗎?」

「妳、妳調查我?我就知道,妳偷了我的錢!」男子變了一個臉色,這下顧不得努力想維持的形象,聲音變得大聲,邊抽出錢包查看起來。

但令人意外的是,裏頭一毛錢都沒少。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到了這般地步,他又難以置信地瞪著前方仍保持微笑的女子。

「檢查完了嗎?看來跟你想的不一樣呢。」陳子凌掏出手機,悠然地用食指滑著,再把手機放在他面前:「調查?哎呀,別說得那麼難聽,這叫──啊,保險才對。」

手機螢幕上正是他的臉書介面,頭貼是他上次登山時自信攻頂的自拍照,狀態欄寫著:穩交,老婆最大。不過上面的名字不是他的本名,而是用一串英文寫的:Aeter Wong。

「是你沒錯吧?這是你在工作時才會用的帳號,也是啦,營造自己非常優秀的一面。這樣人家才會覺得你擁有的是他們想企及的人生。」陳子凌收手把手機放回去,語調放慢且愜意:「不過呢,你不甘寂寞,所以下載了交友軟體來認識女生,交朋友當然是好事。」

她笑著迎上男子憤怒的眼神,吐出這句話:「不過你不是想單純交友。啊,真是的……」

「什麼鬼話?」見到被拆穿,金髮男子不免有些惱羞,他站起身,一隻手碰地打在她的面前,震得玻璃杯的水險些潑灑出來。不過陳子凌身子坐得很直,看起來沒有一絲恐懼。她帶著笑容,另一隻手抽起眼前的衛生紙開始擦拭。

「這麼兇真的好嗎?」

「什、什麼?」

「 你和你的女朋友長跑5年,應該不會想讓她知道吧?」

「……妳這什麼意思?」

「啊,抱歉,我沒想到你聽不明白。簡單來說,」她拿出手機點了點,一個熟悉的介面跳了出來,她伸長了手臂再度把手機放在他眼前:「這些對話紀錄我傳給她看,應該會很精采吧?」

「妳!」男子站了起來,一手用力地往前一揮,想把手機奪過來,卻狠狠撲空,力量大到跌坐在地板上,撞到後面的椅子,椅子立刻倒塌,發出巨大的聲響。

幾個顧客總算發現這裡的動靜,紛紛轉過頭來。

「哎呀,別激動、別激動。難道你想讓更多人知道你做的事?」

陳子凌半蹲下身,一頭烏黑的直髮散落在她的肩上,她向男子伸出手,看來是想扶他起來,那張清秀好看的臉孔在燈光下竟顯得有些陰險。

男子分不清楚對方的來意,還僵坐著,陳子凌湊近他, 側臉貼著他的耳朵,他聽到幾個字傳進他耳裡:「不想讓你未來的老婆知道,只要給一點錢就能解決了。」

「什、什麼?」

「現在網路很發達。」她的音量壓低但卻很清楚:「要是傳出去,不知道你苦心經營的形象會怎麼樣?」

「……多少?」

陳子凌笑了笑,拉遠了距離,比了一個5在他眼前。

「5?」

「5萬就好。」

「妳瘋了……」

「瘋的是你。」她又靠近他,伸出手指把一張紙塞到他胸前的口袋裡:「明天早上8點前要是我沒看到錢進到戶頭,你就準備看著自己的好戲吧。」

「妳……」

「哎呀,手好痠。」陳子凌把手縮回去,站直了身子,用俯視的角度看著他:「真可惜,看來你不願意接受我要拉你起來的好意。」

她環視四周,接收到大家感到奇怪、猶疑不定的眼神。

「這年頭喝醉酒的人很多不是嗎?」她拎起掛在椅子上的包包,輕巧地站起來。

「小姐,妳的酒錢……」

「啊,那位先生會一起付。」她笑了笑,邁開步伐走向門口。

過了幾秒,伴隨著她遠去的腳步,門口的鈴聲發出叮叮叮的聲響,接著歸於寧靜。

「先生,那位小姐的酒錢……」

「該死!」

碰的一聲,金髮男子用力踹了一下椅子,又踢了好幾腳的吧檯。

「別跟我說話!」


更多鏡週刊報導
【週末推書】「妳要乖乖聽話喔」痛苦情緒該不該說? 鏡文學揪心推薦《沉默的女兒》
【週末推書】跑錯BL場的動作大片!殺手系列x白子三部曲 鏡文學點閱人氣作品《白子》
【週末推書】「斜槓神明」還得學習當個好爸爸?! 鏡文學奇幻靈異新作《朱千歲與虎爺公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