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票解析】慘勝!朱立倫靠「全黨救1人」脆弱上位 成史上得票率最低藍主席

·8 分鐘 (閱讀時間)

歷經激烈廝殺拉鋸戰,國民黨主席改選結果今晚揭曉,回鍋角逐黨魁大位的前新北市長朱立倫,雖在黨內棄保效應及「亡黨感」危機意識發酵「護身」下,成功擊潰選前聲勢暴起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及力拚連任的江啟臣,但從朱個人最終總共僅獲8萬5164票、得票率45.78%的結果來看,不但慘勝、還未能突破「過半」得票門檻,更創下了近20年來黨員直選主席「史上最低得票率」。重掌黨權中樞核心的「政治精算師」,還未正式走馬上任,恐怕已注定先成為一位先天失調的「脆弱黨主席」,領導威望及政治能量提前折損一大半,足令外界看破手腳。

時隔一年多,徹底在野的國民黨主席再度易織,此次選戰過程可說是高潮迭起、讓黨內猝不及防,宛如洗了一場「三溫暖」。朱立倫宣布參選之初,以「一人救全黨」之姿出場,直踩現任黨魁江啟臣因在疫情期間挨批表現不佳、領導力不足的「痛腳」,並順利集結執政縣市首長、地方派系等黨內各股勢力,營造出一股大軍壓境的「西瓜效應」氛圍,對江尋求連任確實造成強大壓力及危機。當時,挺朱陣營甚至極度樂觀看待選情,斷言勝負早已高下立判,喊出可望呈現「七三開」輾壓對手的競爭局面。

單攻「反江」招黨內反感 政見又不如張亞中有感

然而,朱雖找到揭竿而起的「反江」正當性,但選戰策略上,他卻採取堅壁清野、圍堵孤立策略,對江啟臣一再步步進逼,像是挺朱的中常委沈智慧多次發動「逼宮」攻勢,前花蓮縣長傅崐萁更急叩台中黨代表與朱聚會直搗江的「大本營」台中市踩場,也造成一定的反效果,反而引起不少黨內人士反感、同情江。

等到正式進入登記後,以為穩操勝券的朱立倫又開始故態復萌,除了一再數落、檢討江的不是外,卻未能進一步提出能夠感動人心、具體有感的政見論述或改革主張,證明為何自己比江啟臣、張亞中等人更好、更強、更有能力團結領導國民黨。反倒是,隨著朱、江彼此互相攻訐殺紅了眼,開始讓部分「恨鐵不成鋼」,急於出一口悶氣的深藍基層黨員們,將期望及情緒投射到大鳴大放,強打「親中遠美」、反建制、反宮廷派及反民進黨的張亞中身上。朱不僅未能即時察覺,掌握選情變化脈動,還在辯論會上隨之起舞,自我陷入「美國線民」政治泥淖戰場,甚至還鬧出中常會政見發表會「中離早退」的危機事件。

朱立倫參選之初,以「1人救全黨」之姿出場,最終卻演變「全黨救1人」窘境。(陳愷巨攝)

考紀風波亂入輾歪民調 掀亡黨焦慮才被「保命」

選前最後關頭,黨中央突將張亞中移送考紀會調查引發軒然大波,朱立倫卻與江啟臣急著撇清責任、甩鍋互推卸責,反而讓張亞中的聲勢被愈打愈高,所謂的「張亞中現象」自此不再只是被綠營或媒體炒作的話題、假象,黨內競爭態勢瞬間風雲變色,從原先的「朱江對決」,急轉直下演變成「朱張對決」,政治局勢幾近失控,一發不可收拾。

過去這一周來,國民黨內的地方執政縣市首長、黨籍立委、基層民代等黨公職人員,只能以「茶不思、飯不想,夜不能寐」來形容,湧現空前龐大的集體焦慮感,擔憂一旦兩岸路線主張激進的張亞中當選,這股政治狂潮襲來,恐讓國民黨面臨「毀滅性」的泡沫化危機,因此選前關鍵時刻,眾人紛紛公開表態挺朱,全力替朱動員催票、集中選票。

據透露,選前幾天,藍營內部甚至還傳出所謂的啟動「末日模式」之說,一旦張亞中真的當選黨主席,已有黨內要角準備好包括退黨另籌組新政黨、續留國民黨但從此不再插手黨務、等到張亞中出包「自爆」被逼下台後,屆時再重新收拾殘局等三條「保命」路徑,焦慮感、危機感幾乎快要爆棚。

得票率跌新低「新北5成都沒」 靠中南部鐵桿粉挺住

但從今天的開票結果來看,儘管選前挺朱陣營強力操作棄保、亡黨感、退黨潮等議題,可說是使盡了洪荒之力,全面催到極致,然最終黨主席總投票率卻僅有約5成,這不僅是代表基層黨員參與熱情不足及對「保朱」仍有疑慮,反應不如預期;朱立倫個人的總得票率僅45.78%,更是創下自2001年國民黨員直選黨主席以來,史上得票率最低的難堪紀錄。相較於2015年黨主席補選時,朱「同額競選」囊括了99.61%史上最高得票率的盛況,真的是情何以堪,令人不勝唏噓!

