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妳要乖乖聽話喔」痛苦情緒該不該說? 鏡文學揪心推薦《沉默的女兒》

鏡文學
·9 分鐘 (閱讀時間)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妳要乖乖聽話喔。

所有人都這麼告訴我們,要當個文靜優雅的好女孩。

於是我們開始煩惱,這些情緒該不該說?這些痛苦該不該說?這些悲傷該不該說?後來,我們選擇了沈默。

直到被痛苦侵蝕了心臟,捆在心底的結堵住了呼吸,我們終於忍不住痛哭出聲,而那些傷害,還來得及挽回嗎?

深夜掛急診的人,比起身上的病痛,

也許只是想要從陌生人身上,討一點心靈的安慰罷了。

00:45。

趙震華假裝不經意的瞄了一眼牆上的鐘,坐在跟前的病人還是用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緊皺眉頭的看著他。「醫生,我這樣真的沒有關係嗎?」

他舉起手,摸摸自己的額頭,然後誇張的甩甩手指,像是額頭的溫度高的足以燙傷手指似的。「我剛剛自己在家量的體溫是39度欸!怎麼會那麼高!我會不會燒壞腦袋!」

你的腦袋現在就已經壞了,不用燒。

趙震華很想這樣回答他,但還是在臉上堆起堪稱溫和但有點職業的微笑,畢竟現在醫病關係詭譎萬變,網路又那麼發達,誰知道眼前這個緊張兮兮的病人會不會因為一句不中聽的話,或一個未經過掩飾的表情砸碎了脆弱的玻璃心,突然發起飆來,拿出手機來錄影威脅放上網路公審,那就麻煩了,就算是最簡單的院內病患投訴,趙震華即使身為一個主任,依舊要填寫那些討厭的客訴事件調查文件,算了,只要擠出一個微笑,就可以避免這些麻煩事,又何必逞一時之快呢?

「你今天下午看過門診,黃醫師幫你做了檢驗,是流感……」他皺皺眉,一臉誠摯。「他應該有開克流感給你吃吧?」

「有是有啦,可是還是發那麼高的燒,不對勁吧醫生?」

「流感的病程就是這樣,」趙震華維持嘴角上揚的角度,用手上的筆敲了敲電腦螢幕。

「發燒,退燒,是無可避免的,前兩天都會持續這種情況,」他停頓了一下,放下手裡的筆。「病毒感染只能用支持性療法,克流感是藥物,不是仙丹。」希望他結尾的語氣不會太重,他偷偷看了一下牆上的鐘,幾乎快一點了。

「但是……我一個人住欸,我如果回家,半夜燒到昏倒沒人發現怎麼辦?」病人還是不死心,明明頭上都冒出了汗珠,他撇過頭去看其他正在休息的病人,床邊掛著的一袋一袋的生理食鹽水,再轉回來盯著趙震華看,意圖明顯到不行。

趙震華不想再跟他耗下去了,他起身環顧了急診室,空空蕩蕩的,每天不分早晚像菜市場一樣忙碌的急診室,難得今晚冷冷清清,只有幾張床躺了病人,空床很多,與其跟病人討價還價,浪費時間,還不如順了他的意,讓他在這裡躺幾個鐘頭安安心算了。「你稍等我一下。」

他坐回椅子,用手快速的在鍵盤上打了診斷與醫囑,旁邊的列表機簌地印出幾張單張,他轉過身,把那幾張單子交給坐在身後的護理師,對著她翻了個無可奈何的大白眼,把護理師逗得忍不住笑了。

「好吧,那你就打個點滴,在急診室休息一下,比較舒服再回去。」

「謝謝醫生!」病人終於如願以償,一臉開心的跟著護理師走向急診室的留觀區。趙震華把聽診器放進口袋裡,脫下了醫師袍披在看診區的椅子上,走到洗手台仔細的洗淨雙手。

他走到護理站,今晚急診難得清閒,幾個護理師聚在一起聊天八卦,他招手喚來了一位護理師。「剛剛那是最後一個病人了吧?」

「是的,趙醫師。到目前為止,沒有其他需要看診的病人了。」

「我到醫師休息室去躺一下,有事的話……,真的有事的話再Call我。」他強調了後面那句話,趙震華最怕這些護理人員連雞毛蒜皮的小事都雞飛狗跳的吵他。

「好的,趙醫師,你安心休息,有事我會Call你。」

經過一片漆黑的走廊,趙震華停在醫師休息室的門口,拉起胸前的磁卡,門邊一閃一閃的紅燈轉綠,門就打開了,他走進休息室裡,門又快速的關上。

「妳在哪?」趙震華打開燈,淡淡黃色的光線照亮了房間,一張雙人沙發,一張書桌,一把椅子,飲水機,擺了幾本書的書架,不寬的雙人床鋪著薄薄的床墊,牆角放了盆萬年青,空間不大,擺設也很簡單,就是個標準的休息室。

