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瑞麗行 體驗一寨兩國

(劉先昌/台北)

我到不了世界的盡頭,但是我可以到達國界的盡頭,於是我來到了中緬邊境,雲南省德宏州,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瑞麗市。

邊境城市有很多可以看的,首先不若大都會的過度繁華,腳步跟上的慢,但同時保有了在地特色,尤其隔著江河或口岸,另一頭就是他國,兩地人民邊境貿易互通往來,帶來了五花八門的產品、別具風格的建築,以及在他處難以看到的外國人,這種異國文化,常常吸引我探訪邊境城市。

這十多年來,我到過的邊城有:中俄黑河、哈爾濱、滿洲里市;中朝臨江市;中韓威海市;中越東興、防城港市;中緬騰衝市、猴橋鎮及此次到訪的瑞麗市。我沉醉在異國風情裡,看到不同於內地的人種、屋宇、服飾、風俗及小吃,每一次都有不虛此行之感。

飛機在騰衝落地,住宿一晚,隔日將行李寄放旅店,我攜帶輕便背包,搭車直往邊境而去。安妥好住房,問了當地人旅遊景點後,前往「南卯湖」公園。這是一座有396畝地的人造大湖,經過多年經營,綠化已達122畝,我來的正是時候。

傍晚時分驕陽減弱,眼見綠蔭伴湖、清風拂面,走在環湖步道上,欣賞沿途泰式建築金碧輝煌、美侖美煥。我步行在人群裡,人不知我,我不識人,保有充分的自由與空間,感覺飛乘2356公里到訪是值得的。離去的時候,已是華燈初上,公園牌坊被照映得光影閃爍,別有風情,攝下來的相片煞是美麗。

瑞麗市是中國四大珠寶交易中心之一,店招上寫著:「翡凡人生、翠燦百年」,從字義上即可知所售物品。大陸正在推動廣西東興、雲南瑞麗、新疆喀什、內蒙古滿洲里等為沿邊經濟特區,由此可知它的發展潛力。而這四個城市除了喀什外,其餘三城我都已經到臨,可以見證邊城擁有獨特魅力,也是發展觀光的好所在。

隔日搭公車到「一寨兩國」,其實就是一個村寨中緬各占一半。於是衍生而出的「一井兩國」、「一院兩國」,「一房兩國」、「一樹兩國」,更有「一鞦韆盪兩國」的噱頭。我站在界線上一邊跨一國,中國邊防軍守著門戶,不時提醒已進入緬甸領土的遊客勿越界。

而一攤攤商品,盡是緬甸菸、古法紅糖、竹筒酒、根雕竹雕,許多緬甸男女在此打工,替中國人做庭園造景及維護工作,住民在承平時代,與鄰國人相處和睦,互通經貿。

起床用罷早點後,我乘此地特有的「紅打的」到姐告口岸,看到盡是人流穿梭,中緬人民從口岸出國回國,一輛輛遊覽車載來內地遊客,緬籍婦女抱著幼兒走近乞討,比出壹元手勢,遊客掏錢遞給她們。聽當地人說,這些緬人不作營生只要討錢就進帳可觀,而懷抱小孩更能博得同情。

緬人婦女臉上塗著老緬粉,屬於一種土產化妝品,商店與攤子上也有販賣。原來此地處於熱帶,它有防曬護膚的作用,緬人塗上後已成為族群標誌,我沒有見到中國婦女塗有此粉。

三輪車伕過來拉客,叫價二十元人民幣繞一小圈。我說想看邊界風光,他說繞路加十元。於是我坐上車,他奮力踩車上小坡,先載我到兩國界河,停下讓我就近觀看。瑞麗河床甚寬,靠中國這一頭布著鐵絲網,如果要偷渡,必須走到河中央墜下,難度非常大。此時不是雨季,河水看起來流量不大。

我們沿著鐵絲網一路參觀,路旁偶有一帳蓬小桌,這是保安防制偷渡者,偏僻處隔一段路就有警告標誌,不准私自出境,因早年賭場設在圍籬外的緬甸,中國賭客剪破鐵網出境聚賭,公安不能到他國抓捕,遂加強巡防並公告,罰則是一年有期徒刑及處罰金,近年已有效遏止賭風。

車伕推荐我到不遠處的「姐告南拔河民族村」遊覽,此村三面環河一面與緬甸接壤,占地極大。今天來到此地,民族村並沒有營業,我由車伕帶領前往閒逛。民族村內設有景頗族、傣族、長脖子族的生活區供人參觀。其中佛塔、財神廟也吸引各族遊客。來此遊玩觀中緬景觀、逛風情街,嘗兩地食物,如果買這一張門票有其價值,因為可以看到的民俗風情頗為豐富。這一趟繞境之旅花了一個半小時,下車時我給了五十元人民幣,感謝他一路解說及增加的行程。

歷年我所到的邊境城市,可以看出大陸經濟日益發達,國力也在增強,這可以從兩國的門面及市區建設觀察出。而最快速的經濟行為就是「無煙囪工業」,以固有山水景觀、人文特色,歷史典故、鄰國差異就能帶來觀光人潮;一個勤奮有創造力的國家,會保留邊城特色,而不是一味的把城市建設成一個模子,失去了特色,瑞麗有著濃厚的民族風,成為觀光與珠寶城市,這一做法值得我們借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