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全民防疫新時代

金傳春
中國時報
行政院宣布疫情指揮中心升為「一級開設」,指揮官仍由衛福部長陳時中(右二)擔任。(郭吉銓攝)
行政院宣布疫情指揮中心升為「一級開設」,指揮官仍由衛福部長陳時中(右二)擔任。(郭吉銓攝)

2月下旬,全球疫情蔓延快速,已讓波及國的首長與世界衛生組織疲於奔命!台灣因群聚病例增加,又出現首宗院內感染群聚,加上大學3月初開學,醫護、防疫人員持續緊繃抗疫已身心俱疲,以及至今尚無疫情期的宗教團體活動規範法,眾所關注的是我國的防疫策略能否較多變的疫情更具前瞻性?

於此急需下,行政院聽取各方意見,蘇貞昌院長2月27日終於宣布疫情指揮中心由二級提升至一級開設,讓指揮官可全面強化跨部會協調與資源整合,自此各部會副首長將參與官方會議,提升防疫決策的時效性。換言之,過去由每一確定病例疫情調查後再改進,是「點」的防疫策略,現在將轉升為「全面性」的決策規畫與行動。

事實上,病毒的院內感染,自天花到流感、2003年台灣SARS、2014年非洲伊波拉、2015年南韓MERS及2019年新冠病毒的流行,均波及到感染失控、環媒傳播(fomite transmission)及醫護人員傷亡。台灣在2003年爆發一連串院內感染與社會恐慌之際,幸疾管局新任局長馬上成立專家走訪團,分批親赴各醫院,進行雙向誠懇溝通,明瞭實況與困難,交流不同醫院的成效經驗,提醒醫護人員可能疏漏處,因此在重要關鍵時刻的快速省思與專業協助,至為重要。

然而,今年2月6日當1位34歲武漢醫生陣亡後,才發現他的N-95口罩戴在外,但外科口罩卻在N-95之內,致密合度不足而失誤,令人深感痛惜一條年輕生命的喪失。換言之,快速互學的新知與寶貴經驗可經由網路即時挽回性命。值得一提的是院內感染若有疏漏,易導致「社區感染」,而社區感染又因新冠病毒在無症狀時仍有傳播力,也易造成「院內傳播」,兩者相互影響,若多次循環會加速惡化疫情。

至於SARS期間在新加坡與香港出現的「超級傳播者」,在台灣經由流行病學家輪番電視解說新病的傳染期與傳播途徑,於流行危機時,發揮大眾衛生教育功能而終未出現,降低社會恐慌。在在顯示自下而上的專業互助力量實比自上而下的政治主導,於危急之秋,更能廣收防治成效。

更重要的是面對此次更高難度的疫情挑戰,公共衛生教育已由教室走入社會大眾,提供流行趨勢研判與科學實證的防疫作為,呼籲以「人文精神」照護感染者,強調大眾健康福祉遠重於商業利益與政治考量,也在在顯示民間自發性的感人力量,恰可彌補官方的裹足不前。

綜言之,台灣此次民間互助力與官民通力合作,是2003年SARS疫情省思後的勵精圖治,彰顯自由民主社會強化人民感知後的防疫行動力,格外值得珍惜。當全民動員起來,超前於官方的「一級部署」,防疫總體成效必更為宏遠。

誠然,為了敦促「全球衛生」,應由台灣、中國大陸、香港、澳門與新加坡5地感染醫學會、病毒學會、免疫學會、流行病學會與公共衛生等學會,聯合盡早召開專家視訊會議,研討最佳防控之道,跨越政治鴻溝,才是全體華人健康之福。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兼任教授、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顧問)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