「我知道……但就是剛好遇到一個很盧的病人啊,」他繼續說著電話,把手機夾在耳朵旁邊,從櫃子裡拿出個人的杯子,勉強雙手並用倒了杯冰開水。

他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說話的語氣裡面充滿甜膩的耍賴。「我想妳,這個理由還不夠嗎?」

電話的另一端沉默了,趙震華臉不紅氣不喘的喝完手上的冰水。

過沒多久,頂多就20分鐘吧,他連新車雜誌的專欄都還沒看完,就聽見門外響起細細碎碎的腳步聲,他趕忙放下手上的雜誌,快步走到房門旁邊,【嗶】一聲,開門的人前腳才剛剛跨進房裡,就被他一把緊緊摟住。

「唉唷,趙震華,你幹嘛啦!」紀安儀被他用力一抱,手裡提的包差一點就掉在地上,她連忙移動腳步,讓身後的門順利關上,還不放心的按下了門鎖。

「我不是說了嗎?」趙震華緊摟著她的雙手不安分,隔著裙子,揉捏著她的臀部,嘴巴在她耳邊說話,呼吸的熱氣搔著她敏感的耳朵。「我想妳啊。」

濕熱的嘴唇沒多遲疑,就覆蓋上了她的。趙震華的吻總是這麼粗魯,連說句話的空檔都不給,卻又是那麼細膩溫柔,他永遠紳士般的在她的嘴唇上來回游移吸允,直到她忍不住張開了雙唇,他才會鑽進她的口裡,給她一個最深長甜美的濕吻。

紀安儀很快就被他的吻攻陷,雙手緊緊擁抱著趙震華的脖子,熱烈的回應,一個讓人意亂情迷,快要窒息的熱吻結束,紀安儀雙頰泛著紅暈,慾望被點燃,她靠在窄小的床邊,帶點撒嬌的抱怨。

「我不是說,不喜歡在你的休息室嗎……總是覺得很怪嘛。」

「這都要怪妳啊,主任,誰叫妳這個大忙人,這陣子總是忙到讓我見不到人,」趙震華看著她一臉無辜的解釋,右手卻開始解開紀安儀胸前的扣子。

「想妳呢,」他用舌頭輕輕舔舐著紀安儀的脖子,引起她一陣輕微的顫抖。「只好,找妳到這裡來加班囉……。」

「就……很忙嘛……工作……很多……」他解開紀安儀胸前的扣子,她白皙的胸膛浮現出紅暈,雙手不由自主的撫摸著他的背脊,連話都說不清楚,滿滿的慾望用身體誠實表達。

看著紀安儀瞇著眼睛,嘴唇微啟的模樣,趙震華感到口乾舌燥,他嚥了口嘴裡的唾液,唾液還沒到喉嚨,放在桌上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急促尖銳的音樂旋律在安靜的房間裡顯得突兀,每一個簡短的節奏都讓人感到心煩意亂,無法不去在意。

趙震華無視聲聲催促的音樂,繼續脫下紀安儀的上衣,紀安儀雖然沒說什麼,但她擁抱他的力道明顯減輕,看起來那通該死的電話已經讓她分心。該死!真該死!好說歹說了幾次,她好不容易願意到這裡來見面,他知道紀安儀謹慎小心的個性,他也知道紀安儀有多排斥在工作場合做愛……但,他就是喜歡那種刺激感啊。

放在桌上的手機再度響起的同時,紀安儀放在包裡的手機也響了,這下子,兩人的興致都消退了大半,從雙胯之間一路燃燒到胸膛的那團火似乎也冷卻了,趙震華悻悻然的紀安儀身上離開,嘴裡不滿的「嘖」了聲,起身過去接起電話。

「都這麼晚了……」他聽見紀安儀在他背後充滿疑惑的自言自語,沒錯,就是有很多人這麼晚了還在做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比如說三更半夜打電話給人,或是三更半夜因為肚子痛喉嚨痛而掛急診!

趙震華嘆了口氣,清清喉嚨,莫可奈何的接了電話。「喂,怎麼了?」

「趙醫師!有個病人一直在吐血,應該是胃出血了!」

「什麼!」

「什麼!」

在他震驚的喊出「什麼」的同時,紀安儀也在他背後用更高亢,更不可思議的聲音喊出了同樣的一句話。

搞什麼!今天不是平安夜嗎?

更多鏡週刊報導
【週末推書】跑錯BL場的動作大片!殺手系列x白子三部曲 鏡文學點閱人氣作品《白子》
【週末推書】「斜槓神明」還得學習當個好爸爸?! 鏡文學奇幻靈異新作《朱千歲與虎爺公的日常》
【週末推書】誰的青春不帶一點酸? 是否有個人一直溫柔地守護《謝謝你住在我的青春裡》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國5直通蘇花改 擬速限80、要收費
統一發票 大小獎都變多
肺癌先行 次世代基因定序 擬納健保
罔腰宣稱懷孕引風波 高市衛生局證實:已約談
北醫大AI助醫師3分鐘揪肺癌 成果登自然通訊期刊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