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時光部屋/都2019年了 還有人在砸任天堂⋯⋯Switch

001
001
001
001

特約作家/神楽坂雯麗

「千萬不能破壞孩子的寶貝玩具,或是把它們扔掉、禁止他們購買。因為,等到孩子成長到一定歲數,家長再也管不動的時候,來自童年痛苦記憶的反動,會讓他們把手邊的閒錢全都用來彌補自己的遺憾。」


跟稀有的隱藏名作,或是神秘的古董主機相比,這週想在電玩時光部屋跟大家談的話題,可能一樣很懷舊,但並不是那麼振奮人心。

相信這個專欄的讀者都已經耳聞了,上週末在日本,有一位家長在自己的個人網站上發文「炫耀」自己砸掉了孩子的Switch。而且不只是這樣,他還連孩子朋友出借的兩台Switch都一起砸壞,並且以一種展示戰果的得意模樣,將自己砸壞的三台主機排好拍成照片放上網,還寫了一篇落落長的「教育心得」文章。事隔整整一年,這篇文章被人發現後轉發推特,而後發生了名符其實的大炎上。批評留言大量湧進網站。

對於也曾經經歷過任天堂紅白機只因為大人需要出氣,而平白無故被砸碎的筆者來說,在比較年輕時聽到這類事情(例如前幾年在日本網路上也大炎上的「日本虎媽音樂家手折3DS」事件,總是會觸動內心某些傷痕而感到極為憤怒;但現在年紀又稍長之後,所感覺到的悲哀已經大過於憤怒了。

悲哀的點在於:如今都已經2019年、令和元年、民國一零八年了,這樣的事情還是在發生,而顯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明明是自己情緒控管有問題,還以教育為名,得意洋洋地破壞孩子心目中珍貴物品的父母,很可能跟筆者同輩,或甚至年紀都要小上許多了。

《幽遊白書》裡,藏馬在黑暗武鬥會中對上某個小嘍囉。面對對方挾自己的人類養母安危要脅時,藏馬這麼說:

「這是最危險的賭注。你自認為最輕鬆、最快速的手段,是最危險的。」

這也是筆者在聽聞這件事情時的第一個念頭。

在筆者看來,用「破壞」物品來教育(無論破壞的是什麼東西),就是這樣一種看似輕鬆、快速又有效,但卻極其危險的方法。更何況,從這個父親的事後得意洋洋的行文來看,他跟藏馬面對的小嘍囉一樣,是在精密的算計之下幹出這件對孩子的暴行。

我們無法預知這位父親往後會面對什麼樣的危險。也許孩子長大之後會寬容地原諒他,或者為生活奔忙,找到其他更費時費神的嗜好,逐漸淡忘這件事;但也很有可能,孩子從此也學會了以暴力與破壞達成目標的效率甚至快感,等到他成長到力量關係逆轉,或是與弱者相處時,就會毫不猶豫地行使它。

對於這件事在技術上的討論,例如存檔有沒有可能復原、破壞別人的主機(儘管事後賠償新品)有沒有法律責任⋯⋯已經很多,這裡也就不再贅述。不過在這裡我們必須注意到一件事:這次NS破壞事件的當事人,本身是一位前自衛官,號稱多次轉職後成為億萬富翁,並且熱衷於演講、研討會、出書⋯⋯換句話說,是一個典型的「情報商材屋」,也就是「販賣成功體驗」的網紅。

換句話說,他也很可能早就預見到自己這種行為會招致大炎上、激烈的批判,但是,對於視聲量及PV點閱至上的這種「21世紀新人類」來說,認真的批判或討論大致上是完全不痛不癢的。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明明NS本身就設計有能夠限制遊玩時間與功能的家長管理機能,但他卻寧可要先用「將主機鎖在保險櫃裡」這樣的昭和年代手法,讓孩子受不了禁令而去跟朋友借主機來混充,再以此為由大肆破壞、當成自己的「商材」加以宣揚。

這比起手折3DS的虎媽音樂家來說,可能還要更惡劣一點。因為這很明顯是大人在利用爭議來為自己盡情地造勢——成本不過是自己兒子的驚嚇哭叫,與他可預見將會崩潰一段長時間的人際關係。

在本文完稿之際,當事人的網站文章也有所更新,撤下了原本張貼的被破壞的NS照片,並且寫了相當長的補充,大致上重點是「不使用家長功能是因為小孩長期以來會偷看並破解密碼」、「並沒有以炎上為自己行銷的算計」⋯⋯等。相不相信,就看各位讀者的判斷了。筆者個人持保留態度。

讀者也有心愛的玩具、物品,乃至於遊樂器被這種「不可抗力」毀壞過嗎?跟以前一樣,我們能做的大概也只有:有朝一日自己當上長輩,要時時壓抑那種對弱者行使優越破壞力的衝動吧。

新聞來源為「NOW電玩」

更多NOW電玩新聞
遊戲時光部屋/奔馳在時代先端的SEGA超實感賽車遊戲機「Video Driver」
遊戲時光部屋/30年來無法擺脫「野球拳」陰影的不幸AVG《水晶之龍》
遊戲時光部屋/遊戲史上超高難度彈幕射擊遊戲「夏日嘉年華 ’92 烈火 RECC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