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前大騙票3】只聞理事長申請過關 農民被迫僱黑工問題多

吳婉瑜
屏東縣高樹鄉盛產鳳梨,當地農業人口卻嚴重老化,農民閔黎明長年在收成時找不到農工協助。(圖/黃耀徵攝)
屏東縣高樹鄉盛產鳳梨,當地農業人口卻嚴重老化,農民閔黎明長年在收成時找不到農工協助。(圖/黃耀徵攝)

今年四、五月間政府釋出引進農業移工訊息,但實地走訪農業第二大縣屏東縣,基層農民卻反應缺工問題未解,除了農業移工申請過程屢遭負責受理的地方農漁會推託,農委會提供的農耕團更是搶手,事先申請也不一定等得到。

本刊實地前往屏東縣高樹鄉一處十甲大的鳳梨田,五十歲的屏東高樹鄉農民閔黎明汗水淋漓,正忙著補植鳳梨幼苗,因為承租的十甲鳳梨田原本需要幫工二十人,現在農村人口老化,鳳梨田裡卻只有一半人力,雖然聽到政府開放申請農業移工,但卻常聽人批評申請作業不容易,只好乖乖打消念頭,當然其中也不乏最現實的考量,閔黎明坦承說:「雇外勞除了供應吃、住,最頭痛的是要投保勞,我是向人租土地,自己都沒有保農保了,根本負擔不起這筆費用。」

據了解,鳳梨的種植過程就屬植苗及收成期最缺工,每年十至十二月進行植苗,收成則落在一年後的二至六月,大約兩年一收。閔黎明透露,高樹鄉幾乎都是「老」農夫,很需要移工進駐,不過申請作業談何容易,就連附近合作社一名理事長也耗時半年,最後透過「內部管道」才配置到兩名移工。他有些喪氣地說,前幾年就聽到政府一直喊農業外勞,但政策配套始終不夠完善,選舉到了就會出現,等選舉過就沒了。

民面臨季節性缺工時,也會雇用「黑工」,本刊採訪中還目擊逃逸移工在田裡打工。(圖/黃耀徵攝)

少了合法的農業外勞,當地缺工時靠的是中老年失業的民眾,平均年齡約四十歲以上,其中更不乏「黑工」。記者採訪時就直擊,兩名外籍黑工正在隔壁的田中除草,閔黎明小聲說道:「警察每天都來抓,雖然被抓到可能挨十五萬至七十萬的高額罰金,但根本抓不完。」這些黑工來源除了家庭幫傭揪團賺外快,還有從工廠逃跑的移工,前陣子更有一大批藉觀光名義來台的逃逸旅客。

對此,農委會輔導處農業人力發展辦公室執行秘書蔡佩君說明,農業以季節性缺工為主,因此採用派遣方式讓人力達到最高效率,試辦期間以農業、漁業、合作社等與農業有關的非營利組織做為調派團體,因此,農漁會要負擔雇主責任,派不出去的移工便要自己養,因此精算後認為可行的單位才會向農委會提出申請,萬一鄉鎮農漁會未受理移工申請,農民可以找縣級農漁會。

更多 CTWANT 報導
【選前大騙票4】怕移工落跑 農漁會直接打槍:沒辦這業務
【糖害青少年3】年輕真不怕死 私下竟偷喝紅豆奶茶
是不是有錢人「看臉就知道」 研究指出:眼睛、嘴巴洩露一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