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命案死者竟是同窗摯友 凶手是誰?他該如何解開《星空下的生死之謎》

·8 分鐘 (閱讀時間)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寧靜的綠山國小後方山溝,發現一具屍體,學校報請檢察官相驗,承辦檢察官莊金武發現死者身份後,驚訝不已,遂展開一系列的調查。

莊金武年輕時與高誠、廖亦忠3人結為死黨,又因緣際會,認識班花宋玉琪。而這次的事件,似乎與這些昔日好友脫離不了干係。

經過莊金武的努力調查,羅列數個嫌疑人,他逐一調查仍無法鎖定誰是兇手……

綠山國小校園的後方,是一座微型山丘。用偌大來形容並不貼切,又不盡然只是芥子般的小山岳,一種迷你森林祕境的陡壁小丘陵。蓊鬱雜林的小山上,掛著一線涓涓細流,稱不上小溪,也許說是一條可遠觀的美麗小山澗,會比較相合。泉水從山上沿著凹地亂石土堆處,往下爬著東鑽西走的流到校園的邊際,再滑進石岳邊的大山溝,然後流向不知名的地方,附近居民都說最後是流進了新店溪。

綠山這個地方,由於綠水青山而得其名,在台北邊陲之處,交通便利生活機能良好,卻又秀麗繁華接近大自然的生活,適合現代人居住的地方。這兒有許多可以健行或散步的山林小路,固然綠山國小後方這片小山岳,陡峭不易闢成散步小徑,難以讓人親近,可是從校園任何角落看過去,綠青色的野色伴著山澗,滿目一片美景,這裡學生是幸福的。學校沒有上課的時間,都會開放給附近居民進來運動或散步,開放學校的校園,作為敦親睦鄰日常休閒好地方,行之有年;清晨或傍晚,好天氣的日子裡,不少民眾會在校園的操場運動,或沿著操場的跑道在散步,這是綠山民眾的日常。

新聞報導東北季風快來了,氣溫驟降,時序入冬,太陽早早落下,很快就星光燦爛,還好,冬夜裡寒星點點讓人感到很溫暖。冷氣團卻迅雷不及掩耳的趕走了星星,綠山國小後面的山坡,綠意無法盎然,顯得灰暗了無生趣。

深夜一場大雨,將綠山國小的樹木徹底梳洗一遍。校園裡被大雨掃落了滿地的落葉,猶若人們早晨盥洗的落髮,是需要被清理的,綠山國小的學生們,早上可有得忙了。

綠山國小的後方是一大片的野嶺,山壁旁的澗水不斷,為防止土石流,山腳下沿坡有條大山溝,讓雨水和山澗水能順勢流走,靠近山溝處,靜夜裡,還能聽見悄悄的流水聲,但是大雨來的時候,那山澗向下的流水,像是澕啦澕啦的小瀑布,早年為了改善大水溢滿校園淹水之苦,市政府特別撥了經費,蓋了這條大山溝,從此以後,再大的山洪都不會給學校帶來水患。

因為前一夜的大雨,學生在校園裡忙著清掃滿地的落葉,分配在操場後方接近山坡的同學,更有得忙,那兒的樹葉多到掃不完,偷懶的同學,會將裝滿樹葉的竹畚箕,倒進這條大山溝裡,不必裝袋子,也不用再拿去垃圾場,這樣比較省事。

2位同學拿著竹掃把,打來打去開心的嬉鬧著,另一位同學大聲對他們2個說:「喂,你們不要再玩了,可以幫忙一起把這堆葉子拿去倒好嗎?」

「是,班長。」2位調皮的同學異口同聲的回答。

他們掃樹葉的地方,離大山溝有一段距離,3個人快走到山溝的地方,班長隱約在山溝裡面看到一佗像是人形的東西,他再往前一點看,發現真的是一個人,嚇得大叫:「你們看,山溝裡面有個人,快去報告老師。」3個人顧不得手上的畚箕掉到地上,嚇得飛奔逃離現場。

同學往辦公室方向跑去,班導師由同學口中得知山溝裡躺著一個人,趕緊告知學務處。學務處廣播,在室外的同學們全部都回到教室,校方人員馬上打去警察局報案。

沒多久光景,一輛警察偵防車,迅速地開進學校,學校師生都在竊竊私語有人死在山溝裡的事情,整個學校出現一種人心惶惶的莫名氣氛。

偵查隊長通知刑事鑑識中心派人來採證,現場員警同時拉起寫著「刑案現場禁止進入」的警戒線,把現場封鎖起來。小隊長及偵查佐陪著侯隊長在陳屍現場仔細地觀察,不想遺漏任何蛛絲馬跡,警察忙著將黃色的警戒線拉直綁好,防止不相關人等破壞現場。遠方的教室,有一些學生從窗戶探出頭來看熱鬧,畢竟校園發生死亡事件,引起騷動是很正常的。

