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繼續忍受政府抗疫的「德政」?

·4 分鐘 (閱讀時間)

當西方國家新冠疫情隨著疫苗施打而逐漸趨緩的同時,台灣雖僥倖躲過前一波新冠病毒的侵襲,安穩地度過1年半「微疫情」的時光,但面對這波來勢洶洶的變種新冠病毒,向來自詡為防疫模範生的台灣,竟顯得毫無招架之力。原以為政府早有萬全準備,疫情指揮中心亦已枕戈待旦,但沒想到隨著確診、重症和死亡人數快速攀升,民間亟需緊急救援時,這才發現原來我們缺篩檢、缺疫苗、缺醫療設備、缺醫護人員,欠缺所有必備且充足的抗疫資源。明明疫情指揮中心已成立1年多,而且還備足了數千億的銀彈,為什麼當要開戰時,卻沒有足夠的子彈去應戰?民眾和地方政府心中滿是不解,焦慮全寫在臉上,許久未見抨擊政府防疫不力的抗議聲浪再度湧現。

其實從去年疫情蔓延以來,不少人士紛紛質疑政府的防疫政策,並對政府的「雙標」管制措施表達不滿。然而每當此等「逆時中」的意見出現時,指揮中心不是充耳不聞,就是冷嘲熱諷,不時還祭出嚴厲罰則,提醒民眾和媒體「散播傳染病有關流行疫情的謠言或不實訊息者,會被判處最高3年有期徒刑或併科300萬元罰金」,令人民膽寒噤聲。

不僅如此,在政府「防疫視同作戰」的日日宣傳催眠下,民眾因對病毒的恐懼和對疫情發展的不確定感和無力感,普遍信任政府防疫施政,社會上呈現一片「我們」要團結一致、支持政府、服從領導的社會氣氛,故怎能對疫情指揮中心「那些用心付出的人」酸言酸語呢?在政府恫嚇和群體制約之下,地方和民間檢討政府防疫作為的聲量愈來愈微弱,縱使偶見幾位有志之士提出建言,亦很快地就被網軍出征,淹沒於一片撻伐聲之中。

這股「支持政府新冠疫情措施」的社會氛圍,不僅發生在台灣,也出現在德國。今年4月,一群50位德國演員,有感於這一年來德國政府因新冠疫情之故,採取了一連串嚴重限制基本權利的封鎖措施,在原有法制度上另創新規則,實施雙重制度和標準,而德國社會竟能容忍並服從於政府荒謬的規則,於是發起了一項名為「關閉一切」(#allesdichtmachen)的影音創作行動,期望引起大眾關注、討論和思考在疫情時代裡的社會變化與產生的矛盾。

他們各自錄製約1分鐘的視頻,「讚揚」政府種種防疫作為,以及伴隨而來的影響,包括口罩措施、保持社交距離措施、禁止集會措施、停班停學措施、嚴懲假新聞措施等。在此系列視頻中,有人表示會謹記「保持距離」,包含與自己、親朋、政府、媒體和其他一切的距離;有人表示不用再煩惱要做什麼事,只要聽從政府指示就好;有人要求政府強化逐漸淡化的恐懼感,以免人民忘了恐懼;也有人感謝媒體保持高度警惕,排除不必要的批評政府的外界雜音,好讓政府施政獲得認同。他們最後異口同聲的呼籲民眾要「繼續支持政府防疫措施」,並貼上「永遠不要解封」、「永遠封鎖」的標籤。

在抗疫這條路上,台灣政府的「政績」絕不比德國政府少,甚可作為世界楷模。政府抗疫「德政」帶給我們諸多啟示。它讓我們了解人有高低貴賤之分,凡與大陸沾上邊的,理當差別對待。它讓我們學會相忍為國,要繼續忍受妻離子散、接受家破人亡,直到國產疫苗問世。它讓我們明白了法治的侷限性,一切以防疫優先、指揮官說了算。它同時點醒我們金錢萬能的道理,有錢人可在家耍廢和出國打疫苗自救,但窮人只能聽天由命、自求多福。它還告訴我們要懂得打死不認錯,就算有錯,也是中國造成的。最後它教會我們什麼是「驕兵必敗」的道理。

行筆至此,發現政府「德政」罄竹難書,囿於篇幅所限,僅略提幾點,待日後再校正回歸。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