進一步分析選票結構,朱立倫在政治根據地新北市未能突破5成門檻、從政起點桃園市則勉強「保5」。「客家庄」新竹縣、苗栗縣均破5成得票;中南部方面,朱在雲林縣全國得票最高衝到67.31%,其餘像是嘉義縣、台南市、屏東縣、宜蘭縣、澎湖縣等得票也皆拿超過5成,代表挺朱的派系、組織系統票源,的確有發揮一定作用。

只不過,朱立倫在黨員票大票倉的「首都」台北市,僅以1.48%的些微差距領先張亞中,台中市更是完全不如朱營選前預測可以成功攻克江的大本營,朱個人得票僅25.32%,甚至還倒輸張亞中3.14個百分點,慘變「老三」。另外,像是傳統「正藍」的新竹縣、金門縣等,朱也不敵張亞中,海外黨員部分朱更是大輸張、江兩人,得票率被壓制在1成8左右。

此次選戰,朱立倫鎖定對手江啟臣,大力「反江」,最終卻造成反效果,引起不少黨內人士同情江。(陳愷巨攝)

王金平拒挺+派系難救+深藍之力 朱領導威望堪憂

朱立倫獲得最終勝利,但票數背後卻隱藏極大警訊。首先,朱的個人總得票不僅未能過半,還淪為「史上最低得票率」黨主席,此一慘勝的結果,已先讓他的領導威望及政治能量提前折損一大半。棄保效應雖有發酵,但江啟臣卻未如預期般地被徹底棄乾淨,不但守住台中老家保住面子,還撐住約18趴的個人總得票。尤其,據了解,在中秋連假過後,選前3天傳出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所屬的高雄白派農會系統,全面下達軍令狀挺江,讓江啟臣最終在高雄開出近2成得票數,象徵仍有部分黨內中南部本土派,對朱仍有所不滿、失望,即使亡黨感、危機感全力開到最大,還是不願盡棄前嫌放下恩怨來「救朱」一把,日後朱立倫接掌黨機器後,恐仍將受到相當程度的抵制,必須設法化解此一領導危機。

再者,朱立倫雖有派系組織票奧援,但包括挺朱的前台中立委沈智慧、前花蓮縣長傅崐萁、前高雄市立委黃昭順等人,在其「地盤」都未開出亮眼票數。例如,朱在花蓮僅拿下4成5得票,反觀江啟臣還有2成2得票,比他的全國個人總得票率還多,未來朱上任後如何處理傅崐萁返黨問題,恐怕還有不小的反彈力道。而朱在高雄僅獲得41.7%得票,其中左營、楠梓四個投票所,朱拿到的總票數還倒輸張亞中約300票。諸如此類的現象,突顯朱對黨內選戰、政治生態及輔選選將等,都還有認知不足或迷思,未來又如何能運籌帷幄操盤更大型的全國性選戰與擅於選舉、擁有中央豐沛資源的民進黨對抗?

最後,張亞中雖未「弄假成真」當選黨主席,但其背後集結了32.59%的深藍、外省、黃復興等黨內不滿朱的黨員群眾,也是朱立倫未來難以忽視,必須正視面對、加以疏導的一股力量。而在黨中央外頭虎視眈眈的「戰鬥藍」趙少康,乃至於侯友宜、韓國瑜、郭台銘等有志2024總統大位者,朱如何處理好與他們之間的關係,避免黨內齟齬不合、再陷分裂紛爭,也是一大挑戰。

張亞中雖未竄位成功,但他擁有32.59%深藍、外省、黃復興等不滿朱的勢力。(張哲偉攝)

當選可能才是痛苦的開始!已經2次與總統大位擦身而過、失之交臂的朱立倫,此次回鍋參選黨主席卻打得零零落落,嚇出一身冷汗,整場選戰只剩下反江、棄保、恐中、退黨、亡黨、危機等「負面關鍵詞」,選舉主軸及訴求完全走味變調、變質。在「全黨救一人」的恐懼動員及仇恨情緒下當選黨主席,而非孚眾望獲得基層黨員正向肯定、認同或支持。如此的「百年老店」新領導人,在接下來面對選後的黨務人事鋪排、選戰提名布局、黨內團結整合等棘手難題,要如何「重拾領導、改變才有希望」,恐怕暫時還要先打上一大問號?

更多上報內容:

「黃花崗革命失敗還有辛亥」 張亞中敗選憂黨魂:別再喬位置換板凳

【新黨魁第1槍】朱立倫霸氣喊戰鬥藍硬啦 「民進黨今晚開始要擔心了」

【辜負新舊派】江啟臣「2硬傷」害敗選 最年輕黨魁交出百年老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