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救人 一邊反仇恨 美國亞裔醫護處境艱難

·2 分鐘 (閱讀時間)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美國亞太裔就面臨種種騷擾和攻擊,尤其在第一線工作的亞裔醫護人員,處境更是艱難,在拯救生命的同時,還要面對種族歧視問題。

紐約放射科住院醫師蜜雪兒.李(Michelle Lee)說:「不知為何,我們群體已經從醫療英雄變成代罪羔羊」;她3月曾召集100位身著白袍的醫療人員一同譴責反亞裔仇恨犯罪;去年曾有陌生人在街上朝她吐口水,韓國裔的蜜雪兒說:「我們不會把病毒帶給你,實際上我們試著要幫助你擺脫病毒。」

根據聯邦統計,亞太裔約占美國人口的6%到8%,在醫療專業人員中所占的比例更大,包含約20%非外科醫師、藥劑師,12%至15%的外科醫師、物理治療師及醫師助理。

一項2020的研究發現在疫情爆發之前,31%到50%的亞裔醫師在工作時曾遭受歧視,像是病患拒絕他們的照護,或是難以找到導師,此一比例低於非裔醫師,但高於西語裔及白人醫師;而另一項住院醫師的研究中,所有的亞裔醫師皆表示曾被病人問過族裔。

長久以來,亞裔美國人就一直面臨排外情緒,1870年代舊金山爆發天花疫情,當時官方怪罪於市內的中國城;1882年「排華法案」禁止許多中國移民進入美國;二戰期間珍珠港事變後逼迫日裔美人進入拘留營;而新冠疫情期間,前總統川普多次以「中國病毒」代稱新冠病毒。

根據統計,去年在美國26個大型城市中,警方報告的反亞裔仇恨犯罪驟增146%,而整體仇恨犯罪增加為2%;從去年3月中到今年2月底,非營利組織「停止仇恨亞太裔」 (Stop AAPI Hate)接到約3800份有關攻擊、騷擾和歧視的報告。

華盛頓大學附設醫院麻醉科住院醫師艾米.張(Amy Zhang)說,仇恨犯罪升級讓種族歧視比病毒可怕的多,她表示:「這是持續不斷的恐懼,你永遠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成為目標。」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750染疫者遺體無人認領 紐約日落公園冷凍櫃放一年多
「飯店只有1個員工」餐飲觀光業缺工嚴重
鬱金香花苞怎麼斷頭了?防範吃花賊有剋星