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道歉能夠化險為夷?

美麗島 電子報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520新任期上路首日,行政院長蘇貞昌召集閣員精神講話。才歷經「紓困之亂」的蘇貞昌給內閣團體成員的教戰守則就是,如果真的做得不好,人家也在罵,誠意道歉、認錯。認錯是改正的開始,勇敢認錯比死不認錯勇敢多了。他強調講究的是結果,如果有不對之處,沒有什麼官大學問大,他會聽大家的。

面對罷免危機來勢洶洶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市議會進行報告並備詢時,挨批選舉政見跳票,卻反批愛情摩天輪計畫卡在交通部,高雄選出的8名立委都不幫忙爭取。韓也辯稱,從沒說高雄要在太平島挖石油,只提醒中油公司「如果去挖不要忘了高雄,要分一杯羹給高雄」,結果「劍橋分析」說他要挖石油、是草包。

滿腹委屈的韓國瑜不吐不快,抓住機會痛批,「劍橋分析」就是貼標籤,只要被定位是傻瓜,講的話就是「傻瓜在說話」。自稱被「劍橋分析」式的攻擊,因為被定位為草包,所以他說任何話都是草包說大話、草包治理高雄、草包選總統等。

總統大選期間,韓國瑜就曾對媒體抱怨,選舉期間「黑韓」現象,大概幾十年來沒出現過這麼骯髒的打法,這就是歐美最厲害的一種選舉方式,叫作「劍橋分析」;「這是一種非常兇猛,而且沒有道德限制的一種選戰策略。」

其實,「劍橋分析」並不是什麼選戰模式,而是一家在倫敦的資訊公司,透過大數據的比對以及心理學的分析後,選定可以操弄或是影響的對象,再以選舉策略改變其投票行為。外傳美國總統川普當選、英國成功脫歐,「劍橋分析」的精心算計功不可沒。

韓國瑜一直執迷於自己是遭「劍橋分析」攻擊,被貼上草包的標籤,以致說什麼話、做什麼事都像個傻瓜。然而,從高雄市長一路到總統大選,韓國瑜的表現就是對於市政、國政過於陌生,不用功的結果開出的政見天馬行空,甚至荒誕不經,失言記錄更是「族繁不及備載」。

參選高雄市長,多數人民不會認為,或認同韓國瑜是草包的說法;即便相較之下,對手陳其邁的客觀條件,或政治資歷、從政表現都稱得上一時之選,但在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包袱之下,選民願意給一個空降的「賣菜郎」機會,韓國瑜猶如神功護體,任何的失誤都難掀起一絲漣漪、傷他一根寒毛。

草包的標籤貼得住,難道不是得韓國瑜之助?如果沒有急著轉換跑道,選民又豈會那麼快就勾起過去的記憶,急著和這個要讓高雄發大財的市長把帳清一清。如果不是有那麼多失言,那麼多荒謬的「芭樂票」無法兌現,草包又如何上得了身?至少幾十年來,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李登輝、連戰、馬英九,甚至違紀參選的林洋港、宋楚瑜還真沒有一個人「承受」得起這樣的「封號」。

如果硬要拗「劍橋分析」,勉強扯得上就是韓國瑜的失控言行太多,頻率也太高了,成為攻擊的破口。反倒是鼓勵選民不要投票的選戰策略,曾經不只一次被「劍橋分析」操弄。只是韓市府畫虎不成反類犬,在LINE呼籲罷韓不去投票但要監票,「讓站出來的人有壓力」的官員,如今遭檢方調查。

面對沛然莫之能禦的罷韓風潮,韓國瑜終於為自己請假3個月參選總統一事,在議會向市民致上歉意。另一方面,稍有常識的民眾,都知道市場規模太小的台灣,根本無法引進迪士尼,韓國瑜也坦承此一政見的確有困難,這部分他願意收回。

星雲大師曾引《成佛之道》說:「恥有所不知,恥有所不能,恥有所不淨。」能夠知恥認錯,才會「緣恥發菩提,邁向成佛道」。因此,他把「認錯,要有勇氣」當成自己人生的座右銘。

「後退其實是向前」!蘇貞昌眼中只有政策圓滿達標與否,韓國瑜或許太過執著於對手的好惡,反而忽略當初89萬選民的感受;如果韓國瑜能夠及早認錯、道歉,埋頭市政、謹言慎行,或許危機會是轉機,又何必現在又在搞「蓋牌」,還深陷草包與罷免的泥沼中?

【作者 王正寧/媒體工作者,曾任自立、聯合、中時報系,主跑國會、黨政新聞,並兼任大學講師】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