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台灣的地理位置不會改變

陳長文

2020年總統與立委大選落幕,未來4年確定繼續由民進黨完全執政。對比選前激情,投票當天整體過程顯得平靜而有效率,故無論心目中候選人是否當選,我們都該為中華民國民主的勝利慶賀,並繼續加強監督政府施政。在此,筆者擬從兩個角度談對此次選舉結果之觀察。

首先,此次選舉蔡英文與民進黨並非贏在近4年來內政治理績效。值得注意者,相較個人色彩濃厚的區域立委,此次民進黨在不分區政黨票部分從2016年大選的44%下滑至33%,凸顯選民對民進黨的施政確實存在疑問。違憲的轉型正義、失敗的司改、冒進的年改、促轉會淪落為東廠、官員為立委高鐵遺失300萬護航、落選地方官轉任中央首長、總統府私菸案、挾國會多數強行通過封殺兩岸交流的《反滲透法》等在在顯示執政團隊脫序違法得現象。未來蔡英文是否憑此次大選民意回任黨主席,致使民進黨占多數的國會完全失去憲法制衡行政權的功能,值得國人關注。

其次,選後兩岸關係已經出現的不確定風險或將持續惡化。蓋此次選舉極可能令執政黨對其過去的兩岸路線更加自信。尤其蔡英文的副總統當選人賴清德向以「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自居,未來執政團隊是否會在兩岸政策上躁進,令人擔憂。

海內外評論皆注意到,此次蔡英文與民進黨之所以能在1124大敗後再獲民意支持,除國民黨內部整合失敗等因素外,與大陸「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香港爆發「反送中」事件,以及貿易戰下美陸矛盾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而國民黨面對民進黨選前拋出「九二共識等同一國兩制」、「今天香港,明天台灣」等口號,也因窮於附和「反對一國兩制」與回應「抹紅」攻勢而自亂陣腳,錯失接地氣、精準論述「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內涵的良機。

實則,無論選前「亡國感」炒作得如何震天價響,選後有兩件事是確定的:一、台灣地理位置不會改變;二、台灣與大陸硬實力差距早已天差地別。故相比硬碰硬的過度自信與自傲,「以小事大」的智慧與務實精神無疑才是選後台灣領導團隊不可或缺的本事。就此而言,筆者建議蔡政府試著去了解芬蘭歷史(特別是與俄羅斯的關係),必能從中得到寶貴的啟發。

芬蘭也是民主及市場經濟國家,二戰期間歷經與俄國的幾次戰役,傷亡人數幾近國內總人口數2.5%,戰爭的慘痛經驗使芬蘭人體會到其只是人口僅為俄國1/58的小國,且無法改變其緊鄰俄國的地緣政治位置。故為確保芬蘭人民實質獨立,在冷戰期間凱柯寧(Kekkonen)總統任內的外交政策轉而採取務實路線,確認國家存續不能不實際地期待外國幫助,必須盡一切可能去認識俄國立場並盡力避免與俄國緊張對峙。看似委曲求全的政策雖遭譏諷「芬蘭化」,但現實是芬蘭得持續維持獨立性,並以之作為高度民主與經濟成長的基石。

當然,芬蘭的情形與我國有截然不同之處,但在歷史、政治、地理等方面卻也有值得借鏡的部分,特別是其在面對鄰近強國時對自我實力的自省,以及務實而理性的外交政策部分。相較之下,在此次大選中,只見執政黨操作「反中仇中」的意識形態。選前,蔡總統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林靜儀接受「德國之聲」專訪,被問及北京是否接受其兩岸主張時表示,「我為什麼要管北京政府能不能接受?這是我國內政」的回應,更是道盡筆者心中的擔憂:反中、仇中或抗中意識形態或許在選舉時管用,但無論是罔顧兩岸現實或對台美關係過於樂觀,是否都將使兩岸漸行漸遠、甚至反而推向戰爭邊緣?

此次蔡英文與民進黨大勝,某程度上正好證明其選前以恐中拉票的不正當性。中華民國歷經戒嚴乃至3次政黨輪替,民主體制健全,選民早有足夠「反專政」的免疫力,何來滲透與亡國感?不必要的兩岸議題操作,只是無謂挑起兩岸敏感神經,甚至戰爭風險。選舉結束,台澎金馬的地理位置不會改變,只盼在大陸實力日強、民族主義日盛的趨勢下,執政黨能調整選前反中仇中的兩岸政策,讓血濃於水的兩岸人民有和平發展空間,不但遠離兵戎相見之路,反而得透過良性交流求同存異,找到自由民主均富的良制最大公約數。(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