「喂,報告檢座,我已經在現場了,同仁正清查死者身份,刑鑑中心的人員也在現場採證。」偵查隊侯隊長對著電話另一頭檢察官報告案件進度。

「好,我和法醫快到現場了。」檢察官已經在前往綠山國小的路上。

綠山國小的校長站在侯隊長旁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校長向隊長抱怨,學生上課心情都受到影響,他希望警方盡快查得水落石出,不然師生們會胡亂揣測,人心惶惶影響學校教學。

侯隊長問:「請問校長,平常校園的開放時間是幾點到幾點?學校關門後警衛會再巡邏檢查嗎?」

校長回答:「為了讓附近居民可以運動休閒,我們校園大約早上5點開放到7點,晚上大約5五點開放到7點半左右。因為學校的校園很大,光是操場和後方靠山坡那邊,就不可能去巡,學校關門後,原則上警衛大概就是教室附近繞繞,其他就不會再去看了,因為校園真的太大了。」

一會兒,地檢署的偵防車也開進校園,車子在操場旁的停車場停了下來,偵查隊長小跑步過來。

「檢座好。」

「隊長辛苦了,帶我過去看看。」

「知道死者身份了嗎?」

「還在查,因為死者身上沒有證件,行動電話也打不開。」

「喔,查到再告訴我。」

法醫陪同檢察官去查看山溝裡的死者,現場沒有移動過。為了不破壞現場,警方等檢察官和法醫來了,才會移動死者。前一夜大雨,雜草還溼漉漉的,地上有些泥濘,檢察官提醒書記官走路小心一點。

檢察官走上前,站在山溝旁的大石頭上,往溝內望去,想要看清楚死者的狀態,檢察官突然發出「啊」的一聲,迅然地用手捂著嘴。檢察事務官在旁邊瞥見檢察官一臉驚訝的神情,有點怔住,侯隊長認為是檢察官面對死亡無奈而敬畏的反應。檢察官慢慢回神後,向侯隊長交待:「記得請同仁擴大搜查範圍,尤其前一天大雨,山溝前後要仔細探查。」

「好的。」侯隊長回應。

檢察官一行人在陳屍位置附近走動探查,侯隊長繞到樹林後方觀察,勘查案發現場環境後,檢察官又回頭去看了一下屍體,交待要好好處理遺體,就離開案發現場。偵查隊長將校長介紹給檢察官認識:「這位是地檢署的莊金武檢察官。」

「校長你好,可否提供一個場所讓我作臨時詢問庭。」檢察官希望校長提供一個可使用的辦公室空間,他想詢問警衛一些事情。

莊金武檢察官從案發現場走到司令台旁時,他踏上階梯走上司令台,這兒視野展望很好,莊金武從這兒向案發現場望去,若有所思,沉默了好幾分鐘。侯隊長在一旁,感覺到檢察官心情很沈重,侯隊長較年長,對這種生死無奈的感觸,司空見慣,手上經歷過不少凶殺案件,能夠體會這樣的感覺,侯隊長只當作是檢察官辦案的某種感觸,沒有多說什麼。現場的警方及葬儀社人員,各自忙碌著負責的工作。侯隊長交代幾位偵查員,分頭去查訪死者的身份及調閱附近的監視錄影畫面,事情都安排好,侯隊長去請示莊金武是否可以收隊。

「莊檢,你還好吧?」

「沒事,只是這2天值班有點累。」

「那我們就收隊囉,查到死者身份會立刻通知你。」

「有勞你了!」

車頂上閃著紅色的警示燈,地檢署的偵防車緩緩地駛出校園。車後座的莊檢察官眼眶裡噙著淚,怕被同車其他人瞧見,他用手帕揩去臉上的淚水。隨著校外人士的車輛逐漸離開後,校園慢慢趨於平靜。一團陰沈難解的迷霧,籠罩綠山國小,師生們陷入其中,誰能解開這個謎團而撥雲見日呢?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週末推書】她是我摯愛的母親,也是我《最親密的宿敵》 鏡文學最新驚悚小說連載中
【週末推書】穿梭在虛實之間的致命探索與冒險——吳曉樂《致命登入》
【週末推書】想生存只能攀爬並把人踩下 少女系反烏托邦小說《美好少女的垂直社會》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