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冬堆雪人 北京台生呼新鮮

特派員陳柏廷/專題報導
來自台南,就讀北京大學國關學院的蔡育璋直言,在北京過冬很新鮮。(記者陳柏廷攝)
來自台南,就讀北京大學國關學院的蔡育璋直言,在北京過冬很新鮮。(記者陳柏廷攝)

去年北京揮別過往「貧雪」的窘況,入冬以來已經迎來兩場大雪。相較北方的陸生看到下雪早已見怪不怪,對於南方來的台生來說,看到大雪紛飛的北京,心情卻是十分新鮮,除了賞雪、堆雪人、滑冰外,還體驗北方冬至吃餃子的習俗,讓亞熱帶來的台生,眼界大開。

跟蔡育璋第一次約訪碰面的下午,北京大學南門外的兩排樹木早已「一絲不掛」,十足北方入冬的景象。而當天下午儘管出了點小太陽,但零下4度的低溫,仍讓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趕忙拉緊領口的拉鍊,並拉上大衣頭套。

追雪追流星趣事多

就在此時,蔡育璋正好在對面招手,在他的領路下,我們倆落腳北大校園內的一間小咖啡廳,點上兩邊咖啡的同時,我也一眼瞥見蔡育璋的外衣底下,同樣穿了不少衣服。蔡育璋也瞧出了我的焦點後,靦腆的笑著,「北京的冬天太冷了,我最外頭的大衣就是在北京這買的,真的很暖和」。

「北京的冬天太冷了」,確實如此,一反前幾年貧雪的狀態,今年北京入冬以來就迎來了兩場瑞雪,而我與蔡育璋約訪的那天,北京的第二場雪也才剛過去10天左右,事實上,北京的街頭,特別是行道樹周邊,都還依稀可見殘雪的痕跡。

來自台南的蔡育璋是北京大學國關學院一年級的新生,換言之,他是今年9月才來北大就讀,過去在台灣幾乎難以見到下雪,在北京不到3個月,他已經見證了兩場大雪。

談及第一次在北京遇到下雪時,蔡育璋與另一個來自海南的大陸室友簡直興奮極了。蔡育璋稱,北京11月初雪的那天,他與大陸室友趕忙跑到了教室外的露台,興奮地拾起地上的雪塊互擲,後來還跑到校園內的未名湖去賞雪、堆小雪人,而當時湖面上雖未全部結凍,但已可見到些許湖冰。

蔡育璋接著說,那天真的是很新鮮,尤其是對台生來說,因為台灣根本很難看到雪,「當天看到雪時,我都興奮的叫了出來,根本顧不上氣溫低,這只有在北方才能看到景象。」

而12月16日北京整整下了一天的雪,蔡育璋說,當天一大早就開始飄雪了,而且那天雪還滿大的,有幾次走在路面上都差點滑倒,都讓他考慮應該要去買雙雪靴之類的,這種情況在台灣很難想像,尤其他的老家台南,天氣是更熱的;來北京念書,就好像從亞熱帶直接一下子跳到寒帶。

蔡育璋還透露,前一陣子剛好有流星雨,凌晨時分自己也跟室友在校內的草坪去「追星」,雖然當天晚上看到不少流星雨,但確實也是冷到受不了,可以說是寒風刺骨。

氣候乾燥治好過敏

其實除了下雪,北方的冬天還有很多應景的戶外活動,比如滑雪或是去什剎海滑冰。當談到相關話題時,蔡育璋話匣子一開,直言過去曾在國外滑過人造雪的雪場,但因為在北大讀書,有地利之便,真的很想去鄰近的滑雪場滑滑看,應該會相當刺激、有趣。

不過,在北京過冬,除了冷到受不了的印象外,蔡育璋卻是意外擺脫了鼻子過敏的困擾。他說,自己在台灣的時候,常因為天氣原因引發過敏,鼻子很容易流鼻水,常常衛生紙都擤掉一大包,但到了北京,尤其北方冬天氣候乾燥,反而就沒有了過敏的症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