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凶巡遊離咸陽 鑾輿同載鮑魚歸

文/王立群
旺報

秦始皇在病危之時,特意讓趙高草擬了一封給長子扶蘇的詔書,要他將兵權交給蒙恬,趕往咸陽主持喪葬。但是,詔書寫完還沒有來得及封口交給使者,秦始皇已經撒手人寰。

第三件事是沉璧事件。這年秋天,又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一位走夜路的使者從東經過華陰,突然有一個人手持玉璧將其攔住。他對使者說,請你替我把這塊玉璧送給滈池君,還對使者說:「今年祖龍死。」使者莫名其妙,急問他是什麼意思。但是,這個奇怪的人留下玉璧,沒做任何解釋,轉眼就消失在夜幕之中了。稀里糊塗但也感覺不妙的使者帶著玉璧回到咸陽,立即向秦始皇做了彙報。秦始皇聽後,第一反應就是這句話中的「祖龍」指的是自己,他沉默了好大一會兒,才說,山鬼至多知道一年之事。退朝之後,秦始皇對別人說,「祖龍」是指人的祖先。聽起來似乎口氣很硬,其實已有無可奈何之感了。然後,他派人將使者捎回來的玉璧送御府去察驗,鑑定的結果是,這塊玉璧竟然是秦始皇二十八年(西元前二一九年)他巡遊渡江之時,祭祀水神而投到江水中的那塊。十年前祭祀水神的玉璧怎麼又被一個不明身分的人給送回來了呢?

三件怪事鬧得心鬱悶

最怕禍不單行。一年之中連續發生三件怪事鬧得秦始皇心裡非常鬱悶。他為這些事特地舉行了占卜,得出的結果是出巡和遷徙百姓才能避凶趨吉。於是,秦始皇下令遷移三萬戶人家到北河、榆中地區,並且給每位遷徙戶贈了一級爵位。

這三件事都明明白白記錄在《史記‧秦始皇本紀》之中。

秦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第五次巡遊的龐大車隊從北邊(今內蒙古包頭)向南沿著直道快速向咸陽前進。這個車隊有兩大特點,一是車隊中有數十輛外形上完全一樣的豪華車,二是這數十輛豪華車散發著一股刺鼻的臭味。原來,這些車輛中有幾輛裝滿了發臭的鮑魚,另外一輛豪華車裝載著一具已經發臭的屍體。屍臭和魚臭相互混合,瀰漫在整個車隊之中。隨行人員中只有幾個人知道這具屍體是誰,多數大臣和眾多隨行人員對這個車隊的祕密完全不知曉,還以為秦始皇想吃臭鮑魚呢!

誰都沒有想到,這具已經腐爛發臭的屍體,就是中國歷史上鼎鼎大名的秦始皇的屍體。秦始皇生前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他的人生閉幕式竟然是為幾車臭鮑魚所伴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天現「熒惑守心」的凶象,天降隕石並刻有秦亡的讖語,十年前祭水神沉河的玉璧被莫名其妙地送回,並帶來了「今年祖龍死」的預言,這一連串的事件讓秦始皇非常鬱悶,占卜得出,他必須巡遊,才能化凶為吉。於是,秦始皇三十七年,他開始了一生中的第五次大巡遊。由於有了前一年三樁怪事為背景,這次大巡遊已經成為了秦始皇拯救自己生命的一次非同尋常的大事件。這次巡遊並非刻意要做什麼,而只是趨吉避凶。

左丞相李斯是秦始皇的親信,自然要陪他出巡,右丞相馮去疾不能再離京,於是,奉命留守京城。秦始皇的小兒子胡亥平日深受父皇喜愛,要求陪父皇出遊,秦始皇答應了──這小子倒是挺會趕機會的。

秦始皇第五次出巡,從秦始皇三十七年十月出發,到第二年七月,前後長達九個月。這九個月中,秦始皇南到浙江錢塘,在會稽祭奠了大禹,刻石頌德,當然是歌頌大秦帝國和自己的豐功偉業,然後北上到達瑯琊(今山東臨沂)。

親自射死了一條大魚

渴求長生是人類永恆的追求。在瑯琊,秦始皇接見了已去九年的徐福。儘管秦始皇在兩年前「阬術士」之時曾經痛罵徐福花錢多而沒辦成事,但是,徐福不像盧生,非但沒有逃走,還主動來拜見秦始皇,向他說明自己沒有找到仙藥的原因是有大魚作祟,要秦始皇派出神射手幫他除掉大魚。徐福這一手比盧生厲害,秦始皇不但沒有殺徐福,反而聽信了徐福的話。於是,答應了他的全部要求。而且,秦始皇沿海前行時還親自射死了一條大魚。

但是,到達平原津(今山東平原縣西南)時,秦始皇突發重病。

中國古代文獻中的「病」與現代漢語中的「病」概念不一樣。一般較輕的病,在古代文獻中只稱「疾」,只有重病才稱「病」。所以,「至平原津而病」是說秦始皇走到平原津時得了重病。「上病益甚」,等於說秦始皇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了。此時秦始皇自己已經感到有些不妙,這才「為璽書賜公子扶蘇」,寫了加蓋玉璽的詔書給公子扶蘇,召長子扶蘇回咸陽主持喪葬。《史記‧李斯列傳》記載得更詳細:病甚,令趙高為書賜公子扶蘇曰:「以兵屬蒙恬,與喪會咸陽而葬。」書已封,未授使者,始皇崩。書及璽皆在趙高所,獨子胡亥、丞相李斯、趙高及幸宦者五六人知始皇崩,餘群臣皆莫知也。

秦始皇在病危之時,特意讓趙高草擬了一封給長子扶蘇的詔書,要他將兵權交給蒙恬,趕往咸陽主持喪葬。但是,詔書寫完還沒有來得及封口交給使者,秦始皇已經撒手人寰。這封詔書和秦始皇的玉璽都由趙高保管。此事只有胡亥、丞相李斯、趙高和幾名貼身宦官知道。

但是,加蓋了玉璽的皇帝詔書並沒有及時交給使者發走,而是留在了中車府令、行符璽事趙高手裡。「中車府令」是皇帝專用車隊的隊長,專管皇帝的車馬,這是極受信任的官員才能擔任的官職。官名上加「中」字,意味著他可以出入皇宮。「行符璽事」,「符」是皇帝調兵的符節,「璽」是皇帝詔書上加蓋的玉璽,「行符璽事」是專管皇帝調兵符節與玉璽的官。這個職位也是由皇帝最信任的人擔任。趙高一個人兼任了兩個重要的職務,說明秦始皇對趙高非常寵信。(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