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總統「眼高手低」的最要不得

台灣數位匯流網 |鄭自隆

文/鄭自隆

本次總統大選就是3組候選人,最令人意外的是宋楚瑜,諸葛亮六出歧山,宋這次投入大選是第7次選舉,已破了諸葛先生的記錄,宋的前6次選舉是1994年省長選舉、2000年大選、2004年大選、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2012年大選與2016年大選;2004年是與連戰搭檔擔任副手,期待1+1>2的效果。這6次選舉中,1994年省長選舉贏得漂亮,得票率56%,大贏其餘4組候選人,但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就大輸,只拿5萬餘票,泛藍選民棄宋保郝(龍斌)。

宋楚瑜的能力,選民大概不會質疑,但為什麼票開不出來?除了能力,選民還期待什麼樣的「總統條件」?

最近常有人以「德是否配位」臧否上位者,或以「望之不似人君」評論總統參選人,選總統,道德考量固然重要,但這只是充分條件而非必要條件,否則蔣介石與毛澤東都不能成就一代梟雄,他們都過不了「權謀」關與「色」關,因此除了「德」還得考量其他的條件。

總統的必要條件是「心」與「力」,「心」指企圖心,「力」指能力,若將企圖心分為高低,能力分為強弱,如此可形成2x2的四個象限,以之評量總統參選人,會是另一種觀察的方向-

第一象限:能力強、企圖心高

第二象限:能力強、企圖心低

第三象限:能力弱、企圖心低

第四象限:能力弱、企圖心高

再不明事理或鋼鐵某某粉的選民,都會同意第一象限是最佳選擇,我們是應該選出「能力強、企圖心高」的總統,但中華民族三千年歷史,如是的明君屈指可數,現在世界百餘國家又有多少是「能力強、企圖心高」的領導人?天是否賜明君,我們只能焚香祝禱。

那退而求其次的選擇呢?或許有人會選第二象限的「能力強、企圖心低」,也有人會選第四象限「能力弱、企圖心高」的,那類比較好?

「能力強、企圖心低」通常是沈潛性格,才不外露,不會練肖話不亂開支票,木訥寡言並不討喜,無法成為偶像,平時看似無作為,但關鍵時刻由於本身的智慧與能力,卻可拔劍而起,力挽狂瀾,還是個還不錯的選擇;嚴家淦或許就是這樣的例子,他接蔣介石去世未滿的任期,但後續的蔣經國擺明接班,他唯一能做的是韜光養晦、明哲保身,以求安然渡過。

但如果選擇「能力弱、企圖心高」的,將是個災難,「能力弱、企圖心高」簡單的說就是「眼高手低」,能力不足,但權力在握,為表現存在感就會搞東搞西,擘畫不切實際的藍圖,遙想天邊彩虹卻踏壞腳邊的玫瑰,如果只是幻想尚不打緊,最怕是沒有能力又矢言「改革」,大家都要跟著跳火坑;香港的歐巴桑就是,明知2019是北京建政70週年,能夠平平安安就阿彌陀佛了,還搞了逃犯條例試圖表功,結果一發不可收拾。

在業界「能力弱、企圖心高」的主管,最為可怕可恨,欺下瞞上,有功自已攬,有過部下扛,這類的主管除了裙帶、派系關係外,很多是《彼得原理》下的產物,彼得原理是70年代企管理論,說科員幹得不錯,就會拔擢為科長,科長幹得不錯,再被拔擢為襄理,如此循著人資體系,總有一天他會被高升到無法勝任的工作,成為組織災難。

台灣政治圈也是這樣,議員幹得不錯就選立委,立委幹得不錯就忙著選縣市長,市長幹完甚或位置尚未坐熱,就想選總統;這樣的步步高昇,對本人對選民都不是好事,議員、立委、市長、總統都是不同角色與功能,不是一條鞭,可以順藤摸瓜;小學、中學第一名的學生,到了大學不見得可以名列前茅,國會第一名的立委,也未必是全民稱許的總統。

總統工作不要相信「勤能補拙」,能力不足但具高企圖心,最後是禍國殃民,因此當無適當人選時,第三象限的「能力弱、企圖心低」也是個選擇,至少平安度過4年,「無為」不是壞事,《老子》就說了「無為而天下治」;且不說治國,在公私機構中有多少「無能」卻強出頭的「有為者」,看似「有為」以「改革」「掃除舊勢力」為名,最後崩解了組織,讓組織掛點。

台灣民主化30年,有過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等四位民選總統,加上現在的政治紅人,柯文哲、宋楚瑜、郭台銘、朱立倫、韓國瑜、呂秀蓮, 以「德」、「力」、「心」來評量,台灣人會給他們各幾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宋楚瑜臉書、韓國瑜臉書、蔡英文臉書、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選戰「政見論述」不是這樣玩的
候選人的「學位迷思」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